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火

作品:《捞尸人

    “不晚!切都不会晚!”我挣脱他的手站了起来,我拿出手机拨出了大哥的电话号码,在接通之后,我几乎是哭着咆哮着对大哥道:“孙仲谋,我不管你有什么想法,我不管你有什么布置,柱子叔不能死!如果你还认我是你弟弟的话,救他!”

    说完,我根本就不给大哥反驳的时间,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忽然这么害怕,明明柱子叔就在我的面前坐着,但是我的这种感觉在第眼看到柱子叔自己给自己立的遗照的时候就是那么的强烈那么的真实。

    往事历历在目。

    这个在我成长扮演着父亲角色的人,我怎么可能忍心让他死?

    他几次三番对我劝告让我收手,我却没有听他的,他的死,难道不是我手造成?

    柱子叔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哭腔,他擦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道:“叶子,不要为难他了,仲谋很厉害,但是却无法救个必死的人。”

    “不,他定能办到,石棺那么厉害,他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搞定,胖子厉害吧?不还是怕他?对了,胖子!”我说完,拿出电话给胖子打了过去道:“胖爷,你去找陈青山,来柱子叔家,救人。”

    “你这孩子,别了,快点,叔没有时间了。”柱子叔止住眼泪,严厉的看着我。

    我捂住了耳朵对他大叫道:“我不想听,你句话我都不想听。我只要不听你就不会死,叔我错了,我现在就离开伏地沟,我再也不回来了。”

    柱子叔走了过来,巴掌把我扇在了地上,之后他又心疼的把我抱了起来,像小时候样的把我抱在了怀里,他道:“傻孩子,其实是叔错了,这件事已经开启,已经不是你我说收手就能收手的了。我曾经答应你三爷爷为他保守秘密,甚至立下毒誓,我为的就是不让人杀了他,但是他还是死了。他既然已经死了,那人就绝对不会放过我。”

    “现在,叔告诉你,杀你爹的人不是石棺里的尸王,而是。。”就在这个时候,柱子叔忽然把我整个人都丢了出去。

    我跌落在地上,回头看着柱子叔。

    我亲眼看着他的眼睛里瞳孔逐渐的扩大,之后,在那双瞳孔之,忽然迸发出两束火苗。

    那两束火苗就在我眼里慢慢的放大,瞬间成了道火焰,把柱子叔整个人都给吞噬。

    柱子叔最后看了看我,眼神变的跟他以往看我样温柔,他伸出了手,我大吼声,只感觉肝胆俱裂,我朝他冲了过去,想把他从火拉过来,他却对我摆了摆手,此时他的眼神,跟傻子临死前看我的模样。

    眼睛里,就写了两个字,不要。

    就在这个时候,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我看到个身影瞬间就到了屋子里,这个人赤裸着上身,身精壮的肌肉是那么的完美。

    “大哥!!救人!!”我对他叫道。

    实际上大哥也根本就没有停顿,他拿出匕首,划过了自己的手掌,他朝着柱子叔冲了过来,他把他的血淋在了柱子叔的身上,我能听到那火焰被血给浇灭的声音。

    柱子叔这时候已经无法忍受疼痛,他把抓住了大哥,最后用声嘶力竭的声音叫道:“点魂灯!!”

    叫完这句话,柱子叔整个人都僵硬的跌在了地上。

    火焰虽然熄灭,但是柱子叔浑身上下却都在冒着黑烟,而就在此时,胖子和陈青山也闯进了屋子里,胖子看到这样的情况大骂了声我操,接着就对着大哥冲了过去,现在大哥站在柱子叔的旁边,而柱子叔这样的情况让胖子以为大哥是在杀人。

    在胖子靠近大哥的时候,大哥抡起胳膊,直接把胖子那巨大的身形给砸飞了去,我不想看到他们起冲突,就对胖子叫道:“胖爷,住手,不是你想的那样。”

    这时候,大哥站了起来,他走到我身边把我架了起来,他看着我,这是我第次在大哥的眼睛里看到歉意,他轻声的对我说道:“对不起,我来晚了步。”

    “不可能,怎么可能?个好好的人,怎么可能忽然就着火了呢?”我还是无法相信。

    “是白磷,鬼火。”大哥轻声的道。

    就在此时,胖子已经凑到了柱子叔的身边,他拿手在柱子叔的鼻子下面探了下,道:“叶子!你别他娘的哭了,还有气,没死!”

    说完,胖子慌乱的拿出符咒,更慌乱的画上符贴在了柱子叔的身上,最后,他燃起张符,对陈青山叫道:“取水过来,快!”

    陈青山进屋之后看到这样的场景就已经吓呆了,被胖子这么叫,他赶紧跑去盛了碗水过来,胖子把最后道符的符灰掺进水,撑开柱子叔的嘴把符灰灌了进去,之后满头大汗的对我道:“我用安魂符暂时封住了他的魂魄不离体,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操!来不及了,赶紧找车来!”

    我打了急救电话,陈青山开着他那村子里唯的辆面包车拉着已经烧的乌黑的柱子叔从村子里出发,就算如此,柱子叔被送到医院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到的时候,柱子叔的呼吸已经非常的微弱。

    我坐在急救室的外面,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大哥并没有跟过来,胖子坐在了我的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别太担心了,只要他能扛过今晚,就不会有事。”

    我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胖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安慰我,刚才拉来的时候医生看到之后都让我们准备后事了,可见情况其实并不乐观。

    胖子这时候问我道:“怎么回事,怎么会忽然烧起来的。”

    我就把情况告诉了胖子,胖子听完整个人都是懵的,我渐渐的稳定了心神对胖子说道:“现在看来,柱子叔口村子里的高人就是三爷爷,当年把柱子叔的大老婆点天灯的,还是在柱子叔捞尸的时候给柱子叔道护身符的,都是三爷爷,以前我以为柱子叔不愿意透漏的这个人就是杀我爹的凶手,但是现在看来,柱子叔为他保守秘密,只不过是为了三爷爷的安全。”

    说完之后,我感觉脑袋片的眩晕,正如胖子之前说的,这个小小的伏地沟,情况竟然复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柱子叔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他浑身上下都缠着厚厚的纱布,医生说现在虽然是勉强保了条命,但是情况却依旧不乐观,我们也只是远远的看了眼,柱子叔就被推进了重病监护室。

    “放心吧,胖爷我不骗你,只要扛过今晚,他就绝对死不了了。”胖子说道。

    对于胖子的话,我只能点头,陈青山后来打包来的饭菜我也没心情吃,可以说,天之内三爷爷跟柱子叔接连出事,柱子叔要不是因为大哥和胖子其实都是必死的局面,这几乎是把我吓蒙了,我回想起柱子叔以前对我的几次阻拦跟劝告,心五味杂陈。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

    我跟胖子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却非常了解我,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胖子把我拉到了医院外面递给我支烟道:“叶子,安慰你的话胖爷就不说了,你都明白,今天死重伤,说起来事情挺严重的,但是在胖爷我看来其实是好事,知道为什么不?说明咱们正在步步的接近真相,有人慌了,已经慌到杀人灭口的地步了。所以说,你柱子叔胖爷我肯定不可能让他死,很多事情,估计他是知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