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胖子的调查

作品:《捞尸人

    陈青山很快就拿来了陈家族谱,我以为是本古朴的书籍,谁知道竟然是个看起来稍微有点老旧的黑皮笔记本,陈青山不好意思的道:“革的时候,陈家的族谱大多都被烧了,这是犯忌讳的,整个老陈家留下的也就三叔有本,我这是后来让丫头从三叔那本里抄的,不怎么工整,但是还能算看的明白。”

    胖子接过道:“没事,只要看的明白就行。”

    之后,胖子也不忌讳,就这么翻开看了起来,我对这陈家族谱也是很有兴趣,毕竟我没见过这玩意儿,就也凑过去看,只见这开篇是用言写的本地陈氏族的由来,我还没看两眼胖子就直接翻过,而下页,第个便是陈氏太公,也就是本地陈家的先祖,名陈近之,大明洪武年间携族定居与此。

    胖子问道:“这陈近之就是陈家族长第任族长吧?”

    陈青山点了点头道:“是,之后陈近之脉,就直都是陈家族长脉,直到了三叔这辈儿上,陈家才没了族长的称呼,要真说起来,他们这支的最后人就是东方了。”

    “洪武年间,有点意思。”谁知道胖子就看了这个,直接就把陈家的族谱丢给了陈青山。

    “这就看完了?”我诧异道,就看这么页?

    “恩,查就查根源,大明洪武年间,难不成跟那人有关系不成?”胖子轻声的念叨道。

    “那人?谁?”我问道。

    “刘伯温。不过应该不可能,主要是这人名气太大,说起那个年代先想到的就是他,胖爷我现在就托人去查查,只要这家伙在历史上稍微有点名气,就好查。”胖子道,说完,胖子直接就打了个电话,他对电话那边交待道:“吴学究,托你查个人,陈近之,大明洪武年间的,也就是在那时候定居在伏地沟的,洛阳伏地沟,个村子。”

    胖子交待完回头对我们说道:“搞定了。”

    我看着胖子,说实话,要是说现在查个人的话我还可以理解,但是查个大明洪武年间的人竟然被他说的这么轻松这就有点让我吃惊,这得是有多大的能力才行?我想到了陈东方的话,他说他查过胖子的背景,但是查不到甚至有人阻拦,这让我对胖子越发的好奇起来。

    “这也能查?”不仅是我,陈青山都感觉不可思议。

    “能,这个人上知天下知地理的,你就放心吧,只要是有史书上出现这个名字的,就可以查的到。”胖子似乎胸有成竹。

    说完,胖子又接着道:“村长,差不多这武圣庙,可以提上日程了吧?”

    陈青山点了点头道:“等下会开个村民大会,本来最近怪事就多,加上昨天三叔下葬时候的稀奇事情,大家伙估计都不会有意见,很快就过了。”

    ——我们从村委会出来,陈青山还真的是在小学里敲了钟集合了村民,对大家伙说了要盖武圣庙的意思,正如陈青山所说的样,大家被村子里最近的怪事儿都给整怕了,大家伙还真的没意见,特别是还不用大家出钱只用出力,这就更没意见了,最后武圣庙的位置就敲定在了陈家祖祠之旁,由村委会负责买材料,村民们出工,人天五十块钱管饭,明天开工,事情就这么定了。

    开完了这个村子里的会,又分配好了工作已经到了大下午,我正准备回家,结果胖子给我打来了电话让我去村委会趟,而且似乎是有急事,我以为是陈家老祖宗的事情已经查出来了,也不敢耽误,赶紧去了村委会,到了那边之后胖子就坐在椅子上,脸古怪的看着我。

    “我脸上有脏东西吗?”我问道。

    “没有。”胖子依旧是脸古怪的道。

    “那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陈近之的事情有着落了?”我道。

    “没有,没查出来,看来咱们的方向错了,这家伙就是个无名小卒。”胖子道。

    “那你打电话火急火燎的把我叫过来干嘛,我还以为查到了什么东西呢。”我瞪着胖子道。

    “陈近之没查到,但是查到了别的。”胖子盯着我说道。

    “那你倒是说啊,你怎么回事儿,怎么忽然变的婆婆妈妈的?”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胖子。

    “有个人也查过陈近之,你肯定想不到这个人是谁,他叫叶天华,怎么样?吃惊吧?”胖子看着我道。

    说实话,猛的听到这个名字这件事,我心里是震了下,但是我想,陈东方其实说过,我爹是查过伏地沟的事情,并且是因此而死的,死前把他查到的东西给了唐人杰,这才是唐人杰巴结上刘老的投名状,所以也不感觉奇怪了。

    “牛逼!胖爷,这你都能查出来?”我不得不佩服。

    “其实这也是巧合,当年叶天华找的那个人,恰巧也找了吴学究查这个人,最后也是无疾而终,吴学究那个人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所以今天我托他查这个人他就感觉熟悉,后来才想起这件事儿来,之后胖爷我就好奇,让吴学究查了下你爹,这不查不知道,你爹是个人物啊!”胖子道。

    “你查出什么了?”我问胖子道。

    “当然关于你爹最大的消息就是当年的剥皮案,这是上过新闻的,而你爹在部队上的履历才厉害,以前整个华北战区的兵王,开始进的是兰州军区的特种作战队。而之后的消息就查不出来了,我顺便又让吴学究查了陈东方和唐人杰,他们两个跟你爹不是战友吗?我开始以为是兰州军区特种作战队的战友,谁知道不是,陈东方这个人也厉害,但是他是济南军区出身,而那个唐人杰,则是由南京军区走出来的,而且他们两个,也是在队伍的佼佼者,最后进的都是各个军区的特战队。”胖子说道。

    这让我十分的震惊,我站了起来道:“他们不是战友?这不可能吧?”

    “恩,从这上面上来看,的确不是战友,但是在这点上他们不会撒谎,唯的可能就是,他们作为各个军区派出来的尖子兵,又重新组合成了个新的队伍,这种情况不是没有,大多是执行特别重要的任务才会抽调出这种精英出来,所以就是说,当年他们从各个军区被选出来,去执行了项很特殊的任务,在这个时候他们三个是战友。”胖子说道。

    “而且最重要的你知道是什么吗?你爹当年的死,惊动了他的个老首长,这个老首长非常器重你爹,他想要部队上派人来接手地方上公安的工作彻查这件事,当年的个调查小组已经来了洛阳了,但是却被人给压了回去。压这件事的人,也是个极其厉害的存在。”胖子盯着我道。

    我被胖子的话给深深的震惊了,但是我更震惊的是,这些蛛丝马迹并且过了这么多年的事情,胖子找的这个吴学究到底是谁,竟然可以查的这么清楚?

    “你到底找的谁?”我看着胖子道。

    “个极其厉害的人物。胖爷跟他有点交情。”胖子讪笑道。

    “不止是有点交情那么简单吧?能查出这些事情的,胖爷,我现在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了。”我质问胖子道。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又响了,我拿出来看,竟然是陈东方,我接过电话,陈东方盛怒的声音马上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他道:“告诉那个胖子,不想死的话就马上停止,有些东西是他能查的?!”

    与此同时,胖子的电话也响了起来,他接过电话,不会儿,他就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