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调虎离山

作品:《捞尸人

    果然是行家出手便知有没有,今天发生的事情,整个伏地沟的人都在议论,但是没有个人议论到点子上,而胖子这么说,我就感觉他说的在理。

    我问胖子道:“你意思是,想要出现这样的情况,陈家历代祖宗所葬的那个坟地,应该是在个特别好的风水位置,甚至说这个风水位置就是传说的龙穴?”

    “蛇本身就是最像龙的,更是有可能化蛟化龙的,所以要祖先显化为蛇,必须得是龙穴才有的功效,现在胖爷是真琢磨不透你们这个伏地沟了,说实话,整个陈家的祖坟坟园我是看过的,所在的位置可以说仅次与就你那小女友以前住的那个风水眼,但是就算是整个伏地沟的风水眼,也不可能有这么厉害。”胖子道。

    我几乎都要对胖子说那纸人纸马的事情了,因为我感觉,如果把这件事情告诉胖子,胖子肯定能给我解惑,起码也给我个差不多的回答。但是我犹豫在三,还是觉得不能说。

    可是我又实在是无法按捺内心的好奇心,就问道:“胖爷,那要是整个陈家族长脉的先人们葬在陈家祖坟的都是衣冠冢,其实真正的尸骨都是在别的地方呢?比如说是你说的龙穴。”

    “那就合理了,这样的人很多,以前的达官贵人很多都有很多衣冠冢,是为了防盗,二来就是为了隐藏自己真正墓穴的风水,免得被人发现了去,哪个皇帝能允许别人埋在龙穴里啊。古代的话发现龙穴都是要毁去的,要是发现里面葬的有人,那直接就是忤逆之罪满门抄斩!”胖子说道。

    他说完之后就脸奇怪的看着我,道:“贼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没有没有,我就是顺着你的意思问这么下。”我赶紧说道。

    胖子脸堆笑的看着我道:“老实交代,你这人压根儿就不会撒谎,胖爷我眼就看出来了。”

    “真没有。”我道。

    “真没有?”胖子问道。

    “有,他撒谎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在门外说道,接着病房里哗啦啦的进来了群人,本来我听声音的话还没听出来是谁,但是看到这群人的衣着打扮我就知道了是谁,果不其然,在这群人进来之后,唐人杰在后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这真他娘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我就害怕在陈东方走后唐人杰回来秋后算账呢,现在他人就来了,我瞬间就紧张了起来,侧了下身子,把柱子叔挡在了身后质问唐人杰道:“唐老板,陈东方前脚刚走,你后脚就来,这什么意思?不敢报复他,就敢来欺负我们了?”

    胖子看到唐人杰也是脸的不耐烦,他倒是没有我这么紧张,而是盯着唐人杰道:“姓唐的,上次的账陈东方跟你算了,胖爷我没说啥,但是你真当胖爷我是你捏的了?胖爷我今天还真把话给撂这儿了,陈东方不怕你,胖爷我还真未必怕了你!”

    唐人杰举了举手做了个投降状道:“我当然知道胖爷您朋友满天下,随便拉出来个都是能捏死我唐某人的主儿,你们俩啊也别紧张,忘了咱们是朋友了?陈东方回来了,我看在当年是战友的份上来接他,谁知道那人不讲情面害的我颜面扫地,但是人无情咱不能无义啊,我不是也没报复他吗?今天来,我就是跟你们二位解释解释,那陈东方对我有意见,可不能仅凭他几句话就断送了咱们之间的友谊不是?”

    “可得了吧你,派杀手来砍的时候,可没念及咱们之间的关系。”我道。我边说边看,其实现在如果唐人杰真的动手,就我跟胖子肯定是没有什么胜算,我那天只是偷袭成功,真的对上这些职业的保镖我就是半个战斗力。

    “那是个误会,好了,你们都给滚出去,没看到我跟朋友说话呢?”唐人杰骂道。

    他说完,那些刚进屋的人还真的都听话的出去了,在他们出去之后,唐人杰马上换了张脸,现在他不再是脸伪装的笑意,而是本正经的说道:“我承认上次的杀手是我派来的,但是那是误会,你们俩也应该清楚,刘老让我做的事情,我不能不做。”

    “刘老在你面前净他娘的背锅了,什么事都能往刘老身上甩。”胖子冷笑道。

    “胖爷,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们都不信,这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两个放心,我就算再怎么傻也不会傻到大白天到医院来杀人的份上,上次的杏花楼,咱们详聊。”唐人杰道。

    “不去。先带着队人过来,再来这么出,先唱黑脸再唱个红脸,以为胖爷我就会对你感恩戴德?是不是我要是不去,外面的人就又冲进来了?想来的随便,你看胖爷我怕不怕。谁他娘的要是皱下眉头谁就是孙子!”胖子斩钉截铁的道。

    “胖爷,难道你就真的对他陈家先祖化龙的事情不感兴趣?”唐人杰看着胖子问道。

    唐人杰的这句话,对胖子的诱惑力很大,包括我,在他说完之后,胖子就拒绝的没这么坚决了,甚至他看了看我,想征求我的意思。我能说什么?只能对胖子耸了耸肩。

    “胖爷我最后再信你回,但是我先说好,要是这边的陈柱子出了任何的问题,胖爷我保证你唐人杰利索不了,这不是威胁。”胖子说道。

    “得,胖爷您放心,这陈柱子这边要出什么事,您拿我是问。”唐人杰听胖子的话松动,马上保证道。

    我俩出了医院,上了唐人杰的车,再次去了上次我们吃饭的地方,而且依旧是那个包间,唐人杰早已准备好了酒菜,但是这次就是直爱吃的胖爷也没动筷子,唐人杰道:“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再聊。”

    “别了,胖爷我还怕你给我下毒,有什么话你就说。”胖子说道。

    唐人杰放下了筷子说道:“胖爷您真对我别有太大的意见,上次的事情真是刘老让我做的,我也劝刘老了,但是我的话不管用啊,我现在可以明跟您说了,杀陈柱子的事情,是伏地沟陈石头的意思,现在的陈石头跟刘老的关系,那可是比我要近的多了。”

    ——陈东方跟我说这个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表明了陈石头极有可能已经跟那个刘老站在起的意思,所以唐人杰这么说我倒是觉得他没有撒谎,我就问道:“这事先不说,刘老不在,你想怎么说都行,先说说吧陈东方家的事情吧。”

    唐人杰犹豫了下道:“我知道的并不多,但是陈家历代先祖的尸体,都是在十二道鬼窟里的。”

    唐人杰说完就继续拿起筷子吃菜,我跟胖子干等他却不说话了,我忍不住问道:“就这?”

    “就这还不够?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陈东方肯定说陈家就是负责看守龙头碑的,搞的跟个坚持原则的守墓家族样,我唐人杰承认在这件事上不厚道,但是无利不起早,他陈东方也干净不到哪里去,而且说白了,我唐人杰无非是做条刘老的狗,就图个钱,在这件事上,你们也清楚,就图个钱已经算是最纯洁的了,可是他陈东方往上追溯,陈家先祖以上这么多代人的图谋,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唐人杰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看着唐人杰问道。

    “你俩跟别人不样,对于你俩来说,无非就是陷进去了想知道真相,所以我们合作,必定是双赢的局面,别伤那个小旱魃,让十二道鬼窟里面的东西重见天日,我保证不会伤害任何个人,这件事完了,你们知道了真相,我也能从这件事里面抽身出来,也会给你俩笔钱,也可以给你们公司的股份,人这辈子真的太短了,及时行乐,如何?”唐人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