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列祖列宗

作品:《捞尸人

    现在不仅是我,就是村民们也都看出了今天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寻常,先是绳子断,接着是忽然的变天,现在在墓坑之又出现了群蛇。大家下子议论纷纷,但是也只是瞎嚷嚷,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九爷对那个几个挖墓坑的后生叫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挖出蛇来也不知道早点说?”

    “九叔,我们冤枉啊,刚才我们挖好的墓坑根本就没有蛇,这是刚下雨冲进来的?又或者是下面有个蛇洞,这被水泡蛇就都出来了?”其个人说道。

    九爷也是没办法,就看着陈东方问道:“东方,你拿个主意,真不行咱们再赶紧挖个,再耽误下去就真的误了时辰了。”

    此时的陈东方站在那里,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甚至眼睛里也没有,李青站在他的旁边跃跃欲试,虽然这坑里面就是群蛇,但是以李青的身手处理这些蛇估计不是什么问题,但是这墓坑之出现蛇是有关陈家风水的事情,陈东方不吭声,李青也不好做什么。

    “东方?”九爷跟陈东方说话陈东方没反应,他又叫了句。

    “你等我想想九叔。”陈东方对九爷轻笑了下,之后他继续陷入了沉思,我本来刚才好不容易劝自己不要再多管闲事,特别是这样的事情外人更是不好插嘴,但是我这个人就是古道心肠,加上这几天对陈东方的印象不错,我还是没忍住走了过去对陈东方道:“东方叔,是不是有人从作梗?真不行你跟我大哥说两句,让他来看看?”

    陈东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这事外人管不太合适。”

    这句话说,我算是彻底的没话可说了,我甚至是有点脸红,虽然我也知道陈东方可能不会是说我多管闲事的意思,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还是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就站在了边,决定接下来是句话也不会多说了。

    陈东方就这么站了大概五六分钟,九爷看了看时间,又去催促,陈东方这才对九爷点了点头道:“九爷,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完,陈东方竟然扭头直接对着墓坑里面的蛇跪了下来,特别是对着间那条最大的蛇三拜九叩,叩头完之后,他对李青伸出了手道:“刀。”

    李青略微有点为难。

    陈东方抬起头,瞪着李青道:“刀!”

    李青这才拉开裤腿,从小腿处拔下了把匕首递了过去,我倒是没想到李青竟然还会随身带着武器,而陈东方在接过匕首之后,直接在自己的手上划了过去,等匕首抽出来,陈东方的左手手掌已经全是血。

    “今日无意冒犯,但父亲灵柩已至,还请看在陈家先祖的面子上,众大仙挪步行个方便。此定当恩铭记在心。”陈东方说完,他把手掌伸进墓坑,血滴滴的滴在了那墓坑的水池当。

    此时大家片寂静,寂静之也有几人在悄声议论道:“跟蛇说好话叫大仙?蛇能听懂人话吗?有用吗?”

    我也十分的好奇,再跟陈东方接触的几天以来,我只当他是个武术高手,却不认为他是个阴阳先生,这正如胖子所说的术业有专攻,陈东方的这个举动非常类似个阴阳先生的做法,所以我也十分的好奇是不是管用。

    墓坑的那条最大的蛇似乎很有灵性,从陈东方跪下开始它那墨绿色的眼睛就盯着陈东方看,在陈东方把血滴进墓坑的水之后,它更是看了看那滴在水的血。

    而之后,就在大家以为陈东方此法没用的时候,那大蛇游动了下身子,跃而起跃上了地面,在大蛇跃上地面之后,大家纷纷的给这条蛇让出了条路来,那墓坑之的群小蛇也跟着大蛇起慢慢的游动,游进了陈家的祖坟当,祖坟里面多荒草,不会儿,这个蛇群的身影就消失不见。

    陈东方这才站了起来,对九爷道:“把水挑出来,赶紧入土吧。”

    九爷此时也是脸的震惊,不过他也知道现在时间紧迫,赶紧让那几个人再次入水坑之把水给挑了出来,棺材入坑之后填土,因为时间的关系,还有些细节都省略不记,直接填土圆坟,最后大家给三爷爷叩首,放了挂鞭,人群这才散去,直等到他们都散去的时候,我还在听他们议论今天的事情。

    人群散去之后,我也准备回家,今天的事情整的我还是挺尴尬的,毕竟这是他们老陈家的事情。谁知道这时候陈东方却叫住了我道:“叶子,我等下就要走,跟我起去趟洛阳看下陈柱子吧。”

    “不等三爷爷头七了吗?”按照规矩,三爷爷头七是要隆重的祭祀番,之后还要摆上酒席。

    “不等了,我时间不多。”陈东方道。

    “那好,我回去换个衣服。”我对陈东方点头道,点完头之后我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太没出息了点?就不能学着拒绝?

    我回到家的时候,爷爷坐在院子里抽着旱烟,看到我之后,爷爷问道:“陈老三埋了?”

    我点了点头道:“埋了,刚埋。”

    “这帮老头子们,都死咯。”爷爷笑道,说完,他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回了屋。

    我进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把脏衣服丢进了盆子里,之后出了门,到了三爷爷家,陈东方已经在跟乡亲们告别,对于陈东方这么快走,肯定是有人有意见,生意再大老爹走了连个头七都不过?但是说白了,就算陈姓人也管不了人家自己家的家事,而我也决定了,该说的话说,不该说的绝对句话都不说。

    陈东方把事情跟九爷交代清楚之后,对我招了招手就上了之前租的车,我上了车之后,他又对大家挥了挥手,之后李青发动了车缓缓的开动了起来。

    等车出了村子上了公路,刚才脸轻松的陈东方整个人都趟在了椅子上,整个人似乎非常的疲惫。

    “叶子,我那句话不是那个意思,你别想多了,不管你信不信,天华哥我直当亲哥来对待,对你跟仲谋,我也是当自己的亲侄子。”陈东方闭着眼睛道。

    “恩,我知道。”我笑道,我能明显的感觉到陈东方的确对我爹有着特殊的感情,但是说拿我当侄子还真的夸张了,这么多年以来,我家过的极其清贫,如果没有柱子叔的话,我甚至都没钱上大学,你时候你这个在上海做大事的叔叔去哪里了?如果不是三爷爷的事情,我可能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吧?

    “今天的事情不是我让仲谋来,这跟昨晚样,他来,无非跟李青样,可以杀掉那些大蛇,可是今天跟昨晚也不样,今天的这群大蛇,是陈家的列祖列宗。”陈东方闭着眼睛说道。

    就算我已经铁了心的在这件事情上就把自己当成个外人,但是陈东方的这句话还是让我十分的震惊,就连李青都是个急刹车差点让车钻进路沟里去。

    “别急,慢慢开。”陈东方交代李青道。

    李青点了点头,脸懵逼的继续开车。

    “龙头碑被挖出来,再放进去,总归是坏了事儿了,就算你三爷爷是因为此事人都死了,没想到列祖列宗还在怪罪,竟然不想让他埋进陈家祖坟当,死去的人,竟然比活人还要严苛,我给他们跪下,是给他们承诺会处理这件事,不然它们不会走的,叶子,我昨晚跟你说什么来着?只要是趟进这潭浑水里的,没有人能全身而退,这么多年,对于这件事我唯恐避之不及,现如今也是避无可避了。”陈东方已经坐了起来,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从他的声音就可以听出来,他似乎非常的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