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鬼道

作品:《捞尸人

    “你别这么阴阳怪气的看着我,你知道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知道我早就躲的远远的了,还敢在这边等着关二爷来?”我白了眼胖子,其实我还希望胖子能给我解惑呢,谁知道他倒是先质问起我来了。

    “胖爷就不信你不知道。”胖子道。

    “你还不知道我?”我道。我有点不耐烦,刚差点就被青龙偃月刀给劈了本身就吓个半死,这好不容易捡了条命回来他就来质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胖子也看出了我的不耐,笑道:“得,胖爷知道你就是小白菜,压根儿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但是你也别怪二爷刀劈你,按照二爷说的劈你也是正常,不过你也没白被吓,起码知道你这个人是有点问题的。”

    “你才有问题呢。”我道。

    “胖爷我指的不是这个,我以前听你说过,你还在娘胎里,你爹叶天华就死了,我说句话你别不乐意,贼王,因为你这命盘,指不定你爹就是你克死的。”胖子道。

    我听完这句话马上就站了起来,质问胖子道:“你这会是怎么回事,这说的又是啥话?”

    胖子抽了口烟,勾住了我的肩膀道:“瞅瞅,你又激动,胖爷我没上过什么学,表达的不是不到位,我的意思是,你爹的死,可能跟你有关,打个比方,你爹为了把你生出来,得罪了某个人,所以那人就把你爹给杀了。这是有可能的,你想,你爹那个人身手绝对厉害,他来这伏地沟怎么可能什么没捞到就死了?而且你爹从部队执行那个特殊的任务回来,回来之后就娶了你妈,在接着生下你大哥,直到你大哥三岁,这起码得四年的时间甚至更久,这四年里都没事,偏偏在你还在娘胎的时候就死了,这之间是不是有点因果关系?胖爷知道这么说有点牵强,但是咱们现在不能放过任何的线索,因为咱俩自己不去找,没人会告诉我们东西。”

    随着胖子的解释,我也慢慢的明白了胖子的意思,也感觉他说的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是你说因为我的死我爹才被杀了,那起码我得是个很牛逼的存在,起码也得是个龙种吧?要说我现在运气特别好或者说很厉害,那还有可能我爹为了个特牛逼的孩子死了,但是我这怂样,就他娘的是个伏地沟的村官,不是遇到韩雪估计连个像样的媳妇儿都找不到的人,我爹为我死?那我也太对不起陈东方口的河南王了。

    “行了,不说这个了,那个城隍爷是怎么回事儿?什么叫阳间之人司阴间事?我看你摸了下他的手下了跳,他手上有电?”我问胖子道。

    胖子本来勾着我的肩膀呢,我这么问,他忽然脸色变的有点难看的抽了回去,道:“我本来以为他是阴间的人,但是摸他的手是热乎的,吓了胖爷跳,我没想到这个年头了,竟然还有阳间的阴司,以前战争年代的时候每年死的人太多了,阴间的阴司忙不过来,会找些阳间的法王去行阴司之职务,说的清楚点,就是阴间在阳间找点临时工,但是这些人都是没名没分的,只是帮了阴司会在阴间记点功德,下辈子转世投胎的话这都在功劳簿上记着呢,也算是阴德,更别说是阳间的人做阴间的城隍了。”

    “怎么。这不可能?那人是冒充的?”我问胖子道。

    “能在你我面前冒充,还能在关二爷面前冒充?他这城隍是真的,阳间的人做阴间的临时工胖爷也见过不少,但是挂城隍职的,胖爷没见过,不过我却是听说过,说是以前有个门派的人,修的是鬼道,这种人修炼的功法非常特殊,可以自有的出入阴阳两界,听起来多少有点阴阳双修的意思,他们在阳间的修为就极其的高深,同时又在阴间有番修为,他们周旋于阴阳两界之间,阳间积攒功德,阴间积攒阴德,修为高深莫测,这种人般在阴阳两界都有不俗的身份,不是有传说以前就有可以带阴兵打仗的将军吗?说的就是这样的人,所以这个人可能就是这传说的鬼道人。”胖子皱眉道。

    “那不是非常厉害?这门派的人岂不是早就可以统江湖了?”我看着胖子问道。

    “你知道个屁,这功法不是谁都可以修炼的,胖爷听说过,修炼这功法的人,半是入了阴就回不来彻底成了鬼,在阳间的人也十有九被雷给劈了,所以活下来的凤毛麟角,所以这门人丁不旺,传人极少,不是传说鬼谷子就是鬼道人?这人能以阳间的身份做阴间的城隍本身就奇怪,胖爷更奇怪的是,他竟然有张天师的手谕,鬼道就算现在存在,也绝对跟张天师教走不到块去,听鬼道你就知道有多邪气了,据说这鬼道修行的法门是有伤天和的。而且你知道张天师的手谕代表着什么不?当年宋徽宗让关二爷除旱魃,手持的就是张天师的手谕。”胖子问我道。

    “我咋知道,跟圣旨差不多?”我问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对,差不多,只不过这张天师手谕不是真的九天之上的张天师发的,而是龙虎山天师府代天执政所发,就算是这,龙虎山的张天师手谕那也是神鬼见了莫敢不从,给你举个例子,现在有张天师的手谕让杀了你,凡人当这是废纸张,但是胖爷我看见了,就必须听令,只要是修道众人,莫敢不从。”

    “这么厉害?”我道。

    “不然你以为二爷能饶了你?所以你知道胖爷我为什么刚质问你了吧,我很好奇,就你这个稀里糊涂的二愣子,竟然能有张天师手谕特赦你?”胖子道。

    “兴许哥们儿日后能飞黄腾达?”我笑道,我这句话本身就是开玩笑,谁知道胖子却本正经的看着我道:“我刚跟你说的叶天华因你而死不是胡说道,你日后肯定有大机缘,就冲着这张天师手谕,你就不是个般人。”

    “行,以后我要是牛逼了,绝对忘不了胖爷你!不过你既然知道我以后肯定牛逼,还不赶紧巴结巴结我?”我道。

    “可拉倒吧你,我赏你两个大耳刮子尝尝?”胖爷笑骂道。

    这话刚落音,忽然门外马蹄声由远及近,这眼见着是关二爷又回来了,刚刚得意了下的我瞬间被打回原形,我想找地方去躲去,胖子脸紧张的拍了我巴掌道:“躲你个头,跪下!刚没杀你,现在肯定不会要的命!”

    只听见那马蹄声飞快的到了庙门口,门外关二爷的气势雄浑的声音再次的响了起来,他道:“旱魃已伏诛!关某去也!”

    说完,个东西就被关二爷给丢进了庙内,直接砸在了我的面前。

    我直等到马蹄声再次消失才敢抬起头,再抬头看,瞬间吓了跳,在我的面前,个绿色的婴儿人头,他瞪大着双眼,写满了不甘。

    而在另边,则是那个婴儿的身体,也是绿色的,这可不就是那天晚上遁去的那个小旱魃吗?

    “见识到关二爷的厉害了没?”胖子收拾起那尸体,烧起张符丢了过去,不会儿,那个尸体就烧成了灰烬,胖子双手合十道:“去吧,胖爷我会为你念往生咒,下辈子投胎投个好人家。”

    “就这样完了?”我不可思议的道。

    “你还想怎么样?贼王,我刚想了想,我还是感觉你爹叶天华的死跟你有很大关系,这样,咱们能不能找人问问,你爹在死前做了什么?”胖子问道。

    “你省省心吧,当年警察也是这么查案的,我这么跟你说,要不是陈东方,我现在都还以为我爹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生前干嘛?锄地拔草,别的没干过。你以为他那样的人办什么事,会让别人知道?”我道。

    “别人不知道,你妈总会知道吧?”胖子轻声的对我眨了眨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