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激战

作品:《捞尸人

    我直等到了下午心情才慢慢的平复了下来,村子里已经不少人知道了柱子叔的事情,我妈也打电话过来泣不成声的,要知道柱子叔在二十多年来对我家真的是十分的照顾。

    就在我刚挂了我妈的电话没多久,就接到了陈东方的电话,之前我想跟他说下柱子叔的事情,主要是我认为陈东方虽然远在上海,但是他似乎对整件事十分的了解,想问下到底是谁要对柱子叔动手,但是电话却直都在关机的状态。我马上接起了他的电话,他在那边说道:“刚在飞机上所以电话关机,因为今天没有飞洛阳的航班,我现在刚到新郑,柱子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没想到会有人这么快就动手,你注意安全,因为柱子之后,下个的目标很可能就是你。”

    “到底是谁?谁做的?”我直接问道,我现在只想把凶手给揪出来,看看这个可以把人命看的这么简单的人到底是谁。

    “电话里说不方便,我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见面聊。”陈东方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胖子就在我的身边,知道我接的是陈东方的电话,虽然陈东方已经交代了这时候我任何人都不能信任,可是我自己个人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所以我就把事情告诉了胖子,在这个时候多个人帮我拿主意要比我个苦闷要强太多。毕竟从我大哥回来开始,我知道大哥已经开始暗布局,而对方除了傻子出来闹腾了两下之外没有任何的动静,这甚至让我有了对方在大哥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的感觉,可是就在今天,在平静了这么久之后,对面的恐怖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出手就是两条人命。

    胖子看我还在思索,对我说道:“害怕了?”

    “有点。”我点了点头道,说不害怕那是假的,就比如说柱子叔身上的奇异大火,大哥说是白磷鬼火,但是他起火的经过我全部都看在眼里,好端端的个人,忽然被大火给吞噬。这种手段真的是太过吓人。最重要的是,胖子虽然直都在说别怕别怕,但是其实我们两个人心里都清楚,我们无法反击,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我现在甚至很后悔,如果我不耽误时间的话,柱子叔可能可以告诉我,谁才是这切的幕后黑手。

    我跟胖子就这么坐着,直等到了天黑,因为天都没吃饭,我也渐渐的感觉到了饿,胖子就对我说道:“叶子,你先跟村长块去吃饭,你放心,这边有胖爷我守着,回来的话也给胖爷我带点,说实在的,胖爷我几年都没这么饿过了。”

    我点了点头,跟着陈青山起出了医院,我们俩也没心情吃别的,医院门口有很多小摊,我俩就找了个摊位卷了个饼,有点了碗野菜浆面条蹲着吃,陈青山整个人的懵逼状态要比我严重的多,我看他到现在整个人眼神都是空洞的,我忽然感觉有点于心不忍,这件事很明显我家是处在风暴漩涡之,而陈青山只是村长而已,这事跟他的关系不大。

    “村长,等下你就回去吧。”我对陈青山道。

    陈青山摇了摇头,眼神虽然还是空洞,但是他道:“村子里出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呢。叶子,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是你别忘了,我可是练家子。”

    就在我说话的间隙,我看到辆家常的金杯车停在了医院门口的停车位,很奇怪的是这辆车的车牌是被黑布给蒙着的,紧接着我就看到车上下来了几个人,这几个人面容冷峻,动作非常的利索,看就不像是来看病或者是探亲的。接着更奇怪的是他们每个人都拿出了口罩戴了起来,最后甚至在手上套上了白手套。

    他们做这切的动作都非常的快,之后,几个人齐朝着医院里面走去,因为他们打扮的怪异,不少路人都纷纷侧目,但是他们却感觉像是没看到样的直接朝着病房大楼的方向走去。

    我心下子有了股子不祥的预感,因为这几个人的打扮跟动作太像是电视上演的杀手了,我放下了浆面条拍了拍陈青山,我本来想叫他起去,但是想,我还是不想连累他,毕竟他是无辜的,最重要的是陈青山是家里的顶梁柱,他还有个女儿今天在外地上大学。

    他抬头看了看我道:“不吃了?”

    “恩,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下,内急想上厕所,你等下给胖子带点吃的,他喜欢吃肉,多买点肉。”我道。

    陈青山点了点头道:“好。”

    我起身去了小卖铺买了包烟,我想报警,但是却不能确定那帮人是不是杀手,要是错了的话估计也是闹出乌龙,我点了根烟,走到个卖猪头肉的摊贩前道:“师傅,你这刀快的很,我家缺把砍骨刀,你卖不卖?”

    卖猪头肉的是个憨厚汉子,他笑道:“这刀咋卖,卖了我今天就做不成生意了,不过我倒是还有把,就是把手坏了,钢刀,你回去砍树都没问题。”

    说着,他在电瓶车的下面抽出把刀来。

    我接过刀点了点头,掏出百块钱递了过去,我道:“谢了老哥。”

    “要不了这么多,收你二十块钱好了,找你十。”这老哥说道。

    “给我称十块钱的肉,我等下出来拿。”我对他笑道。

    说完,我把刀踹进怀里,踩灭了烟头,朝着住院大楼冲了过去,我刚到住院大楼的时候,已经看到不少人尖叫着往楼下逃窜,唯独人群之不见胖子,这让我不祥的预感愈发的强烈。我不算是个问题少年,虽然也有跟同学什么的打过架,但是因为最近憋的怨气,特别是柱子叔差点惨死让我心的恼怒让我不紧张,甚至是想现在就去把这些王蛋给砍了西瓜了。

    我冲上了三楼,刚拐过去就听到胖子的大叫声,我定睛看,胖子的手提着个凳子,他的胳膊上挂了彩,但是他的脚下有两个人惨叫着,同时还有四五个人手拿着长刀把胖子给围在了病房的门口。

    “操!”我从怀掏出菜刀,对着他们就冲了过去,胖子的方向刚好能看到我,他看到我冲过去,为了引起那人的注意力,他大吼了声胖爷跟你们拼了,把那铁板凳给抡的虎虎生风的对着那人就砸了过来,胖子的忽然动手加上动作奇快,板凳就把那首当其冲的人给砸在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而剩下的四个人也没闲着,趁着盘子板凳砸下来的功夫提着刀就砍了下去。

    而这时候我也终于冲了过来,我举起菜刀,对着离我最近的那个人直接就砍了过去,这刀直接砍在了他的肩膀上,鲜血瞬间就溅了我脸,那个人吃痛声惨叫,回头拳就砸在了我的脸上,我在砍到人之后其实整个人都点懵,所以根本就躲闪不及,被这拳头给砸了个正着,我整个人下子就蹲在了地上,那把菜刀还在那个人的肩膀上别着。

    他也发了狠,换只手提刀,对着我就砍了过来,我慌忙躲闪,砍刀在地上甚至都砍出道火花,胖子看我陷入危境,也不顾自己身上挨了两刀,抡起板凳疯了样的猛砸了起来,但是那边毕竟还有四个人围着胖子,而我则在砍了那刀之后全身的气势就用尽了没有点的战斗力,几乎是束手待毙。

    没有打过架的人,第次打架脑袋都是空白的,我就是。

    那个人刀砍空之后,抡起刀就朝着我砍来,这次我都退到了墙边,几乎是退无可退,眼见着刀已经要砍了过来,我回头看,在围墙上有个花盆,我把花盆给举起来,在那把刀砍在我身上之前,卯足了力气把花盆砸在了这个人的头上,这下就把这个人砸的脑袋开了花,按电视上演的,这个人就算不被砸死也晕倒了,可是这家伙在鲜血流了脸的情况下还对我狞笑,似乎是真的发了狠。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个东西砸在了他的脸上,我跟他都吓了跳,低头看,竟然是个烧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