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当年

作品:《捞尸人

    我不知道大哥为什么忽然对我说这个,不可否认的是大哥的话让我十分的震惊,我追问他道:“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事情本身很简单,在洪武年间,此地的场大旱,让十二道鬼窟几乎干涸,开始鬼窟干涸之后,卷着淤泥出来很多裸体的女尸,这些女尸个个的栩栩如生,并不像是陈年腐尸,因此惊动了官府,官府以为这是场凶杀大案所以前来调查,结果就发现了在十二道鬼窟之还有口石棺,这口石棺上面印有奇异的花纹,年代已经久远,棺材被官差从十二道鬼窟的淤泥之拉了出来,在之后却引发了场很大的变故,只要是接触过那个棺材的人,都死了,后来大家才意识到这个棺材的异常,居住在此地的叶家是本地名门望族,在叶家的主持下,请了个极有名望的风水先生过来,此人就是陈近之,这个陈近之来之后,认出了这个棺材就是黄河河神之棺,十二道鬼窟其实就是河神寝宫,而那些裸体女尸,都是各地献祭给黄河河神的黄河娘娘,因为是河神的侍妾,所以尸身千年而不腐。”大哥说道。

    “陈近之点出棺材之是河神,神仙不可辱,所以叶家包括本地豪绅官员,都唯陈近之马首是瞻,开始先把那从河挖出的女尸送回了河还给河神,之后,陈近之让人远从泰山,运回来块巨石,雕成龙头碑,要以龙头碑牵引本地龙气以镇压这黄河河神的尸气,因为陈近之言明,棺材之虽为河神,实际上只是黄河尸王,已经修成了煞,因为煞气极深,除非大罗金仙下世,否则无人可降服,只能镇压而不能灭。而就在龙头碑落地之际,陈近之让本地叶家家家关门闭户,而那夜,天上轮血月当空,在午夜时分,那十二道鬼窟之,走出那九百九十九具女尸,那个个女尸冲入叶家,叶家上上下下几百口人都死在女尸的手下,而尸体,则被女尸带入十二道鬼窟之。”大哥说道。

    我听的几乎全身颤抖,我看着大哥问道:“大哥,按照你的意思来说,伏地沟的陈家,就是他陈近之的后人,那叶家,跟我们这个叶家有没有什么关系?”

    其实我已经猜测出了答案,这么问大哥,只是想最后确认下。

    大哥点了点头道:“那天晚上,女尸上岸之时,只有叶家管家如厕,等从厕所出来之时发现外面已经天翻地覆,慌乱之下的管家跳入茅坑,因为茅坑污秽女尸不得近,这才幸免于难,等到外面平静,那管家走出之时已经肝胆俱裂,但是那时候的他还想着去找陈近之求救,但是走到那龙头碑之时,却发现陈近之整个人已经有半个身子进了龙头碑,那龙头碑明明是石头,可是陈近之却是整个人在慢慢的融入其。那个管家看到这个情景,吓的夺路而逃,后来多方打探,发现叶家竟然除了他之外无人幸免于难。管家本想着报官,但是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吓的整夜噩梦,并且陈近之已经融入那龙头碑之不见踪迹,现在是死无对证,后来管家逃难逃离他乡隐姓埋名,这个管家,就是我们家的叶太公。”

    “所以这个秘密,其实爷爷,咱爸,都知道对吗?”我问道。

    大哥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他没再跟我说话,转身个人慢慢的走了,我也没追过去多问,今天大哥已经告诉我了足够多,他这样的人,想说的该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就算我去追问也没用。

    我个人就这么坐在地上呆滞了许久,都无法消化大哥给我的信息,按照大哥的话说来的话,其实叶家跟陈家,其实是有灭门之仇的?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叶家的人也都不知道当年的事情,报仇说是肯定不用提的了。

    我只是顺着大哥的话接着去想——因为爷爷跟老爹都知道这个秘密,所以老爹来村子里调查这件事的真相,但是却被人剥了皮。爷爷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把我大哥送去给个很厉害的水鬼家里,并且把大哥培养成个水鬼王,以此来继续调查真相?

    其实这时候,说调查真相已经不太合适,我甚至感觉,那死去的老爹跟大哥,或许更多的是要知道陈近之包括整个陈家后来的族长脉想要的东西,并且夺回来。

    我发呆了半天,直到胖子来叫我,他道:“贼王,你蹲这干嘛呢?发呆?还是跟哪个小媳妇儿约会?”

    “没事,咋了,你找我?”我问道。

    “刚胖爷我去你接找你,发现有个人在你家门口鬼鬼祟祟的,胖爷我问他干嘛,他站起来走了。等过会胖爷又去,他又在,这次看到胖爷他就又走了。”胖子道。

    “那人长啥样儿?”我问道。

    “高高瘦瘦的,穿的衣服跟百年没洗了样的。”胖子说道。

    “是陈石头的三儿子,三奎,胖爷,我先去村委会等我,我有话跟你说,我先去看看这三奎找我什么事儿,他是那大小姐跟我之间的信使。”我道。

    “不用胖爷我帮忙?”胖子叫道。

    “不用,人多反而不好。”我道。

    ——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三奎还在我家门口转悠,看到我,他赶紧走了过来脸紧张的道:“你跑哪里去了!我等你半天了!”

    看他的样子和说话的语气,这次格外的紧张,搞的我也紧张了起来,我问道:“怎么了?”

    “那姑娘不见了,我爹跟我大哥也不见了,就今天早上睡起来人就没了,怎么找都找不到!”三奎说道。

    “不见了??”我听完就头皮阵发麻。

    “可不是嘛,我就说了,老东西这是铁了心的要把姑娘给大哥,我跟二哥商量好了,要真是这样,我俩就跟他决裂!”陈三奎道。

    “三奎,你这样,你先回去等着,万他们是去哪里了已经回来了呢?这是我电话号码你记下,咱们随时保持联系,那个姑娘是跟我说过的,要真的三兄弟之选个的话肯定选你,毕竟你长的帅嘛!所以千万不能让你爹跟你大哥得逞!”我道。

    “姑娘真这么说?”三奎听眼睛都乐开了花。

    “可不是嘛,咱俩啥关系,我会骗你?”我道。

    我这么说,三奎下子干劲儿十足,赶紧回家去帮我盯着,三奎走后,我慢慢的让自己冷静下来,陈东方之前已经提示我几次盯着那个姑娘,大哥今天也提醒我陈石头有动作,但是谁能想到来的这么快?在这个节骨眼上陈石头跟他的大儿子带着姑娘消失,我肯定不会认为是几人起逛街去了。

    我马上给陈东方打了个电话说了说情况,陈东方听完之后沉吟了片刻,道:“好,我会尽快赶回去,你小心点,找下你大哥,他知道轻重缓急,告诉他务必救下大小姐。”

    “好,还有什么吗东方叔?”我问道。

    “让胖子动作快点。”陈东方说完,挂断了电话。他这个人在挂电话这方面直都是占据着主动,说挂就挂毫不拖泥带水。

    挂断了陈东方的电话,我马上打给了大哥,跟他说明了情况,我道:“不管这姑娘是什么身份,于公于私,我都不想她出事,大哥你救救她。”

    “陈石头暂时还不会伤她,你不要着急。”大哥说道。

    “好,那我先去找胖子。”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