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另一个秘密

作品:《捞尸人

    在这样的夜里,陈家祖祠门口的红灯笼折射出来昏红的光线,照在那群纸人身上,这样的场景让我整个人都几乎站立不稳。我回头看了眼陈东方,发现他整个人也非常紧张的死盯着那缓缓行来的纸人纸马石棺。就连直以来看似游戏人间的盲僧也是脸的凝重。

    我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这时候忽然只手捏住了我的肩膀,我回头看是陈东方,他对我点了点头,用极低的声音道:“别动,也别发出声音。”

    他手捏着我的肩膀,力道恰到好处,我感觉跟个手艺高超的推拿师傅捏住了我样,肩膀上的感觉甚至为我驱散了恐惧,更是让我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而这时候,那纸人牵纸马,纸马拉着纸车终于停在了陈家祖祠的门口,那些纸人像是活人样的停了车,之后纸人推开了陈家祖祠的门,走了进去,不会儿,那几个纸人竟然从陈家祖祠里抬了个人出来!

    这个人,正是穿着寿衣的三爷爷!

    李青要有所动作,陈东方的另只手拦住了他,对他摇了摇头,轻声道:“不要动。”

    而那几个纸人在抬出三爷爷之后,有两个纸人上了纸车,打开了那个石棺的棺材板,之后把三爷爷的遗体放进了那个石棺当,棺材板再次的被纸人给盖上,而之后,那些纸人继续牵起纸马,调转了马头,渐渐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当。

    直到纸人纸马彻底的消失不见,我才长长的呼出了口气,整个人都几乎瘫倒在了地上,陈东方此时也是满头大汗,他掏出烟给我和李青人支,我们俩点上,李青却是拿着烟在鼻子下面嗅,也不抽。

    我想问这是怎么回事儿,可是现在我几乎都没有力气张口说话,我们三个就这样在这边坐了差不多十几分钟,陈东方站了起来道:“走,去祖祠里说话。”

    我的腿脚还是有点发软,是李青提着我,我这才能走到祖祠当,果不其然,祖祠里三爷爷尸体所在的位置,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个毯子,尸体已经消失不见,这让我最后丝侥幸也消失不见,我原本以为纸人抬走的或许只是三爷爷的魂魄,而不是肉身。

    陈东方的脸色并不好看,但是他还是看着我苦笑道:“现在知道可怕了吧?这就是我不愿意管伏地沟事情的原因,太复杂了。”

    我点了点头问道:“大哥说晚上帮忙,是说的这个吗?”

    陈东方点头道:“恩,他想帮我拦着拉走尸体的人,我却不敢这么做。”

    现在事情差不多已经明了,怪不得陈东方在回来之前直都在交代在他回来之前三爷爷的遗体不能火化,也怪不得陈东方在我转达了大哥的话之后脸色会那么奇怪,可能他奇怪大哥怎么会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不理解的是,既然陈东方知道会有这纸人纸马拉走三爷爷的遗体,那作为个孩子为什么不拦着,以我对我大哥的了解,他要做件事就是绝对有定的把握的。真要拦势必是可以成功的。

    陈东方像是看透了我心所想样的,他看着在那灵龛之的陈家历代先祖牌位轻声的说道:“叶子,你肯定不理解我为什么不拦着,也很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本来不准备告诉你,但是我不知道你大哥孙仲谋为什么会对陈家的事情这么了解,我本来以为这是比陈家龙头碑的秘密还要隐秘的件事,后来我还是决定告诉你,更让你亲眼见证下,这可能是我临走前能帮你的最后件事。你三爷爷走了,伏地沟这个地方我不会再回来了。”

    陈东方又给陈家的先祖上了香,他坐在蒲团上,点了支烟轻轻的说道:“这是陈家族长脉看守龙头碑的诅咒。”

    按照陈东方的意思,伏地沟这个地方,本身并不是村子,是陈家的祖先在几百年前定居在了这里,定居在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看守这个龙头碑,但是至于这个龙头碑到底是陈家的以为先辈大能做立,还是说陈家只是负责看守,这因为年代的久远已经不可考证,又或者说这个秘密其实是在陈石头所知道的另半隐秘当。

    但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镇守在这里的陈家人,陈家的每任族长死后都有这劫,陈家的族长是世袭的,所以说这族长脉特指的就是三爷爷这支。陈家的族长死后,第三天的夜里,会有纸人纸马拉着口石棺来,把陈家族长的尸体带走,这纸人纸马从哪里来谁也不知道,至于陈家的族长尸体被拉去了哪里,这也不知道。

    但是每任族长,谁都无法避免这劫难。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人想过去阻止,但是却没有人能成功,现在天下的阴阳先生大多是招摇撞骗之辈,其更是不乏沽名钓誉之人,但是在以前的旧社会,绝对是不乏真正的高人的,陈家所找之人,其几位甚至是大能,但是却没有个人能阻止。

    陈东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问道:“个能拦住这纸人纸马石棺的都没有吗?”

    陈东方摇了摇头道:“这个倒不是没有,但是结果都样,甚至更加的恐怖,我听你三爷爷说过,曾经有个特别厉害的阴阳先生受陈家之托,提前三个月在陈家祖祠立了个风水大阵,那个阵法是道家极其高深的个阵法,在第三天的夜里,的确是拦住了那要来拉走尸体的纸人纸马,并且把石棺给留了下来,可是在第四天的夜里。”

    陈东方说到这里的时候,再次的停顿了下,他的嘴唇有点发白,他咬了咬牙道:“在第四天夜里,来了队无头阴兵,他们是队死尸,各个都没有头颅,这群尸体刀枪不入而且战斗力极强,那个阴阳先生在这些无头阴兵到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闯下了大祸,为了不连累陈家人,他独自人带着那任陈家族长的尸体对抗阴兵,最后那个阴阳先生被撕成了碎片,陈家族长的尸体和那口石棺则被那些阴兵带走。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敢去拦了吧?我知道这里有你大哥,有李青和我,想要拦住这纸人纸马容易,但是接下来会来的则是阴兵,就算我们侥幸的赢了阴兵,那第五晚呢?会来什么?”

    我张了张嘴巴,却是嘴巴发苦,个字都说不出来。

    “现在没有陈家族长说了,还是这样吗?”我问道。

    陈东方苦笑道:“你三爷爷也不是陈家族长了,没用的,现在陈家族长脉是我,按照古时候家族的规矩,是由我来接任陈家族长,所以叔死后,也会跟今天样,我知道就算我躲在上海也没有用。”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道。

    “不知道,作为陈家迟早要经历此劫的我,真心希望你大哥真的能把十二道鬼窟这道谜题给解开,但是作为你们的叔叔,我还是不希望你们卷进这件事情来。”陈东方看着我道。

    我看了看他,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这个本身就足够坚强的人。

    “不过只要卷进这件事情来的,没有人能脱身,也不会有谁是善终,这就是命。”陈东方红着眼说道,说完他站了起来道:“走吧,去家里封棺,明天早下葬,叶子你是不是很奇怪陈家的历代族长是怎么下葬的?其实就是衣冠冢。不是不愿意,而是没有尸体可供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