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功夫是杀人技

作品:《捞尸人

    虽然我也想看他们俩的比试,昨晚在李青动手的时候我就想过,要是大哥和他这两个人动起手来的话也不知道孰强孰弱,但是真的动起手来的时候我却无法淡定,拳脚无眼,万伤到了可怎么办?我对陈东方叫道:“东方叔,你带李青来就是打架来的吧?早知道我就不带你来了。”

    陈东方端起那杯碧螺春继续慢慢喝着,他的眼睛就盯着场上打斗起来的二人,我见他不理我,这俩人打起来我肯定也拦不住,干脆就也坐了下来看得了,但是我看场上这局势就感觉大哥似乎有点不秒,大哥个头很高,但是这个李青属于那种瘦小型的,身体非常的灵活,动作也非常的迅捷,每次他都是靠近大哥,要么是记拳要么是脚,总是击而退,大哥好像根本就挨不到他的身子。

    我毕竟是很想让大哥赢的,大哥这人虽然有时候很欠扁,可是李青这人也是脸的欠收拾,看局面对大哥不利,我难免会有点紧张。

    “别担心,李青主练的是沾衣十跌,十跌虽然开始是从少林睡罗汉功演化而来的,但是渐渐的已经演变成了身法,所以相对灵活点,沾衣功更讲究个四两拨千斤,所以开始会有优势。”陈东方道。

    其实从昨晚陈东方给李青打人计时,我就感觉出来,这个看起来像是领导的陈东方或许也是个隐藏的高手,我对场面上的打斗完全就是看神仙打架难以看出精髓,而他看似随意的点评更让我确信他很强,甚至李青的功夫都有可能是他调教出来的。

    “东方叔,你会功夫吗?”我轻声问他道。

    “教球的不定会踢球。”陈东方笑道,他倒是丝毫不隐藏李青是他调教出来的事实。

    我也没多问,因为场面上的形势,依旧是大哥落在下风,大哥穿的是个短袖,他的手臂上,已经被李青的鞭腿踢的很多地方都泛红了。

    而李青在缠斗了这么久之后,竟然不见丝的疲惫,身形依旧是很流畅,之前我就说过,看大哥打斗完全是力的碾压,而李青的功夫却总能给人美感。

    李青在个漂亮的回旋踢被大哥用手臂挡下之后,身子飘落在地上,他做了个李小龙招牌的挑逗动作,道:“孙仲谋,不用藏拙,继续藏拙的话我可要上二楼了,要是不小心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你可别怪我。”

    “我只是不想打烂家具而已。”大哥轻声的说道。

    “好,出去来,我刚好也感觉在屋子里束手束脚。”说完,李青脚步轻轻点,整个人的步伐连贯的冲出屋外。

    大哥也紧跟其后追了过去,我跟陈青山既然是要看打架,那肯定是要接着去看的,所以我俩也跟了出去。

    大哥的独院不算小,二人继续在你来我往。

    李青依旧是身形优美灵活,而大哥继续在被动挨打。

    说实话,这样的打斗显的颇为乏味,像是个人在殴打个壮汉,而这壮汉却空有身蛮力无处发泄样。

    也就在这个实话,李青整个人都高高的跃起,这是记我看着就感觉能踢断棵树的高鞭腿,这记鞭腿要是踢在大哥的胳膊上,能脚把大哥的手臂踢断。

    “哎,输了啊。”陈东方道。

    我以为陈东方是在说大哥输了,谁知道场面上的局势在下刻瞬息万变,在大哥伸出手臂挡住李青这记高鞭腿之后,他的整个身子都往后仰似乎要跌倒,但是大哥却在这个时候猛的伸出右手,手抓住了李青身上的练功服。

    他的右手往下拉,李青再也无法保持身形,整个人都往往地上砸去,而就在李青要跟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李青双手化掌拍在了地上,借着这股子力,他整个人再次弹起。

    但是大哥不会给他机会。

    刚被踢的左臂挥舞,左手抓住了李青的衣服往上提,而李青反应的速度也是极快,他身子在空扭,练功服的破裂让他摆脱了大哥这手,同时他的双脚踢在大哥的身上,整个人往后弹离。

    在李青的身子还没站稳的时候。

    大哥已经到了。

    这时候大哥的动作非常奇怪,他的双手紧握放在小腹的位置,身子稍微倾斜,个肩膀扬起,这时候的大哥,更像是头牛,肩膀就好似是牛角,对着李青撞去。

    大哥的速度极快,这与刚才被动挨打的他判若两人。

    刚落地的李青根本就躲避不及,我甚至看到了他惊慌失措的表情。

    就在此时,站在我身边的陈东方忽然消失了,我再看到他,就看到他挡在了李青的身前,陈东方伸出只手抵在大哥的肩膀上。

    李青得了这个空当,整个人闪到了边。

    而另边,大哥的身子还在往前,陈东方就这么只手顶住大哥那如同牛角的肩膀,但是整个人都在后退,鞋底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最终,大哥把陈东方推后步。

    “好记贴山靠。”陈东方笑道。

    大哥耸了耸肩,看了陈东方眼,没有说话继续回了屋,陈东方在大哥走后甩了甩肩膀笑骂道:“还真是头牛!”

    说完,他看着李青道:“知道你输在哪里吗?”

    李青脸色苦笑着摇了摇头。

    “功夫是杀人技,你太想秀了,味的追求动作身形的优美,你不如去做个功夫演员。生死相向的时候,不会有人在意你的表演,孙仲谋的贴山靠不好看,甚至像头牛样只会蛮力,但是他却能要你的命。”陈东方道。

    李青摸着他的光头,脸苦笑变成了讪笑。

    “走吧,别丢人现眼了。叶子,跟你大哥说声告辞。”陈东方说完就带着李青走了,看来他来这里,还真的就是为了让李青跟大哥交手切磋。

    陈东方走后,我进屋看到大哥坐在沙发上,他依旧脱掉了上衣,整个上身都发红,李青的拳脚在被大哥抓住机会之前几乎已经打遍了他的全身,我这时候都不敢面对大哥,你说这他娘的算是办的什么事?带人来跟大哥打了顿,然后人家就这么走了?

    “大哥,我没想到会是这样。”我不好意思的对大哥说道。

    “没事儿。你回去吧,去问陈东方,今天晚上需要我帮忙的话,我会过去。”大哥说道。

    说完,他站了起来,我这才看到,就刚陈东方手掌抵的位置,也就是大哥的左肩,有个手掌印,乌黑发亮。

    那看似云淡风轻的掌,却比李青所有的拳脚打出来的痕迹都深。

    “大哥,你没事吧?”我担心的问道,甚至都忘记去想为什么大哥忽然会说晚上帮忙,难不成晚上陈东方要把三爷爷给出殡了?

    “没事儿,你去吧。”大哥转了个身,重新穿上了衣服。

    看着大哥坚决的眼神,我只能出门,出门之后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陈东方跟李青就在前面等着我。

    陈东方看到我,笑道:“不好意思大侄子。”

    我挠头道:“没事,大哥让我对你说,晚上需要帮忙的时候叫他,他会过去。”

    陈东方脸上的表情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忽然变的非常奇怪,奇怪之后又皱起了眉头,他脸上的表情在变幻了三十秒之后,又恢复了张略带微笑的脸,他道:“不用,这是陈家家事。”

    “什么事儿?家事?难道你真的要晚上出殡三爷爷?”我问道。

    “不是。”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