第七十五章 特殊的命格

作品:《捞尸人

    “这件事我不会问我妈,也不会把家里人扯上。”我直接斩钉截铁的对胖子说道,其实开始在我妈跟我说是她让柱子叔劝我收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妈或许对于当年的事情知道些,这其实才算是情理之的事情,当年我爹的死警察调查问话最多的就是我妈,只是当时我妈的问三不知让警察最终放弃,不过应该当时警察跟我们现在的想法样,那就是她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却直不愿意跟我妈谈这些事情,是我不愿意让她想起当年的丧夫之痛,二就是跟我最近做的些事情都瞒着韩雪样,柱子叔的出事让我不想把任何个亲近的人卷进来,因为我没有能力去保护他们。

    胖子这个人很聪明,我感觉我们俩这些日子的相处也培养出了默契,我这么说他就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他就道:“这样也对,行,现在旱魃也除了,接下来就看唐人杰那边有什么招了,见招拆招吧。”

    折腾了大半夜,因为差点被关二爷给劈了,我刚也是出了身冷汗,现在虽然干了却十分的难受,我跟胖子告别之后回了家冲了个凉,悄悄的摸进了韩雪的屋子里,她整个人蜷缩在床上,睡的很沉,我轻轻的抱住她慢慢的睡去,等醒来的时候韩雪已经去上课了,我看了下时间,已经上午十点多了。

    起床吃了饭,我就跟陈三奎联系了下,现在旱魃的事情解决了,那摆在我们面前最首要的问题就是那个姑娘的问题,可是三奎那边没有任何的消息,这已经近十天了,但是陈石头父子二人还有那个姑娘仿佛是从人间蒸发了样,挂断了三奎的电话,我又给陈东方打了个电话,本来是想质问他到底还管不管他大小姐的死活了,谁知道陈东方说道:“我已经到洛阳两天了。”

    “那你还不回来?难道你那个大小姐跟陈石头都在洛阳?”我问道。陈东方这次再次的“伤”了我的心,我这些天其实直牵挂着这事,而你回洛阳两天了却不给我个话?照顾你家大小姐可是你嘱托我的吧?

    “叶子,情况有变,所以我没跟你联系,老爷已经在各方面对姓刘的施压了,但是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跟李青直都在想办法联系上小姐,我这么跟你说吧,在小姐身上,有个芯片,我可以定位这个芯片的位置,特殊的情况下小姐也会有办法通过这个芯片跟我联络,所以前两天我不慌张,但是就在前天,那个芯片的位置忽然不动了,而且我得不到小姐的回应。”陈东方道。

    我听,心马上就悬了起来,问道:“怎么,出事了?”

    陈东方在电话那边说道:“不会,陈石头想要把小姐献祭,必须等在这个月的月圆之夜,在这之前他不会杀了小姐,而且小姐那个芯片的位置,陈石头不会发现的,你不了解小姐的为人,她胆子太大了,很有可能是她故意丢掉了芯片不让我们找到她。”

    个绝对牛逼家庭的大小姐,陈东方背后老人最疼爱的孙女,竟然为了自己的好奇心深入虎穴,她有多大的胆量不用陈东方说我也知道,但是她主动的丢了芯片断了联络还是让我吃惊,只感觉这个女人要么是个天才,要么就是个疯子。

    “那怎么办?”我问道。

    “献祭黄河娘娘给河神的祭坛,就在傻子落水的地方,这丫头不让我们找到她我们是肯定找不到的,但是定要在献祭之前把她救下来,她出点问题,老爷子就会疯的。”陈东方道。

    “那你在洛阳干什么,我又该怎么做?”我本身刚才都有点生气不想管这臭闲事了,但是最终还是没出息的问道。

    “我在洛阳盯着唐人杰,你和胖子盯着陈石头家,有什么风吹草动,找孙仲谋帮忙,他会帮的。”陈东方说完,又直接把我的电话给挂了,这种感觉其实让人非常的不爽,气的我都想把电话给砸了。

    盯着陈石头家倒是不用,有三奎这个内奸在比什么都管用,我现在想的是去大哥家里,昨晚关二爷的些话加上胖子的推测对我的触动很大,我不可能去问我妈什么但是可以问我大哥,虽然我也知道他未必会跟我说,但是前两天他主动告诉了我些东西,这让我心里抱着那丢丢的希望,万他认为现在我可以独当面了会告诉我什么呢?

    我到了大哥家里,他还是在院子里个人静静的坐着,我装作很轻松的样子走了过去自己倒了杯茶口喝干净说道:“大哥,你差点就见不到你弟弟我了,昨天晚上,我差点被关二爷给生劈了,是关二爷,真的关二爷!”

    “我知道。”大哥说道。

    “你知道?”我假装吃惊的问,其实大哥不管告诉我他知道什么我都信,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并不奇怪。

    他点了点头。

    “所以关二爷说我三魂不全,命盘带鬼气你也知道?知道你还不提醒我让我离关二爷远点?你知不知道那刀就是贴着我的头皮擦过去的?”我道。

    “你不是没事吗?”大哥反问我道。

    看着大哥的表情,我就知道我是装不下去了,就坐在他身边道:“好了我不装了,知道您什么都知道了行吧?别的事我可以不问,但是这件事您总得告诉我吧,要是我昨晚死了,可是不明不白的死了!做鬼都感觉冤枉!”

    “因为你本身就是个不该出生的人,就算生下来也是必死的人,你这盏灯,不是傻子灭的,而是你先天三魂不全,命带有鬼气,是爹保你条命。”大哥说道。

    我瞬间张大了嘴巴,不仅是大哥的话震惊了我,我更吃惊的是,大哥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就告诉我了?难道说真的如我所想,大哥认为我可以独当面了?

    “还有呢还有呢?”我问道。

    “没了。”大哥说道。

    “这怎么能没了呢?”我道,这话说半比不说还难受,我现在就感觉是吃了根大鱼刺卡在喉咙里样难受。

    “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而且说实话,我也没看出你有什么不凡之处。”大哥毫不留情的说道。

    这句话,说的我都有点脸红了,说的我好像很牛逼的样子,但是的确是没有任何的过人之处啊!

    “大哥,那您是怎么知道我这事的?”我问道。

    “个老人告诉我的,他告诉我的时候就这些,所以我不知道要对你说什么,还有,经了昨晚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以后不要随意的去上香,如果见到看你脸戒备犹豫的人,该跑就跑,跑不了就下跪求饶,因为他们极有可能是看穿了你,巴掌就把你拍死了。”大哥看着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这还是我第次见他笑,只感觉笑起来的大哥,极有魅力。

    “真的假的,这么夸张?还有啊,大哥,你没事就多笑笑,笑起来多帅了!”我问道。

    我不说还好,说大哥马上恢复了脸的冰冷,道:“我没跟你开玩笑,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城隍爷捧着张天师手谕去救你。”

    我瞬间感觉自己蛋都碎了,大哥的意思不就是我可能哪天遇到个高人,跟孙猴子看人有妖气样,直接巴掌给拍死了?

    “有解决的办法没有?”我看大哥道。

    他点了点头道:“有,我正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