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李青

作品:《捞尸人

    砸烧鸡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带着吃的回来的陈青山,他用个烧鸡帮我解了围,之后整个人更是冲了过来,前面我们就已经说过,陈青山虽然不是像我大哥那样有着恐怖的身手,但是他的确是在登封跟着老师父学过功夫的人,他冲过来之后,把追着我砍的这个人脚踢到了墙上帮我解了围,我也是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把砍刀拉掉了衬衣的扣子。

    地上已经躺下了三个人,他们现在只有三个人有战斗力,我们也有三个人,胖子跟陈青山俩人都有身手绝对不是他们能比,所以形式下子颠倒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三个的其个掏出了枪,对准了我。

    “让开!”那个人叫道,从他说话的声音,也能看出来他的紧张。

    “放下刀!”他继续叫道。

    没有被枪指过,永远不知道在枪口下是怎么样的压力,只要他现在扣动扳机,就马上能要了我的命。

    “小子,胖爷我知道你们今天是来杀里面的那个人的,你们来杀人无非是求财,现在肯定已经有人报警,警察也在来的路上了,现在你们非但杀不了人,就算你们能杀了我们,也绝对走不了,你们这些人都有案底,警察查绝对是要把牢底坐穿的,何苦来哉?咱们无冤无仇,现在你们放下枪,带着你们的兄弟走,我们就当做个朋友,如何?”胖子这时候放下了板凳举着手说道。

    因为胖子的动作,那人马上拿枪指住了胖子道:“别动!”

    “你们可想好了,杀了胖爷跟现在走,你们选样。”胖子微笑道,不得不说,胖子这个人真的是见过大市面,有点临危不乱。

    那三个人对视了眼,其个人还是拿着枪警戒着我们,剩下的两个拉起地上惨叫挣扎的兄弟,就这样他们逃之夭夭,至于路上的行人,在他们有枪的时候自然是不敢阻拦,看到他们都吓的抱头鼠窜。

    他们走之后,我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气,大家真的是件极其耗费体力的事情,我现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虚脱了,而我们并没有休息多久,跟电影里演的样,警察总是在战争结束之后姗姗来迟,来了不少人,除了警察之外还有特警,都带着枪。不管他们是不是来迟了,起码在现在这个时候,看到这些人民警察,我感觉到了无以伦比的安全感。

    我没想到的是,在警察队伍当我竟然还遇到了熟人,这人就是处理三爷爷死事故的警察小王,他看到我也是阵稀奇,走了过来道:“怎么是你们?”

    “小王同志,我们又见面了。”我苦笑道。

    这时候,有警察问小王道:“你们认识?”

    小王点了点头道:“认识,今天我给你们说的鬼伤人,就是局里那个上吊死的陈海,就是他们村的。”

    警察们开始各自忙碌起来,有人去调取监控,有人在地上查血迹,这周围也被拉上了警戒线,而我们三个,自然而然的被请进了屋子里去接受调查,这是例行公事,虽然我们刚才也有伤人,但是绝对可以算是正当防卫。

    因为问我们话的警察是小王,所以有些话就可以直说了,小王也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有些该记有些不该记,但是在小王听完之后不禁感叹道:“屋里趟的那个陈柱子,就在你眼前自燃的?真是太奇妙了,不过你们村子的事情也真的是奇妙,要不是我工作忙,真想跟你们起去查明真相,刺激!”

    胖子冷笑道:“刺激?小伙子,那胖爷交给你个更刺激的事情可以不?这可是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

    小王听道:“胖。。胖爷,您说。”

    “这些杀手,是唐人杰派来的,大唐集团的老总,除了他不会有别人,在洛阳也就他有这胆子,就是胖爷我现在没有直接的证据,怎么,你敢去查他不?”胖子笑看着小王道,这家伙也真是坚强,身上几处刀伤,竟然还能叼着烟谈笑风生,他这个样子倒像是个凶狠的悍匪,哪里像是个道法精深的高人?

    小王听胖子的话脸色有点难看,不过他还是脸倔强的道:“你只要怀疑是他,我自然是要去调查的。”

    “年轻人不错。”胖子笑道。

    我对胖子道:“行了,什么时候了,别给小王找麻烦,唐人杰那样的老狐狸,就是他做的肯定找不出证据,我刚在医院外面吃东西看到了,那辆金杯车车牌被蒙上的,那几个杀手也是经验老道跟电视上演的样,都带着口罩手套,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来。”

    小王这时候脸为难的道:“真不是不敢去查唐人杰,只要他犯法,我就肯定去查,不过叶子说的对,唐人杰能有那么大的企业,做这事多半就不是多出面的,有的是讨好他的人。”

    “好了好了,胖爷知道,这事你们不方便管,不过你小子不错,胖爷我喜欢,刚是逗你呢,赶紧收队吧,这大晚上的。”胖子道。

    “为了防止歹徒再来,我们会有人这里保护你们的安全,当然我肯定是选择留下来的。”小王对我们笑道。

    ——警察在收集完证据之后走了,医院也很快就有人收拾了残局,小王和几个警察就在这边值班,小王也真是个年轻人,似乎对伏地沟发生的事情非常有兴趣,直都在缠着我问东问西的,我对这小王印象不错,心道就多跟他聊聊吧,万他能以警察的身份帮上忙呢?谁知道这家伙就是话唠,还是个问题大王,边听边做笔记还边问东问西的,我就道大哥我要是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谁是杀人凶手了,还用的着你来问?我问他做笔记干嘛,他说他回去准备写本侦探,我说这他娘的哪里是侦探,完全就是鬼故事。

    直等到后半夜,胖子已经坐着睡着了,呼噜打的跟雷样,我其实也困的不行,但是问题是小王精神啊,还不停的跟我分析,我听他的分析感觉他这辈子做警察是没有前途了,这家伙完全是被侦探给带套路里了,直在说凶手就是村子里的某个人。还是个变态的老杀人狂,多半会戴黑框眼镜什么的。

    就在我实在受不了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我拿出手机看,瞬间来了精神,这个电话是陈东方打开的。

    “我到了,几楼几病房?”陈东方的声音比较低沉,说话的语调跟我大哥差不多,但是就音色来说,他略带沙哑的声音甚至比大哥的都有味道。

    “三楼,拐角处306,我在门口等你。”我道,说完,我对小王晃了晃电话道:“王侦探,我去接个朋友。您呢,自己分析吧。”

    “谁?”小王完全入了戏,说话非常警觉。

    “陈海的儿子,陈东方,回来给陈海收尸的!”我道。

    我出了门,不会,脚步声传来,我看到了个穿着身笔挺西装,带着幅黑框眼睛的年人,说实话,我好像就小时候见过陈东方面,也只是远远的看过,这还算是第次见到他本人,以前只是听说三爷爷有个很能干的儿子。

    这个人看,就给人种极有气势并且非常稳重的感觉,非常标准的剑眉加上双龙目,这是个足以迷倒很多大叔控女孩儿的人。

    他看到我,伸出手道:“叶子是吧,我陈东方,我比天华小四岁,与他兄弟相称,所以你要管我叫声叔。”

    我跟他握了下,只感觉他的手掌温暖而有力,我点头道:“我知道,东方叔,久闻大名了。”

    这时候,我才看到在陈东方的身后跟着个人,这个人个头不算高,估计米七左右,身形稍微有点瘦,所以跟在陈东方这个米多的个子后面有点被遮挡,这个人的打扮很奇怪,他是个光头,穿着身功夫装,就是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头穿的那种功夫装,他的眼睛上,蒙着条红布条,手上还盘着个手串。

    他最显眼的,还是他的那个光头,他的头型很圆,的确是个适合留光头的人,但是他头的显眼是因为在他的头上,有个红色的莲花纹身,这朵莲花,似乎是在他的头顶绽放样。

    发现我在端详他,陈东方介绍道:“他叫李青。”

    说完,他似乎不愿意过多的介绍这个人,直接问我道:“陈柱子呢?”

    “在屋里。”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