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陈家族长一脉

作品:《捞尸人

    陈东方这么说了,我总不能对他说你不能不管你定要管之类的话吧,我只能点了点头道:“东方叔,你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其实我又不是傻子,我也明白,陈东方说是没有插手,其实已经插手了,我能感觉的出来他是个非常沉稳的人,他对唐人杰做的事情和说的话也都是另有番意思的,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似乎在整个伏地沟复杂事情的背后有着个默契,或者说是规矩,这个规矩是刘老和陈东方背后那个人之间所遵守的。这个规矩很有可能就是不能杀人,所以现在的唐人杰已经是坏了这个规矩,所以陈东方才有了那样的话。

    陈东方点了点头,他似乎没有太多的废话,也似乎是不想浪费时间,所以他说话非常的直接,并且让人感觉他的下句话跟上句话似乎没有什么关系,他下句就说道:“我,天华哥,还有唐人杰当年是战友。也是关系最好的三个人,外人都叫我们铁三角。唐人杰肯定告诉过你这件事,在这件事上他没有撒谎,天华哥比我们两个都要年长,对我们俩非常的照顾。但是相信你也可以看的出来,唐人杰这个人不是个看重感情的人。”

    “恩,我对他的印象并不好。”我道。我没明说,但是意思很明显,就是我对你的印象很好。

    陈东方对我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唐人杰定不会告诉你,当年你爹在知道自己将要死前,把他发现的十二道鬼窟的秘密告诉了唐人杰,希望他可以帮他继续查下去,但是唐人杰很快就把你爸的资料给了刘老当投名状。”

    “十二道鬼窟的秘密?”我瞬间激动了起来,我感觉真相就在我眼前,我几乎是盯着陈东方的嘴,期待他将要说出的话。

    谁知道他下句去说道:“我知道你大哥,是个很厉害的人,但是比起天华哥当年他还太过稚嫩,包括你,所以我不会告诉你太多的事情,这是因为你们的安全。同时我要告诉你们,不要陷的太深,你肯定感觉到了这潭水有多么的复杂,但是它的复杂绝对要超出你的想象。”

    我嘴巴有些发苦,我真的想说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你们每个人都不要说什么为我好不告诉我,再这样我都要憋出血来了,但是这话对我大哥我还能说,因为我知道不管我说什么大哥都不会生气,对着陈东方我这个不熟悉的“叔”,我还真的说不出来,说白了,就是大哥会惯着我,陈东方不会。

    “不说这个了。现在我告诉你伏地沟陈家的事情,包括那个风水眼龙头碑。”陈东方说道。

    虽然这也会是我想知道的事情,但是相对与十二道鬼窟的秘密这个只能算是安慰奖,我点了点头道:“好。”

    陈东方说道:“现在的社会变了,没有族长说了,你也知道,如果在旧社会的话,你三爷爷就是伏地沟陈家的族长,而龙头碑的秘密,只有族长脉口耳相传,只有在老族长死的时候才会告诉新的族长,陈家族长按照祖训不得离开伏地沟,就是要在那里看着龙头碑。所以按理来说,我爷爷应该把龙头碑的秘密传给我爹,也就是你的三爷爷,之后你三爷爷会传给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东方停顿了下,这些知情人说话有太多的转折我已经习惯了,实际上在听到他那“本应该”三个字的时候我就知道他给我的安慰奖也不会那么顺利,果不其然他道:“族长脉,在旧社会,就是地主家庭,所以家里在我爷爷的时候,历经了场浩劫,我爷爷为了保全你三爷爷,就把他给安排了出去,他独自个人守在伏地沟,不难想象,在那个年代他吃了很多苦。结果就是在我爷爷临死前,我爹也就是你三爷爷却不能在他的身边,偏偏族长脉关于龙头碑的秘密没有任何的书面字之类的东西,只是口耳相传,被逼无奈的我爷爷只能在那种情况下,把族长脉关于龙头碑的秘密传给了另外陈家人,你猜这个人是谁。”

    “谁?柱子叔?”我问道。

    “你猜对了半。”陈东方道。

    “半?这还有半的说法?”我不解的问道。

    陈东方笑了笑道:“我爷爷是个谨慎的人,如果不是谨慎,在那个年代他绝对无法提前把我爹安排出去躲过场浩劫,所以他其实是把龙头碑的秘密传给了他最信任的两个人,人半,这两个人互相牵制,并且在我爷爷的临死前这俩人发下了毒誓,会在我爹回到伏地沟的时候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爹,而他们俩会把这个秘密给忘掉,陈柱子是其个,所以说你猜错了半,而另外个人,就是陈石头。”

    在听到陈东方说这个之后,我却不感觉意外,当然也不能说不意外,只能说我心里对陈石头早就有所怀疑,所以这个答案准确的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

    陈东方接着道:“人心隔肚皮,就算是辈子谨小慎微的我爷爷也不能真的看准所有人,接下来的事情你可能自己就能想象的到,陈柱子遵守对我爷爷的约定,在我爹回到伏地沟之后把他知道的半秘密告诉了我爹,而陈石头则毁掉了誓言,而偏偏,陈石头知道的那半,其实是这个秘密最为至关重要的半。并且陈石头千方百计的要得到另外半,所以你应该想的到,陈柱子娶了两个妻子,这两个妻子的死都不算是意外。”

    “陈石头是个风水先生,起码也是个精通阴阳玄学的人,您爷爷他不知道?”我问道。

    陈东方道:“那半的秘密,足以让陈石头换来很多东西,明白吧?陈石头说到底跟唐人杰算是丘之貉,不过就算他知道的那半至关重要,没有另外半他也很难去做什么,在后来,我爹跟陈柱子和陈石头之间就维持了个平衡,也算是约定,就是谁都不能去招惹十二道鬼窟的东西,代价是陈石头可以把自己的孩子放在陈家的风水眼,以求陈石头家可以飞黄腾达。”

    我点了点头道:“可是陈石头家并没有享受风水上的庇护,而且那孩子也不定是陈石头的。”

    陈东方点了点头道:“你能想到这点已经很不错了,我爹跟陈柱子当时都知道以陈石头的狼子野心,不可能满足于区区伏地沟的风水阴德护佑,他更知道违背自己当年发下的毒誓无形之损伤了自己无尽的福报,所以,在龙头碑风水眼下面的那个孩子是十二道鬼窟里面尸王的孩子,这点我爹跟陈柱子都知道。”

    “那他们还答应陈石头?”我惊道。

    “陈石头知道半,他们俩知道另外半,陈石头以为龙头碑仅仅是块泰山石,可是他俩却知道没有那么简单,所以就算是尸王的孩子,只要在龙头碑下,都会被永世的镇压。”陈东方说道。

    陈东方对我说的这些秘密让我感觉到酣畅淋漓,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陈东方再次递给我支烟道:“我知道的并不多,龙头碑的秘密有陈家祖训在,我不可能告诉你,我只知道,杀我爹的是陈石头,他已经跟唐人杰搞在了起,我在这边能待的时间并不多,之所以告诉你这些,是想请你照顾好大小姐。”

    “大小姐?谁?”这句话真的让我惊了。

    “个让人头疼的姑娘,现在就在陈石头家。”陈东方说道。

    我瞬间蛋碎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