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泰山石敢当

作品:《捞尸人

    贴完符之后,胖子呼出了口气,只见那往外冒着血的两只龙眼被这两道符贴住了之后,终于不再往外冒血,而这时候的村民们则是看着胖子大气都不敢出,他们或许不同意胖子去在这个陈家的龙头碑上做什么手脚,可是毕竟陈二狗的前车之鉴就在那里摆着谁敢说什么?

    胖子做完了这切,脸上的表情依旧是不轻松,我跟陈青山起走了过去,也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是误了事,等了会之后,胖子对陈青山说道:“村长,叫几个人把这个龙头碑再抬进去吧,埋好。”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陈青山问道,今天发生这连串的事情,我明显感觉陈青山的心情很是浮躁。

    胖子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刚才孙仲谋就对我说了叶障目四个字,胖爷我也不知道他这叶障目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情急之下我还是用自己的精血画了镇邪符贴了上去,没想到竟然有用。”

    “叶障目?”我念叨道,原来大哥在那两秒钟的电话时间里就说了这四个字,我念叨了几遍这个词,感觉胖子能在情急之下选择盖住这个龙头碑的眼也能理解,毕竟是挡住眼睛的意思嘛。

    “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叶子?你知道我没化。”陈青山问我道。

    “这个词就是个成语,叶障目,不见泰山,大概就是被表象迷惑,看不清楚事情本质的意思。”我对陈青山解释道。

    “你说什么?叶障目什么?”没想到我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胖子脸色变看着我,紧张的问道。

    “不见泰山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道。

    “泰山,泰山,泰山石敢当。”胖子在碎碎念道,他念了几遍,忽然拍大腿道:“我明白了,村长,立马叫人把这个龙头碑给放回远处,立刻,马上!”

    陈青山也是被胖子给搞的头雾水,不过看胖子紧张的样子,他也不敢懈怠,马上叫了几个年轻后生起抬起这个龙头碑抬回了韩雪的屋子放进了那个深坑之,胖子也跟着进了屋指挥道:“把土都给填上。”

    直等到这个坑被填住,切都恢复了原样,胖子的脸色才稍微的缓和了下来,陈青山对村民们说道:“大家伙该干什么干什么去,早饭都还没吃呢吧?回去忙吧,这边没什么事情了。”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了,大家也都散了去,只不过大家的好奇心也都被勾了起来,我看不少人都边走边议论,等大家散去之后我们才发现那个不能说话的陈二狗正蹲在地上,眼神奇怪的看着我们几个人。

    “你还不滚?”陈青山骂道。

    陈二狗就这么蹲在地上,抱着腿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又眼畏惧的看了看胖子,意思是胖子不把他的闭口符给解了他不走,陈青山看这不禁也笑道:“现在知道怕了,早你干嘛去了?煽风点火看把你能的,胖爷不是说了,要么你下跪磕头,要么就等着烂舌头,这事我可救不了你。”

    陈二狗摇了摇头,脸的不忿,表示自己不会跪的,陈青山道:“不跪拉倒。你想这么等就等着吧。”

    之后陈青山对胖子道:“走,去找个地方聊聊。”

    看我们要走,陈二狗就慌了,他此刻会是畏惧,会是不忿,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纠结,我这个人心软,怎么着也是个村的乡亲,我就对胖子道:“行了胖爷,跟他般见识反倒是折了您的身份,给他解开吧,怪可怜的。”

    “你懂个屁,就他这种小人,就是欠收拾,你给他面子他反而得寸进尺,你要是真收拾他就得把他给收拾利索,不然这孙子还不服气,反而会变着法的给你添堵。”胖子道。

    “你怎么也是个修道人,身上戾气真重,在你身上可真是个道法自然的意思都看不出来。”我笑道。

    “胖爷这才叫道法自然,该干嘛就干嘛无拘无束,非要违背本性干嘛都无所谓的态度,那叫二缺。”胖子道。

    胖子的话刚落音,我就听到了身后磕头的声音,回头看,陈二狗在后面对着我们的背影跪了下来,使劲儿的在地上磕着响头。

    现在的他,跟刚才那个耀武扬威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

    胖子头都没回的道:“贼王兄弟,看到了没?胖爷说的没错吧?嘴上叫的越凶的人越他娘的没骨气,真正的狠人哪有那么多废话?这点你真应该跟你同名同姓的叶继欢学学,社会我叶哥,人狠话不多。”

    “得了吧你,人家也跪了,快给解开吧。”我道。胖子的话让我莫名的想到了我大哥孙仲谋,他不就是个人狠话不多的典型?

    胖子这人肯定不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回头对陈二狗笑道:“你要真能直硬气,胖爷我还敬你是条汉子,没想到也是个软蛋,滚回去吧,喝斤香油就没事儿了。”

    “真得喝斤?”我压低了声音问道。

    “口就没事了,不把他喝的肠子流油他不长记性。”胖子说道。

    “你这人也忒阴狠了。”我笑骂道。

    ——等到了村委会,胖子刚才因为恶搞陈二狗的轻松再次消散,他的脸上重新挂上了愁容,不等我跟陈青山发问,胖子就道:“叶障目不是关键,不是贼王,胖爷我还真不知道后面有不见泰山四字,这泰山俩字是关键,泰山石敢当是镇宅的,孙仲谋是在告诉我,这龙头碑压在伏地沟的风水眼上,功效不是要兴旺整个伏地沟,而是泰山石的作用,为的是镇住伏地沟的地气。这龙头碑多半也是泰山的石头。”

    “镇地气?”我问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我们之前不还在想,伏地沟背靠伏牛山,脚踏洛水河,藏风聚水本应是人杰地灵之地,不该过的如此清贫凄惨,胖爷当时还找不到症结所在,现在看来你那个三爷爷誓死要护住的龙头碑才伏地沟地气无法发挥的原因。”

    “那你意思是龙头碑只要拿出来了,伏地沟就会越过越好?”我再次问道。

    胖子竟然真的点了点头。

    “那你还埋回去干啥?赶紧拿出来啊!”陈青山道,这不仅是他这么村长的想法,就连我也这么想,拿出来就能富贵,谁愿意还穷着啊?

    “你俩真是鼠目寸光,没听胖爷我说是镇压地气儿的?那龙眼流血胖爷就知道闯祸了,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龙头碑是个高人留下的,而且不是般的高人,定然是对风水上造诣极深才行,在整个伏地沟的风水眼上,个高人立了龙头碑,这等于是画龙点睛之笔,伏地沟这条龙就活了,是有灵性的,但是出风水眼这龙头碑忽然双目流血,这就是龙头碑的示警,其实就算孙仲谋不说,胖爷我也会马上把它放回去。”胖子道。

    其实我多半是明白了胖子的话,他的意思就是有高人在风水眼上立了个这个龙头碑,让龙气不外泄不能滋养伏地沟的村民,但是龙气却在镇压着什么东西,是另有作用的,所以胖子才会把龙头碑继续放进去,这等于是那些修真里封印的意思。

    我拿这个问胖子,胖子点头道:“聪明,孺子可教也!”

    “那镇压的是什么?”我赶紧打断胖子的咬嚼字。

    “要是胖爷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水里的东西,十二道鬼窟里面沉尸无数,早已成了积尸地,更是尸气冲天,水里石棺里面的东西更是被人称作河神,手段你们也见了,但是十二道鬼窟却不能为祸人间,最多就是进去的人出不来,也就是你不惹它就相安无事,这是为什么?都是因为这龙头碑镇着呢!现在你们还怪胖爷我把龙头碑放进去吗?”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