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王见王

作品:《捞尸人

    最后小王对李青的评价定型为现实的盲僧要比游戏玩的6太多。在接到小王的电话之后,李青估计是知道自己游戏菜鸟的事实暴漏了,也不太愿意跟我多说太多,就在我刚挂了电话之后,陈东方就朝着我走了过来道:“相信唐人杰也不敢再对陈柱子动手,胖子个人守在这里有没有问题?”

    说这话胖子肯定是听到的,他站了起来,在这个陈东方面前,胖子似乎是有些拘禁,总之他变的没有那么活跃,不过他还是道:“没事,有胖爷我在,你们放心,有什么事情就去办吧。”

    “那好,叶子,你跟我去趟警察局,把你三爷爷的尸体领出来,送回伏地沟去,估计我明天就要回上海了。”陈东方说道。

    我看了看胖子,他对我笑了笑,现在把胖子个人丢在这里看着柱子叔其实我是挺不好意思的,这让我感觉我就是个趋炎附势的小人,看到他陈东方厉害就跟他腻歪在起,其实哥们是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也不知道陈东方为什么这件事也要带着我。

    “去吧,真没事。”胖子对我说道。

    我对胖子点了点头道:“那你有事电话联系。”

    出了警察局,我给小王打了个电话,说我跟陈青山去认领三爷爷陈海的遗体,小王说道:“刚好陈海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我知道你们那边的情况复杂死因不好断定,但是起码从技术层面上来说,他就是自杀的,没有其他任何谋杀的痕迹。”

    “恩,好,我知道了。”我对小王道。

    到了警察局,小王和他们局里的领导都在门口等着,他们看陈东方的脸色都有点奇怪,我估计他们也只是从昨晚执勤的警察口知道陈东方对唐人杰的态度,从此推断出陈东方是尊大佛,不过他们也未必知道这陈东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对待这样的人总要拿出点态度出来所以才会在门口相迎,而陈东方除了昨晚对唐人杰之外,对待其他人还算是个谦谦有礼的人,他跟小王还有那些警察握手之后在尸体认领上签了字,最后小王看我们来并没有开车,就道:“是送回老家去,还是去火葬场?我可以开车送你们。”

    陈东方笑了笑道:“老家人讲究个入土为安,所以送回老家,我知道现在殡葬改革,该交多少罚款我会去补上。”

    “我不是那个意思。实际上现在政策上也放的比较松,不比前几年。”小王不好意思的道。

    最终我们也没让小王用警车送,小王最后帮我们叫了殡仪车,李青有在手机软件上租了辆车来,我们起回了伏地沟。

    到了伏地沟,村子里的人自然围着我们来看,其实是有不少人认出陈东方的,都过来跟他打招呼,陈东方在老家人面前表现的更加自然,最后更是把整个小卖铺的烟水酒都搬了过来招待相信们,因为三爷爷的威望,所以有很多人来帮忙忙碌,很快棺材也从邻村的棺材铺买了回来,安顿好这切,已经是下午了,陈东方因为忙碌额头有着细密的汗珠,他走到我身边略带疲惫的道:“走吧,带我去见见仲谋。”

    “现在?”我愣道。

    其实村子里有不少人已经在说陈东方不哭的事情了,说自己老爹都死了,这人还脸淡定云云,村里人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人实在是多了点,但是有个词也叫做人言可畏,这时候要是陈东方再离开这里的话,难免会让人更加的嚼舌头。

    “没事,走吧。”陈东方笑了笑。

    既然陈东方都要求了,我也只能照办,不过现在陈青山已经来了这边招呼着大家,相信也不会出什么篓子,我就跟着陈东方和李青起到了我大哥家里。到大家家里的时候,大哥正在浇花,看到我们走了进来,大哥的眼里爆出道精光,不过这道光随即消散了下去。

    还不等我介绍,陈东方就走了上去道:“我是陈东方,你不认识我,我跟老孙可是熟的很,你再见了他,告诉他上海的陈东方要你帮着问欠的那壶上等碧螺春什么时候还。”

    “你想找他喝茶?”大哥看了眼陈东方问道。

    “恩,那壶茶,他可是欠了我年。”陈东方道。

    “你想找他去喝可以,但是他已经死了。”大哥说道。

    气氛在这瞬间凝固了,我脸的尴尬,其实在来的路上我就担心,大哥跟胖子还不太样,胖子在陈东方面前稍微还知道收敛点,但是大哥那就算是天王老子站在他的面前他该咋样就咋样的人,果不其然,这三句话还没说呢就让陈东方整个人都愣了下来。不过陈东方说欠他半壶碧螺春的老孙我倒是感觉有点兴趣,大哥的名字叫孙仲谋,想必这个老孙就是收养大哥的那个人。

    大哥的这句话有点阴损,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去圆场,不过陈东方倒是在脸尴尬之后伸手想要去拍大哥的肩膀表示节哀,但是大哥稍微的侧身,让陈东方的手落了空,接着他又说了句让整个场面气氛更加尴尬的话,他说道:“下次套近乎之前,先把事情搞清楚。”

    陈东方这次脸上我看了都尴尬,反倒是李青站在脸看着陈东方吃瘪脸的憋笑。我赶紧站了出来道:“大哥,东方叔是三爷爷的儿子,回来处理三爷爷身后事的。”

    大哥没说话,扭头进了屋。

    我尴尬的对陈东方笑了笑道:“他就是这个脾气,您也别见怪。”

    陈东方笑了笑道:“不愧是老怪物带出来的徒弟,就是俩怪物。”

    我们进了屋子之后,大哥坐在沙发上,也没有丝毫招待客人的意思,我赶紧去冲茶给他们人泡了杯,就在我泡茶的时候,大哥说道:“等下。”

    “嗯?”我问道,我心道大哥你不是对这陈东方有意见吧,连茶都不让我泡?

    他站了起来上了他的二楼,我不敢跟过去,因为二楼是大哥的禁地,不会儿,他拿着个铁盒子走了下来,从我手接过茶壶道:“老孙不是个欠人不还的人,他死之前给我留了半包茶叶,说让我冲给个叫陈东方的人。”

    说完,大哥亲自沏茶,沏好茶之后,双手端起敬给陈东方,他道:“父债子还,老孙的这半壶碧螺春,我帮他还了。”

    陈东方也不客气,端过茶来捧起喝了口,笑着对大哥点头道:“好,还清了。”

    我站在边,看着这俩人奇怪的对话,说实话,我都替这俩人尴尬。大哥在敬完茶之后坐了下来,就那么坐着,也不说话,而陈青山则在慢悠悠的品茶,也是不说话。

    而这时候的李青,抬头看着大哥的二楼,似乎很有兴趣,之后,他竟然真的抬起脚步,朝着二楼走去。

    我吓了跳,我最担心的除了见到大哥之后大哥不给他们好脸色之外,还有的就是李青跟大哥动手,本来我都以为我后面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没想到这李青竟然要在这个时候上二楼。

    以大哥的尿性,是绝对要打起来的。

    就在我要拦着李青的时候,这时候半天没有说话的陈东方道:“几年前见老孙的时候,他跟我炫耀说叶家的苗子是块上等的璞玉,出山之后能独领风骚三十年,我倒是没意见,毕竟怎么算你也算是我大侄子,但是年轻人嘛,有点争强好胜的心是难免的。”

    陈东方的这话出,我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

    还不等我说话,大哥的茶杯就冲着李青砸了过去。

    李青冷笑了声,飞身脚踢在那茶杯之上,瞬间茶水四溅,那陶瓷的茶杯几乎变成粉碎。

    “叶子,你过来,这场面,你在电视上都难看到。”这时候,陈东方对我招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