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张天师手谕

作品:《捞尸人

    在那瞬间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跟关二爷所有的交集就只是我看了他眼而已,但是这绝对不可能成为他杀我的理由,难道说我直很崇拜的这个神仙,就因为我偷看了他眼他就提着青龙偃月刀来砍我?这不可能!

    但是我整个人就是呆滞的状态,我心里想躲,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停我指挥的定在那里,在这关键的时刻,陈青山猛的把我推开了来,这推实在是太过及时,虽然让我重重的跌在了地上,但是那青龙偃月刀却是砍在了地上,地上刚铺好的青石板瞬间被砍的四分五裂!

    这推不仅是让我躲过了这刀,更是让我从那种蒙圈的状态醒转过来,我跪在了地上大叫道:“关公为什么要杀我!”

    刚才那瞬间发生的事情胖子整个人也都是脸白了,我被那推给推醒,胖子何尝不是?他马上也是跪了下来对关公道:“义勇武安王斩错人了,此人不是旱魃!”

    “他三魂不全,不是阳间之人,岂能骗过吾眼?”关公冷哼,提起刀,就要再次朝我劈来!

    “关公明察,他只是小时候被恶鬼吹灯,并非不是阳间之人!”胖子大叫道。

    可是关公根本不听,那青龙偃月刀似乎是携着无上的神威朝我劈来,这次我被逼到柱子边上,几乎是避无可避,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更没想到我竟然这样被关二爷给斩了?

    我闭上了眼睛,大脑之片空白,如果是别人要杀我,我尚且还有希望,甚至是想着大哥能来救我,但是这可是关二爷之刀,我不希望大哥来,因为有可能会连累大哥。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听到铿锵声,之后那青龙偃月刀歪了些,砸在了我旁边的地面之上,我都感觉到了那刀的罡风,吹的我整个人都发凉。

    然后,我听到关二爷带着怒气的声质问道:“何方鼠辈竟敢阻关羽除妖?”

    在这声之后,四周片寂静,在我心里认为这个时候能救我的除了大哥没有别人,但是此时我是真不想大哥来,大哥再厉害也不可能跟关二爷对抗,我抬起头,想着如果我看到大哥的话就马上让他走。

    结果我看到在屋外个人慢慢的走了进来,这时候不仅是我,那横刀跃马的关二爷,脸紧张的胖子和面色苍白的陈青山,都盯着屋外走来的这个人看,走的近了,我才看到这竟然是个熟人,不应该说是熟人,应该说是个我见过的人。

    那个出现在韩雪的摄像机里,带着个脸谱的人。

    他走进了屋,手里捧着道金符,金符闪闪发光,看起来要比胖子的符咒要高级的多。

    在刚才那个危急关头救我的人,竟然是他?

    说实话,因为他直躲在暗处,并且他的身手高明。在我内心深处,他其实是剥我爹皮最大的嫌疑人,没有之!

    他走到了关二爷的面前,跪了下来道:“本地城隍,恭迎伏魔大帝。”

    “汝既是本地城隍,此子三魂不全,命盘鬼气冲天,乱三道轮回为何不上报阴司?今日关某除妖汝竟还敢阻拦?今日关某先斩你,再去阴间报备!”说完,关公提刀,就要再劈这人。

    “伏魔大帝息怒,小神有张天师手谕,张天师特赦此子无罪,还请大帝明察。”这人跪倒,手捧金符奉上。

    关二爷伸手,那金符已然到他手上,他看了几眼,把金符丢给那人,冷哼道:“既有张天师手谕,那关某便留他命,但凡敢为恶人间当斩不饶!”

    关二爷说完,他调转马头,横冲而去。

    临走前,关二爷对胖子说道:“关某当为汝斩旱魃!”

    ——直到马蹄声远去不见,我整个人才瘫软在了地上,在不知不觉之间,我浑身上下竟然都被冷汗给打的湿透,我大口的喘着气,但是我却不忘对那人抱拳道:“多谢城隍爷救命之恩。”

    那个“城隍爷”脸上是张脸谱,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睛我看起来却十分熟悉,只不过是我去想到底在哪里见过这个眼神脑袋却片混沌想不起来了,等他扭过脸去,我甚至连刚才他的眼神都忘了,再去想,却是片空白。

    那城隍爷没有说话,站起来就要走。

    走到胖子身边的时候,这个胆大包天的胖子忽然把抓住了城隍爷的手!他冷哼道:“你终于敢在胖爷我面前现身了,不是要躲我吗?”

    但是下刻,他却像见鬼样的丢开了城隍爷的手,胖子脸震惊的道:“你是阳间的人?”

    “阳间之人,司阴间之事,此间事多曲折,所以不便相见,还请海涵。”城隍爷看着胖子轻声说道,说完转身离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当。

    ——我此时是瘫软在地上,陈青山是跪在地上,而胖子则是很销魂的坐在地上,怎么也没想到,我期待了几天的请关公竟然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城隍爷出手,我现在可是被关二爷劈于马下。我苦笑着对胖子道:“胖爷,你差点把我给害死了。”

    胖子笑道:“关二爷刀下不斩无名之将,能死在他的刀下你也能含笑九泉了。”

    “我操你大爷,你怎么不去死在二爷刀下,我保你青史留名。”我笑骂道。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陈青山不对劲,他似乎整个人个表情跪了太久了,我推了推他叫道:“村长?”

    他没反应,我吓了跳,不会是这人吓死了吧?

    我再推他下,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还是没有反应,我赶紧对胖子叫道:“胖爷!村长吓死了!”

    “这么脆弱?”胖子爬了起来,走到陈青山身边,撑开他的眼皮看了看道:“没事,魂儿吓丢了,叫回来就没事儿了。”

    说完,胖子点燃了张符,在陈青山的脸前绕了三圈儿,之后巴掌摔在了陈青山的脸上叫道:“魂来!”

    “你打他干嘛?”我问道。

    谁知道在被胖子摔了这巴掌之后打了个哆嗦,眼睛里渐渐的有了光彩,他这时候才反应过来问道:“发生了什么?我看到关公要杀你,把你推开了!关公呢?!”

    “没事儿了村长,关公去除旱魃去了,是城隍爷救了我。”我正要对陈青山说他被吓丢魂之后的事情,胖子对我眨了眨眼,我就没多去说的多详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回去了,先回去了。”陈青山显然是吓的不轻,站起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干嘛对我眨眼?你还是怀疑村长?”我问道。

    “胖爷我的第六感比女人都准,这家伙绝对办了亏心事了,刚关二爷的威压都在你身上,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要是没亏心,不可能吓成这样。”胖子道。

    “要不是刚才他推我下我就死了,胖子,你应该去给城隍爷上香磕头,今天哥们儿要是死在关公刀下了,我大哥能把你大卸块。”我道。

    胖子丢给我支烟,他盯着我道:“你不跟胖爷我说这个事胖爷还要找你算账呢,三魂不全,命盘有鬼气?贼王兄弟,你瞒的胖爷我好苦啊!”

    “啥玩意儿??啥是命盘?三魂是不是你说的我灭了盏魂灯的事情?”我其实也想搞清楚这件事,我开始以为我瞅了关公眼关公就要砍我,但是他也没问我瞅啥我也没说瞅你咋滴啊,后来我才知道在关二爷眼,我似乎不是阳间之人?

    “二爷看不走眼,看不出来,来头不小,张天师手谕特赦,啧啧。”胖子看着我,如同看着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