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异象

作品:《捞尸人

    我与陈东方起去封了三爷爷的棺材,棺材之放的只是几件三爷爷平时的衣服,忙完了这个之后我才回到家,到家的时候韩雪已经睡着了,我也没去打扰她,而是个人趟在沙发上,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从未感觉到如此的害怕,陈家的族长脉,活着守卫龙头碑,死之后更是连尸体都被那些纸人给拉走。这可是死之后都不放过的意思。

    我根接根的抽烟,脑袋里全是陈东方的那句话:“只要卷进这件事情来的,没有人能脱身,也不会有谁是善终,这就是命。”

    这句话,甚至比那些纸人还让我感觉冰冷到窒息。

    三爷爷被吊死,柱子叔被烧命悬线,而在二十三年前,我爹被剥皮而死,陈家族长脉历代先祖死后尸体被拉走,这些人似乎就印证了陈东方的说法,不能善终,哪怕是死了也不得安宁。

    我不停的在思考,思考值不值,我甚至想,如果大哥回来,我还在伏地沟当我的村官,日子虽然无聊但也平静,可是大哥回来之后,路虽然惊险,但是却让我的生活更加丰富了起来。同时却让我卷进这漩涡当,到底值得不值得?

    又或者说,这切对于我来说,到底有没有选择?

    我就这么干坐着坐了晚上,我没有办法入睡,只要闭上眼睛,最近经历的各种画面就全部浮现在我的眼前,穿着寿衣的傻子,拉开那血淋淋的胸膛,那绿色的小旱魃,却有双黑色的眼睛,包括那些献祭给先人们的纸人,竟然可以抬棺而来。

    直到我听到了外面的唢呐声,这是陈东方为三爷爷的送葬队伍所找的唢呐队,大早就开始吹了起来,而我妈也早早的起来,去买了两捆烧纸回来对我说道:“虽然咱们姓叶不姓陈,但是三爷爷从小对你不错,去给三爷爷送行吧,哎,好端端的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说完我妈看了眼地的烟头叹气道:“你这孩子,夜没睡啊?”

    “下午睡了会,晚上就睡不着了。妈,我去给三爷爷烧纸。”说完,我从我妈手接过烧纸,夹着就出了门。

    三爷爷的葬礼,就是农村老人普通的葬礼,除了因为三爷爷的威望几乎整个陈家人都来了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排场。这就跟现在整个村子里或许除了我跟陈青山之外没有人知道陈东方是上海那边个极厉害的人样,从这点上看,陈东方就是个很低调的人,要换做别人家,大多都会讲究个气势。

    我去了之后,也被人发了白头巾,跟在送葬的人之,外姓人也不是不能参加葬礼,只不过是不能在送葬的途去献祭罢了,等到时间到了,大家齐起棺,送葬的队伍这就开拔,而三爷爷坟地的位置,就在陈家的祖坟坟园之,挨着三爷爷的父亲块埋着。

    送葬的队伍会在十字路口停下,这时候会摆上祭坛,由三爷爷的亲属去哭灵,前面切都很顺利,就在出村的最后个十字路口的时候,在哭灵结束之后要起棺的时候,变故突然发生了,那缠着棺材的大麻绳忽然断了,几个抬棺的年轻人个趔趄,棺材也掉在了地上,砸的地上尘土飞扬。

    那麻绳足小孩的手臂那样粗细,口空棺材怎么可能就承受不了?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忽然有了不详的预感,心道这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征兆吧?

    农村不管是白事还是喜事,都会有个主事人,这般是由家族里比较有威望的人担当,以往这事都是三爷爷来做的,这次则是有村子里的陈九爷来担任,九爷在三爷爷那辈排行老九,也是最小的个,就这今天也都近七十岁了,在棺材落地之后大家也都片的哗然,九爷站了出来撒了把纸钱道:“今天宜葬,百无禁忌,赶紧换个绳子,起棺了。”

    那么粗的绳子其实并不好找,等大家找来绳子要重新把棺材给捆上的时候,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眨眼间变的乌云密布,之后更是雷声滚滚,根本就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瓢泼样的大雨直接就砸了下来。

    “老人女人孩子回家去避雨,男人们继续走,赶紧落棺,别误了时辰耽误三哥上路,起棺!”九爷在咨询了陈东方的意思之后说道。

    先是绳子断,再有这忽然变脸的天气,我那种不祥的感觉愈发的强烈,本来我是在送葬队伍的后面,这时候在起棺的时候,我走到了陈东方的跟前悄声道:“东方叔,不对劲儿啊,怎么回事儿?”

    陈东方的脸色也是不好看,他摇了摇头抬头看天,大雨却瞬间把他的眼镜打湿,他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情况,走吧。人死了之后,只要坟起了,就什么事都没了。”

    我问道:“用不用我打电话问问胖子?他是这方面的行家,说不定有什么见解。”

    “来不及了。”陈东方说道。

    怎么说这毕竟是人家的家事,陈东方这么说之后我也不好意思在说什么,只是此时这样的天气,让我心里多少有点忐忑。我回到送葬的队伍之后,忽然想起,胖子虽然此时在洛阳看守着柱子叔,但是我怎么忘记了大哥离的近啊,三里屯到这里也就几分钟的路程。

    我就悄悄的给大哥打了个电话,大哥接的很快,我对着电话说道:“大哥,昨晚的事我看到了,我现在在送葬的路上,可是刚才捆着棺材的绳子忽然断了,现在又是瓢泼样的大雨,我总感觉这是什么不好的征兆。不会有什么事儿吧?”

    大哥在电话那边停顿了下,他说道:“陈家的事,你不要管。”

    说完,大哥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电话,我有点尴尬,大哥这话虽然说的比较冷酷,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呢,陈东方那样的人肯定比我是聪明厉害多了,他都感觉没事,我在这边瞎操什么心?就比如说昨晚的事情,陈东方可是开始并不准备让我去看的,如果不是大哥的那句话,或许这件事我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就说明人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也就是我这个傻大条没有任何的心眼儿。更何况现在是夏天天气突变也很正常,我不能什么事都往封建迷信那方面去想。

    自己劝自己之后,我也就不管那么多的跟着送葬队伍,直到了陈家的祖坟坟园里,等到了这边之后,雨竟然停了下来,夏天的天气就是这样跟女人的脸色差不多,说变就变。到了那里之后,虽然地上泥泞,但是大家也都跪倒了片,实际上经了刚才的那场大雨,现在大家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坟坑是早就由村子里的几个后生挖好了的,此时现在整个坟坑里都是因为刚那场暴雨给聚起的水,所以时不能把棺材落地,九爷看了看时间之后对陈东方说道:“东方,时辰马上就要到了,等水渗下去是来不及了,要不咱们下去把水给挑出来?”

    陈东方点了点头,几个年轻的后生也没什么顾及,拿着铁锹就下了坟坑,用铁锹把坟坑里的水往外挑。

    但是没挑几下,忽然有个后生铁锹挑出条蛇来,那后生吓了跳,屁股蹲在了坟坑里,这蹲下不要紧,他马上就再次的尖叫的起来,等他站起来的时候,他的手里,又抓了两条蛇。

    这时候大家纷纷的后退,而那几个在坟坑之挖水的后生已经慌乱的跑了出来,我看这情况心道难道又他娘的出事儿了?就赶紧走过去看。

    到那边我伸出头看,只见这坟坑里密密麻麻的全是蛇。

    其有条蛇,被群蛇如同众星拱月般的拱在间,而这条蛇十分的粗大,我们这边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蛇,像是电视上的蟒蛇般。

    这蛇并不怕人。

    它昂着头,吐着信子,似乎在与我们对视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