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因果关系

作品:《捞尸人

    我何止是不怪胖子把龙头碑给放进去,简直都想抱着他亲两口了,这就是身边有个大师的好处,我都不敢想想如果今天胖子不在,十二道鬼窟和那个石棺要是搅出什么祸端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陈青山显然是跟我有样的想法,他问胖子道:“胖爷,那把龙头碑在放回去,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胖子的脸色因为陈青山的这句话又阴郁了下来,他摇了摇头道:“虽然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是总会有点差别的,伏地沟的这趟水真是太深了,这不小心的胖爷都差点在这小阴沟里翻了船。贼王,抽时间我们还是要去见下你大哥,说实话到现在胖爷我心里还是没底。”

    “那三叔呢,白死了?胖爷,您就不能帮胖爷报仇吗?那河里的石棺难对付,可是傻子那个女鬼定要处理了,要为三叔报仇啊!”陈青山道。

    “村长,你别着急,现在还不能说是傻子杀的三爷爷。”我对陈青山道,就算傻子对付过我,我还是不太忍心胖子出手把他给灰飞烟灭了。

    “对,这件事太奇怪了,你说如果真的是傻子出手杀了那个老头,那早就应该出手了为何等到现在?而且胖爷我见过那个女鬼,感觉她也不是厉鬼,有点良心未泯的意思,还有点你别忘了,那镇着风水眼的龙头碑可是件能给人示警的灵物,女鬼是不能靠近那个的,所以这事虽然女鬼的嫌疑大,还真不定是她。”胖子说道。

    胖子的那句女鬼不能靠近龙头碑太有说服力了,陈青山皱着眉头道:“不是她还会有谁会去要那个孩子?这个村子里还有人有胆子杀人,杀的还是三叔?”

    “还真有人有胆子杀人,你别忘了贼王他爹,比这老头死的要惨。”胖子看了眼陈青山说道。

    眼见着这俩人说着说着都几乎要抬起杠来了,我赶紧说道:“别争了,都是自己人,村长你也别着急,三爷爷死了谁都难过,有胖爷在肯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

    说完,为了转移陈青山的注意力,我问他道:“村长,那关二爷庙还建不建?”

    “建!这是三叔的遗愿,就算我自己拿钱出来也要建,明天就动工,我就不信,请了关二爷来这个伏地沟还敢有什么妖魔鬼怪!什么东西还能不怕关二爷!”陈青山说完,显然对我跟胖子维护傻子不满,站起来就离开了。

    我对胖子摊了摊手道:“你别多想,村长直最尊重三爷爷,昨晚还好好的个人今天就没了,他只是时间接受不了。”

    胖子却摆手制止了我,道:“等下,先别说别的,你刚才说什么?那个老头要陈青山建关二爷庙?”

    “对,昨晚我见村长,村长说的,三爷爷的意思就是最近村子里事情太多了,估计他也意识到了不寻常,所以想着建个关二爷庙镇压下鬼气。”我道。

    “不是,天上神仙多了去了,为什么是关二爷?”胖子脸色古怪的问我道。

    “因为洛阳人大多都拜关公,关林是关二爷葬首级之地,洛阳是得关二爷护佑的。怎么?这也有问题吗?”我对胖子解释道,胖子这人有点惊乍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这胖爷我知道,但是这时候那个老头说要建个关二爷庙不单单是因为这个,你容胖爷我想想。”胖子说完,皱着眉头在想着什么,我也没打扰,但是却感觉胖子似乎也跟我样有点神经质了。

    过了会儿,胖子抬头看着我问道:“贼王,那老头看着风水眼几天了,就昨晚忽然死了,这很蹊跷是吧?”

    “蹊跷是有点,但是也正常,前几天没时间刚好昨天有了呢?”我道。

    “你记住,在这件事上没有巧合说,胖爷我还真告诉你,伏地沟高人太多了,处处他娘的都是算计,你要是抱着侥幸心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胖子道。

    我被胖子说的也是有点紧张,问道:“胖爷,您自然是比我要见多识广的,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老头昨天说要建关二爷庙,昨晚就死了,这就是他的死因,你要不是无意说出来,这事咱就忽略了。”胖子道。

    我头雾水的问道:“难道是有鬼怪知道要建关二爷庙,怕了,所以杀了人?”

    “这样,胖子我先给你讲个典故吧,讲完你就明白了,关二爷神勇自然不必多说,拜关二爷的人也多了去了,有人拜二爷为武财神,有人拜二爷是因为义薄云天,二爷的称号很多,关帝,武圣,甚至和尚也拜关公,把二爷给拉到佛教的阵营里去,总之二爷的称号就是个“侯而王,王而帝,帝而圣,圣而天”的过程,这其有个称号,你肯定没听说过,叫义勇武安王,这个称号是人间的皇帝给封的,封这个称号的皇帝有人说是宋真宗,有人说是宋徽宗,反正就是宋代的皇帝,为什么封这个称号呢?传言就是宋真宗时,有个旱魃出来作怪,竭盐池之水。这是天下大旱,宋真宗求助于张天师,天师就派关羽去降伏。关羽苦战七天,降伏了妖魔。宋真宗感其神力,封为“义勇武安王”。这天恰好是农历五月十三日,从那之后民间便多在五月十三举办关帝庙会,祈求关帝显灵逐魔消灾、普降甘霖,并把这天称为雨节。而且也奇怪,只要是五月十三就必定下雨,这跟七夕下雨是样的,后来就有了所谓“大旱不过五月十三”。要是这天没下雨,找几个道士在关帝庙前做法事祈雨,求必应,所以之后,关二爷连龙王爷的差事都管了,大旱都去求关二爷,而且因为二爷除旱魃这事,只要是个地方旱魃为祸,只要建关帝庙,旱魃自除,绝对应验。”胖子说道。

    “所以三爷爷现在要建关帝庙,说是为了镇住村里的邪乎事,说白了其实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除掉那个小旱魃?”我看着胖子道,这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这个胖子的见多识广。

    胖子点了点头道:“对头,有人不想他除掉旱魃,或者是知道了他要除掉旱魃,所以才慌了,铤而走险的杀了那老头。”

    “为什么?”我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个模糊的概念,但是却怎么也抓不住。

    “你大哥孙仲谋那天差点跟我翻脸,就是因为咱俩计把这旱魃给放了出去,说实话,胖爷我还真没想到用请关二爷的办法来除掉这旱魃,这个老头胖爷还真看错他了,有点道行,你想想,旱魃不出,三个月之内,伏地沟方圆市里定然会大旱到寸草不生的地步,那时候洛水河水位下降,十二道鬼窟不是暴漏出来了吗?现在除掉这个旱魃,有些人不是白忙活了?”胖子道。

    “你说杀三爷爷的人,是唐人杰!”我大惊道。

    “除了他,胖爷我还真想不到有别人。”胖子眯着眼道。

    “我本来还怀疑是陈石头,毕竟那个孩子他最了解,但是你这么说的话,倒是唐人杰的嫌疑最大。”我道,胖子缜密的思维和推理,的确是把我说服了,我真没想到,那天见面那脸和善的唐人杰,竟然这么阴狠。

    说到这里,我忽然拍脑袋道:“那陈青山执意要建这关二爷庙,他岂不是也有危险了?!”

    “所以叫上你大哥,那人能毫无动静的就把人杀了,单凭咱俩肯定不行,你大哥要是同意,咱们就来个守株待兔。杀人?真以为这天下没王法了?!”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