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动工

作品:《捞尸人

    我站了起来,走了出去,陈东方的暴怒多少让我有点慌乱,按理说他那样稳如泰山的人是不会轻易发怒的,除非是真的有什么事儿真的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怎么了东方叔?您先消消气,慢慢说。”我轻声的问道。

    “我知道是刘胖子在查这件事,他找的是黑市上的个人,那个人的地方很厉害,几乎可以查到你想知道的任何东西,但是你现在让胖子立马给我停下,是立马听到了没?!那件事情不能查!再查个人都活不了!真他妈的蠢!”陈东方暴怒的说道,说完,我听到那边砰的声,似乎是盛怒下的陈东方把电话都给砸了。

    这时候我才真的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我赶紧回了屋子,发现胖子那边也挂了电话,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脸色还是有点苍白,并且整个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我看着他道:“捅娄子了?”

    胖子点了点头道:“陈东方也是说的这个?”

    “恩,他很生气,说让你立马停下,不要再查了。”我道。

    胖子擦了下汗,哭笑道:“学究刚打电话把我臭骂了顿,要跟我绝交。幸亏学究还没深入的查下去,要真的查到点什么,估计出大事儿了。”

    胖子说完,他还是有点紧张,掏出烟丢给我根儿,我也是吓的不轻,我俩就这么坐着吞云吐雾起来,谁能想到,就在这伏地沟的几间小平房里坐着抽烟的胖子,刚才办了件惊动了不少大人物的事情?

    我来直抽了大半包的烟,胖子这才苦笑道:“他娘的,胖爷现在是该哭呢还是该笑呢?”

    说完,我俩对视,竟然都笑了起来,我笑骂胖子是傻逼,他骂我是傻逼,最后却发现我俩都跟傻逼样。

    我止住了笑问胖子道:“没事吧?”

    胖子耸了耸肩道:“查到这儿不查了能有什么事,估计学究免不了要被臭骂,贼王,我感觉胖爷已经够高看这里的事情了,但是发现还是深不见底啊,看来咱们刚才猜的是对的了,你爹叶天成,陈东方,唐人杰这三个人就是由军区里选拔出来的特别人才,组建的个精英小队,这队伍里肯定还有其他的人,至于他们做的什么事肯定是不能查的,也正是这件事才捅了篓子。”

    就在这个时候,陈东方的电话又打了过来,我看着胖子苦笑了下,胖子也是脸苦笑的点头道:“接吧。”

    “你干的事,却要我来挨骂。”我嘀咕了声接了电话。

    “没事儿了,刚老头把我臭骂了顿,告诉胖子,千万不要查了,我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跟那个黑市的人认识,都告诉他这件事不要再去碰,离的越远越好,你能查到这来我真是没想到,要是真好奇的话,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还有,离这个胖子远点,这家伙太能折腾了,迟早要害死你!”陈东方说完,又挂断了电话。

    “怎么,说什么?”胖子问道。

    “他说让我离你远点,你太能折腾了,迟早害死我。”我笑道。

    “操蛋,不是因为你们的事,胖爷我能捅这篓子?是你们害死我还差不多。”胖子笑骂道。

    “不说别的,认真点,这件事这么复杂,那咱们还查吗胖爷?”我看着胖子道,其实我生怕这件事让胖子放弃了,本来我俩在这件事算是难兄难弟,要是胖子现在给退出了,那我个多孤单?

    “查!为什么不查!这样就认怂了,那还是胖爷吗?”胖子拍了下桌子道。

    “牛,这才是我认识的胖爷,但是这条路现在是切断了,有点无从下手啊。”我道。

    “先把这武圣庙盖起来再说,现在不说别的,也真是需要个关二爷。”胖子苦笑道。

    ——第二天,我们问了胖子,也算是个黄道吉日适合破土动工,所以也没有什么忌讳,直接开始了武圣庙的奠基,因为这个庙不是建寺庙什么的,纯碎就是关二爷的个人庙,所以也不需要太大,但是按照陈青山的意思也不能太小,村里有不少人都在外面干过建筑队,大家合计,估计这要建成整个粉刷什么的都做好,估计起码得半个月时间,就算赶工也得十天。

    我正在这施工现场呢,唐人杰来了电话,他道:“怎么,陈柱子的死活你是不在乎了?定要跟我对着干是什么意思?!”

    对于他的威胁,我是有点害怕的,但是我知道我跟他服软他的目的就达到了,我就道:“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陈柱子醒来比他死了对你们来说重要的多了,而且唐人杰,就冲你那天在医院下跪,我就不信你真敢杀了陈柱子。”

    “行!咱们走着瞧!”唐人杰气呼呼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我发现我身边站了个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大哥孙仲谋,他可是几乎足不出户的个死宅,所以这让我非常奇怪,我问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出来转转。”大哥说道。

    “胖爷说要想治这旱魃,就得关二爷来。你看这办法成不?”我问道。

    大哥点了点头道:“这倒是对的,走吧,跟我回家趟,看看妈。”

    大哥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他能回来看的出来我妈也是很高兴的,午的时候我妈跟韩雪俩人在厨房里做了几个菜,家人坐在起,也算是其乐融融了。

    吃完饭以后,大哥叫我出去走走,直以来都是我找大哥,这还是第次大哥主动找我,不过这说出去走走,其实也就是送他回去。

    “小心点,陈石头最近会有大动作,告诉胖子,定要在月圆之夜之前把武圣庙给盖起来。”大哥说道。

    “怎么了?”我问道。

    “不平静,还有,昨天陈东方给我打电话了,那件事的确是不能查的,起码现在不能,不过胖子能查这件事去找死,说明他还是可信的,但是记住,浅交则止,人定要给自己留张底牌,这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就算败了也不会太惨。”大哥说道。

    “好。”我道。

    这时候,我们刚好走到的位置是小学门口,大哥停住了脚步,指着学校里韩雪宿舍的方向道:“你知道龙头碑里有什么秘密吗?”

    “我哪里会知道,其实昨晚查那件事,胖子也是不小心才查的,开始我们是想查陈近之,就是咱们这的陈家太公。”我道。

    “他,就在那个龙头碑里。”大哥看着那个方向,缓缓的说道。

    “什么?!”我诧异道。

    “那个人是个很厉害的阴阳先生,但是也是个心思极为沉重之人,他有好多个名字,陈近之只是其个,胖子查不到也正常,其实这个村子,以前并不是姓陈的多,而是叶氏族人定居之地,所以对于这里来说,叶家不是单门独户,而是土著,陈家才算是外来人,只是当年陈近之来这里之后,屠戮了叶家人而已。”大哥说道。

    我震惊万分,不仅是震惊于大哥说的话,更是震惊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大哥竟然主动告诉我东西?

    “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当年洛水河干涸,十二道鬼窟浮出石棺,还有九百九十九具女尸,而陈近之,是叶家请来的法师。”大哥说道。

    “九百九十九具女尸,就是人们献祭给黄河河神的黄河娘娘,所以叶家人把那个石棺里的东西当成了黄河的河神,十二道鬼窟,也顺理成章的被认为成了河神的寝宫,请陈近之来,不是降妖,而是主持祭神,没想到,陈近之却拿叶家上下几百口,祭了河神。”大哥接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