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纸人纸马石棺

作品:《捞尸人

    我们起回了村子,好像在我跟陈东方说了大哥的话之后,陈东方虽然在表面上恢复了平静,但是他整个人在那之后似乎就变的奇怪,甚至有点刻意疏远我样,等到了陈东方家里,他继续去招呼来家里帮忙的人,在陈家人面前,我其实还真的是外姓人,虽然是如今这个社会了,但是村里人门户之见的还有很多,我个人在这边也是尴尬,加上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我的雪儿了,就悄悄的个人回了家。

    到了家里,韩雪在院子里,看到我过来,这个向矜持的小丫头直接就冲了过来把我拦腰抱住,我妈在旁边看了眼,悄悄笑进了厨房。

    “今天怎么了这是?我妈在呢,不害羞了?”我抱住了她道。

    “朋友圈的那个视频,拍到了你我看到了,你以后不准再跟人打架!”韩雪抬起头眼睛红红的看着我道。

    “又不是我打的,是盲僧打的,不,是李青。”我道。

    “村长已经告诉我了!在那之前你提着菜刀砍人!就知道你不会老实跟我交代!”韩雪说完,直接掐住了我的腰。

    我没想到陈青山嘴巴没个把门儿的,这话能对家里的女眷说嘛?我就笑道:“这家伙竟然出卖我,等下就找他算账去。”

    “算什么账,你瞒我还有理了?”韩雪冷哼道。

    我又抱了抱她,道:“好了,我得去跟咱妈说些柱子叔的事情,晚上再收拾你这个小妖精。”

    这声咱妈把韩雪说的双脸通红,她轻轻的拧了我下道:“臭流氓!”

    不过她随即道:“去吧,柱子叔出事的那天,妈,不,阿姨在家里个人偷偷的抹眼泪。”

    我和韩雪分开,去了厨房,我妈在那边择菜,我对她说道:“妈,你放心吧,柱子叔不会有事的,医生已经说了,只用等他慢慢恢复就行了。”

    我妈红着眼点了点头,她手上还在择菜,却轻声的对我说道:“你们兄弟俩都要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到了现在,我妈也知道停不下来了。

    我在家里吃了饭,我跟韩雪聊了会天,我就这么枕着她的腿闻着她身上的味道,竟然就这么聊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等我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而韩雪则在我旁边看着孩子们的作业。

    男女之间的事情,有了第次,第二次就顺理成章了,比如说我睡在韩雪的床上,第次我很紧张她也是,但是今天似乎切都变非常自然,我从她的背后轻轻的抱住了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子抖了下,之后她笑道:“别闹,我改作业呢。”

    夜晚两个人在房间里,总是能多很多暧昧出来,我轻轻的吹了下她那红的晶莹剔透的耳朵道:“想我了没?”

    在我吹她的耳朵的时候,韩雪整个人都僵硬了,随即她使劲儿的挣扎道:“你放开我,麻的很!”

    我哪里肯放开她,直接扭过了她身子,我看着她道:“雪儿,在那天我差点被那个人砍的时候,我最想的人就是你,我不怕死,就怕我自己要是见不到你了该怎么办。”

    “那你以后就见到这样的情况躲远点,打架不是你的强项。”韩雪看着我脸心疼的道。

    “恩,我尽量。”这时候我肯定是不能跟她抬杠的。说完这句话,我低下了头,瞄准了那粉嫩的红唇。

    韩雪犹豫了下,还是闭上了眼,幅任君采摘的样子。

    我轻轻的印了上去,两个人接触的瞬间,我整个人整颗心就已经沦陷,我俩就这么忘我的抱在起。

    这种感觉,足以让人忘却切的烦恼。

    我轻抚着她的背,想着那天晚上我看到的片雪白。

    就在我要把手绕过去抓住那傲人的双峰的时候,本来已经整个人情迷的韩雪却把推开了我,她推的非常坚决道:“现在还不可以!”

    这下,把我吓的从那种状态醒转过来。

    韩雪低着头,像是个犯错的孩子样说道:“叶子,我知道现在的情侣都这样,但是现在真的不行。”

    她的这幅模样,让我无比的心疼,我走了过去把她拉进怀里,把下巴顶在她的头上,我深深的嗅了口她的洗发水的味道,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不怪你。说真的,你能看上我,这就已经是我辈子的福分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这把我俩都吓了跳,这时候的个电话说实话是挺煞风景的,我本想把电话丢到边,谁知道看来电显示,竟然是陈东方。

    “三爷爷的儿子,是个厉害人物,那个打三十的就是他的手下。”我对韩雪说道。

    韩雪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你接吧。”

    我在接电话之前看时间,这时候已经十点半了,不知道陈东方这时候打电话干嘛?我想起了大哥让我转告陈东方的话,难不成今晚的陈东方会遇到什么麻烦,这是要找大哥求救?

    我接起电话之后道:“东方叔,这么晚了什么事儿?”

    “白天你大哥说的那件事儿,我本来不想让你知道,但是想了想,却依旧是想让你来看看。”陈东方道。

    “什么事儿啊?”我问道。

    “你来了就知道了。”陈东方道。

    “需要我叫上我大哥吗?”我再次问道。

    “不用,他想来自己会来的。我在这边等你,陈家祠堂。”陈东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我开的是免提,所以韩雪都听到了,她走了过来帮我收拾了下因为刚才睡觉整的皱巴巴的衣服道:“去吧,注意安全。”

    “那我去去就来,别睡,等着我。”我道。

    “快去吧。”韩雪轻笑着道。

    我出了门,点了根烟,路直奔陈家祠堂,以前这陈家的祖祠是三爷爷在照料,切都是整整齐齐的,每年祭祖的时候陈家人都要在这里搭上大戏给祖宗看,我到了那边,远远的看到陈东方和李青两个人就站在祖祠的门外。

    我走了过去问道:“这个时间怎么来这里了?”

    我以为陈东方不经常回来,回来要给祖宗上香呢,谁知道陈东方道:“走,跟我来。”

    我跟着陈东方起进了陈家祖祠,进去,就看到在祖祠的地面上,放着三爷爷的遗体,遗体穿着寿衣,已经化上了妆,说实话,就算现在有两个人在,在这个满是牌位的祖祠里看到这样个穿着寿衣的尸体,我还是感觉有点后背发凉。

    “怎么把三爷爷整到这里来了?”我问陈东方道。

    “这是陈家族长脉的秘密。”陈东方轻轻的说道,硬着蜡烛的光,我看着陈青山的眼睛,眼的迷离。

    陈东方不再说什么,他真的去拿起香给陈家的先祖都上了上,之后就是站在那里发呆,我悄悄的问李青道:“怎么回事儿?”

    李青耸了耸肩道:“谁知道呢。”

    ——我们就这样等了个小时,陈东方这才走了过来道:“走吧,去那边,记住,等下你们看到的,绝对不能对任何个人提起。”

    我下子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还是跟着陈青山悄悄的走到了祖祠旁边的荒草地里,荒草地的草很深,刚好可以让我们躲在里面。

    进来之后,我发现直都胸有成竹的陈东方竟然脸的紧张,他不停的看着他的腕表,似乎很关注时间,搞的我也不停的看手机去看时间。

    就在十二点整的时候,陈东方忽然满头大汗的道:“来了!”

    他的声音因为紧张都变了。

    而我顺着陈东方的目光看过去,瞬间,我吓的肝胆俱裂。

    在漆黑的黑夜里。

    有队人悄悄的朝着陈家祖祠走了过来。

    这队人,纸人纸马石棺。

    就是我们献祭给先人的那种纸人纸马。

    纸人牵纸马,纸马拉纸车。

    纸车上,拉着口石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