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关云长在此

作品:《捞尸人

    其实说来也怪,那个小旱魃自从消失之后就不见了踪迹,从那晚开始之后甚至傻子都再也没有出来闹过,如果不是三爷爷和陈柱子的出事,其实这段时间的伏地沟甚至都可以说太平。在关二爷的庙落成之后,最近成了村子里天字号神汉的刘胖子自然是成了庙里的“主事”,这就是何仙姑看胖子很不顺眼的原因,也不全因为那天胖子对她的嘲讽,主要是同行是冤家,要不是刘胖子在,这关二爷庙落成之后大家肯定会请她何仙姑过来主持庙里的事物,香火钱什么的对于农村人来说都算是不薄的收入了。

    胖子给关二爷点盯,这跟画龙点睛是个道理,点睛之后,因为陈东方这次留下来的钱还剩下不少,陈青山干脆把乡里的戏剧团给请来了,在这庙前是搭起了台子唱起了大戏,这边陈青山带着村民们摆着贡品给武圣献祭,时间真个伏地沟好不热闹。大人们欢笑,小孩子们嬉戏,片的祥和,看着这场景我不禁都想整个伏地沟如果能直这样该多好。

    至于这个庙宇的名字,我们则是听了胖子的意见,取名为义勇武安王庙,因为建这座庙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旱魃,而义勇武安王的称号也正是因为关二爷除旱魃有功这才封的,所以也算是有特殊的意义。

    这场大戏直唱到晚上十点多才收场,我陈青山和胖子则在庙里没有回家,白天的戏说是给神仙唱的,其实是给村民们热闹的,晚上的这场大戏,才是真正的给关二爷准备的。说实话,在胖子说他要请关二爷下界降妖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激动的,不说关二爷的神位身份,就说三国演义里的关羽,忠肝义胆,没有几个人不敬佩,更别说洛阳作为关二爷的埋首之地,整个洛阳人对关二爷都有着别样的感情。

    在人群都散去之后,我看着胖子问道:“胖爷,您真能把关二爷给请下来?”

    “胖爷我跟你吹过牛?你应该也看出来了,你别看那城隍爷胖爷给你请不出来,那是因为那城隍爷太怂了,关二爷只要胖爷我焚香烧符,人间有难必然下界除妖。”胖子道。

    我还没说话呢,陈青山就道:“胖爷,你这么厉害,那干脆告诉关二爷声,把那十二道鬼窟棺材里的玩意儿也给除了得了。这样来才是了百了。”

    胖子听这话,刚才的得意就没了,反而是脸赫然的道:“这东西胖爷我怎么跟你解释呢?胖爷请下来的,是关二爷的神识,这神识功力的高低那是跟胖爷我的修为挂钩的,就跟那天晚上胖爷我用师门符咒演化的法术,我演化的跟我师父来演化,看起来样,效果是截然不同的,所以胖爷我请下来的关二爷除那旱魃是没问题,要是去对付那石棺里的尸王估计有难度,要是胖爷我的师父来,那都是张飞吃豆芽小菜碟。”

    我本身就对胖子的身世什么的极为好奇,就问道:“那就把师父给请来呗,话说胖爷您是哪个门派的?”

    胖子讪讪笑道:“我师父他老人家喜欢云游四海,胖爷我也找不见他,行了,不跟你们扯了,时间差不多到了。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胖爷我的手段。”

    我们进了庙,庙里的长明灯依旧亮着,就算我知道今晚我们要除旱魃,但是看着关二爷的雄姿英发,我竟然点恐惧也生不出来,反而是非常的激动,而胖子这次也是前所未有的庄重,他跑到庙里的后院先是洗了洗澡,然后换上了身皂角道袍,胖子为了今天的请神,已经星期都没有吃肉了,用他的话来说这叫戒斋,戒斋七日之后,今日这叫沐浴更衣。

    见了胖子穿道袍,我这才理解那句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是什么意思,本身这家伙膀大腰圆的看起来就像是个黑社会,这身道袍又有点小,裹在胖子身上跟他娘的紧身衣样,哪里有半点电视上那些道士穿着道袍仙风道骨的感觉?胖子看我跟陈青山看他憋着笑,难得的脸红道:“这衣服是大前年的,这几年都没有用的上了,千年的时候,胖爷我身量还是很苗条的。”

    他这句身量苗条彻底让我憋不住大笑了起来,接着胖子走了两步,竟然把那道袍给撑裂开了来,露出了里面的内裤,那屁股大的跟磨盘样,看起来更加的滑稽,胖子拉了拉骂道:“笑你二大爷,走,前庙去!”

    到了前庙,胖子脸的庄重,我跟陈青山也笑不出来了,只见这胖子先是给关二爷上了香,之后跪在蒲团之上双手合十口念念有词,我大概的听了下,无非是胖子在自报家门,说紫府山刘天赐,师从无上师何安下,今本地出旱魃为祸,为保方百姓安宁,特立义勇武安王庙,请义勇武安王下界安民除妖。

    胖子的自报家门已经暴漏了他的师门,更是说出了他师傅的名字,我默默的记下想着打探打探,起码也要找大哥咨询咨询。但是在胖子默念之后,他睁开了眼对我跟陈青山道:“愣着干什么,跪下!迎义勇武安王圣安!”

    我跟陈青山不敢耽搁,特别是胖子,此时脸凝重的都不像他了,我俩赶紧跪了下来。而胖子则站了起来。

    他站在门口,门口还有张桌子,是刚才我们为胖子摆好的祭坛,上有红蜡烛两支,香炉个,还有果盘之类的祭品。

    胖子在门口的香炉上插了香,之后他掏出符纸,有两指夹住点燃挥舞,挥舞之后,他跪了下来,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地上道:“恭迎义勇武安王!”

    我刚还好奇的伸出头在看,在胖子埋下头之后,我也是赶紧以头伏地,动都不敢动,但是等了大概分钟,没有点的动静,我以为胖子的法术要失灵了,刚要抬头去,谁知道在屋外忽然阵风沙走石猛然吹来,下子就迷到了我的眼,在风沙走石之,似乎还有道红光。

    我吓的赶紧低头,眼睛因为进了沙子无比的酸疼,但是我却不敢去揉,不消片刻就眼泪就流了脸。

    而此时,我听到在庙外。

    马蹄踏地由远及近。

    这时候,我已经全身颤抖,真的在这刻来临的时候,我竟然不敢再抬头。

    最后,声高亢的马嘶之声,似有人在庙门前勒停马头。

    这才是真正的马蹄踏地人飞扬。

    门外有人,声若洪钟,对着屋里叫道:“何人请我关云长?!”

    胖子不敢抬头,跪地道:“紫府山刘天赐,叨扰义勇武安王圣听,本地有旱魃,小道本不欲打扰圣王清静,奈何旱魃隐匿无踪,为保方安宁,特请义勇武安王下界降妖安民!”

    我这时候,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就算胖子说了,他请下来的只是武圣的缕神识,我也想看看那传说的武圣关二爷到底是何样的英姿!

    我偷偷的抬起头看往门外。

    只见门外团红光。

    红光之。

    那人身武圣长袍,赤面美须,胯下赤兔,手提青龙偃月刀。

    只眼,就让我生出无限的憧憬,这形象与这义勇武安王庙的神像,似也不似,更多了分威严与生气。

    就在我偷看武圣的时候,武圣的丹凤眼忽然睁,下刻,我俩竟然是对视在了起,我不禁全身颤抖。

    更没想到的是,下刻,武圣忽然提刀,胯下赤兔横冲,脚踢碎了大门,高高的越过了胖子身前的大门。

    关二爷手的青龙偃月刀,竟然是朝我劈来。

    “鬼子尔敢?”关二爷叫道。

    看着那顺劈而下的青龙偃月刀,我整个人都呆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