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化龙

作品:《捞尸人

    “叔,你怎么知道那群蛇是陈家先祖们呢?是真的知道什么,还是猜的?”我看着陈东方问道,假如那群蛇真的是陈家族长脉的先祖们,那说真的,陈家的先祖们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三爷爷不是不按照祖训去守卫龙头碑,他甚至都是因为这个而死的,就这样还不让入陈家祖坟?不过我想想很多人都会犯点错就会说什么我愧对列祖列宗什么的,感觉似乎这个也有可能。

    “感觉,感觉不会错,还有那条大蛇看我的眼神,像是亲人,这种感觉你不会懂。”陈东方说道。

    “要真是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些纸人纸马把陈家族长脉的仙人们拉走,把他们都给变成蛇了?”我问道。

    这样的话,未免就有点太过分了,我可以理解鬼怪,但是绝对不相信人会变成蛇,这怎么说也不是西游记的世界啊。

    陈东方耸了耸肩道:“这谁知道呢?”

    “那您准备怎么办?伏地沟的事情还管吗?”我问道。

    “就算没有这事,大小姐在这里,你感觉我能脱的了身吗?”陈东方苦笑道。

    接下来路无话,我们直到了医院,柱子叔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虽然人还没有醒,起码目前来说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陈东方留下了笔钱,这可以说是雪送炭,因为柱子叔的医药费是个大问题,直都靠着陈青山,陈青山也没什么积蓄,胖子说自己可以帮忙,而且看他也是不缺钱的样子,但是总不能让胖子拿这个钱。

    安顿好了这边之后,陈东方把我叫到了外面道:“我回上海处理下事情,回来的日子不确定,还是那句话,照顾好大小姐,有急事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当然,如果这边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你可以去上海,就说找陈东方。”

    陈东方这话说的非常霸气,似乎是到了上海报这个名字就可以找到他,这话说的颇有在上海老子天下第的感觉,这让我更怀疑他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样个高人,之后,陈东方对胖子说道:“胖爷,可以送我去机场吗?”

    “啥?”胖子愣了下。

    “有些事情,需要跟胖爷讨教下。”陈东方说道。

    胖子看了看我,我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陈东方有什么话要单独跟胖子说吧,胖子想了下道:“成,那贼王,这边就全靠你了,刚好胖爷我也出去转转,这几天真的要把胖爷我给闷坏了。”

    我留在医院看守柱子叔,而胖子则跟着陈东方他们起出去去了机场,说实话,个人在医院这边看守着柱子叔我还是有点虚的,万这时候唐人杰的人杀过来我还真的拦不住,不过还好,胖子在差不多个小时之后回来了,在这期间并没有人过来。

    “怎么样胖爷,这个陈东方给你说什么了?”我看着胖子道。

    “他让胖爷我回去修武圣庙。”胖子说道。

    “个小时的时间,就说了这么点事儿?你骗鬼呢?”我看着胖子道。

    “真就这么点,他路上句话都没说,可把胖爷我给憋坏了,就这句话还是临上飞机前说的呢,你这老乡也真是怪。”胖子说道。

    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但是看胖子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这就奇怪了,就这么句话在这就能说完,干嘛拉着胖子去机场?难不成这陈东方是故意要这么做,离间我跟胖子的关系?

    就在我想这个的时候,胖子说道:“你这个老乡陈东方不简单啊,我说那天这人怎么敢那么跋扈,就托朋友查了查,我朋友说这陈东方这两年是上海地下世界忽然就飚起来的匹黑马,特别是他身边跟着的那个李青,那真是个狠角色,上海那是什么地方?哪里轮得到个外地人去嚣张?所以开始没少人想着给他们添堵把这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给丢黄浦江去,但是愣是让这俩人站稳了脚跟,后来大家伙才明白这不是俩外地乡巴佬,是真的过江猛龙,现在不比以前,真的提两把菜刀都能砍出片天下来,这陈东方能在上海站稳脚,除了这俩人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疯狗之外,背后没人帮忙那也是早就死了千百遍了。”

    “你那个朋友没说陈东方背后的那人是谁?”我问道。

    “没说,就说是尊大佛,多半也是四九皇城里面某个人。这年头,能在上海那帮老虎口撕下块肉的,不简单。”胖子说道。

    “现在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你有机会跟陈东方背后的那个人搭上线,甚至有可能成了他家的座上宾,你干不干?”我看着胖子问道。

    胖子愣了下,问道:“你吹什么呢?”

    “我还真没跟你吹,陈石头拐卖来的那个女孩儿,陈东方管她叫大小姐,胖爷您要是把她给泡了,哪有陈东方什么事儿?”我大笑着对胖子道。

    “去你大爷的!”胖子笑骂道,不过他随即就知道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指了指床上的柱子叔道:“这就是他那天晚上让你睡了那姑娘的原因?”

    “多半是吧。”我道。

    想起柱子叔以前的样子,再看看他现在躺在床上的模样,我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儿。那天晚上柱子叔的举动虽然冒失,但是却是真心实意的为我好。

    “得亏你那天忍住啥也没干,不然贼王你估计就是咱大国最后个太监了。”胖子笑道。

    我止住了跟胖子的说笑,对胖子道:“胖爷,说真的,现在不管是我大哥还是这个陈东方,都不想这洛水河干,你说这建个关二爷庙真能制住那个小旱魃?”

    “这事儿有点悬,不过估计问题不大,这两天村子里什么情况?”胖子问道。

    “别的情况没有,就是陈东方家里出了点事儿。也不是陈东方,是三爷爷。”我道。

    “啥事儿?”胖子问道。

    我张开嘴,正准备说昨晚我看到纸人纸马石棺的事情呢,到嘴边了我忽然意识到这对于陈东方来说绝对是个秘密,他肯叫我去都是因为我大哥的关系,我现在告诉胖子似乎有点不太合适,倒不是怕陈东方灭了我,只是感觉不够道义,我赶紧转口道:“就是三爷爷出殡的时候,发生了点意外。”

    之后我就把今天早上三爷爷从出殡到坟地落成发生的怪事告诉了胖子,这是整个村子都知道的事情,也算不得是什么秘密,胖子听完之后眉头就皱了起来,他问道:“陈东方怎么说?”

    “他说那些蛇是陈家的列祖列宗,因为三爷爷没有看好龙头碑的事情,所以拒绝三爷爷入祖坟。我问他怎么知道那是陈家先祖的,他回答的很暧昧,说是感觉。”我道,其实我那时候就想问问胖子这事,现在刚好,看看这个真正的阴阳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胖子站了起来,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过了会儿他道:“蛇,那可是小龙啊!”

    说完,还不等我问,他就道:“那条最大的蛇,头上有冠子没?”

    “什么冠子?”我问道。

    “就是类似公鸡头上的那种。”胖子道。

    我想了想,摇头道:“好像没有。”

    胖子呼出了口气,不过他还是脸不可思议的道:“如果真的是陈家先祖化了蛇,那说明这陈家族长这脉承受的风水之力可不般啊,蛇生冠为蟒,两冠为蛟,三冠则可化龙,倒不是没有祖先尸身化蛇的说法,但是这都是在上等的龙穴才有的事情,整个伏地沟的风水不错,胖爷也说过那个风水眼可出贵人,但是绝对没有好到能凝聚风水之力化龙的地步,所以这不应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