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闭口符

作品:《捞尸人

    小王这几个警察很年轻,估计是没经历过这阵势,被村民们围显的很慌乱,虽然这时候我也有点慌,但是不管是于公于私我都要制止不能让矛盾激化,可是我也知道我的确不姓陈,农村有很深的门户之见,三爷爷那么忠厚的个人那时候都能说出我姓叶不姓陈的话出来,更别说这些村民们了,就算我从小在这个村子里长大,对于他们来说我还是外姓人。

    “村长,拦住他们。这不是闹的事儿!”我对陈青山叫道。

    “都给我停手!”陈青山大吼了声,他的声音极大,下子就把村民们给镇住了。

    “你是村长不假,但是你也姓陈,老祖宗埋下来的龙头碑,现在出现了异状,这是老祖宗在示警,要是警察把这龙头碑带走,你就是不孝!”陈二狗说道。陈二狗说的这些话,很容易就把陈家人的宗族意识给激发出来,刚被陈青山给镇住的场子马上就出现了骚动。

    我现在真的是想上去抽这个陈二狗两巴掌,平日里这个人名声虽然说比陈家三兄弟好点,但是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其实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陈青山瞪着陈二狗骂道:“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老子从来就没说过让谁带走龙头碑!但是你们谁敢跟警察动手就是袭警!那是犯法的!谁再敢乱来去吃牢饭别说老子没有提醒他!”

    陈青山说完,他扭头对小王道:“这东西虽然流血,但是它的确是陈家先祖埋下来的老物件,不会有什么案子牵扯,现在这情况你们也看到了,这东西今天估计你们是带不走了。”

    小王的脸还是有些发白,他点了点头道:“法医已经收集好了血液样本,回去会化验清楚,要是没什么异常的话最好,但是里面真的有尸体的话,还希望你们能保护好证据,毕竟这也有可能跟陈海的死有关。”

    我舒了口气,以为这事终于是消停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陈二狗忽然指着龙头碑的方向大叫道:“你干什么!离龙头碑远点!”

    我看,直没有说话的胖子不知不觉的摸到了龙头碑的方向,正围着那龙头碑左右的端详,我看他的脸色非常奇怪,也正是因为他靠近了龙头碑这才引起了陈二狗的大叫。

    陈二狗大叫之后,胖子直接转过脑袋,本身脸色就不太好看的胖子这下脸色更加难看,他指着陈二狗道:“小子,你聒噪了天了,再叫句,信不信胖爷我真的把你的舌头揪下来?!”

    “你敢!”陈二狗丝毫不惧的大叫。

    “真他妈的烦!”胖子骂了句,接着忽然就冲了过来,他的动作非常的快,跟他那肥胖的身躯根本就不成正比,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我们包括陈二狗都没有过来他已经冲到了陈二狗的身边,巴掌甩在了陈二狗的脸上,陈二狗张开嘴就欲骂,接着胖子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个纸团塞进了陈二狗的嘴里,之后挑了下陈二狗的下巴,更是动作连贯的拍了下陈二狗的嘴巴。

    “别乱来!”就这时候,小王才反应过来提醒胖子不要动手,毕竟当着警察的面斗殴也不好看。

    陈二狗被胖子这么拍,竟然把那个纸团给咽了下去,胖子退到边,冷笑的看着陈二狗,陈二狗被胖子这连贯的动作打懵了,等他反应过来张嘴欲骂的时候,奇怪的幕出现了。

    他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的脸瞬间变的铁青。

    他更大的张开嘴,手指着胖子,但是嘴巴里却乌拉拉的根本就说不出个字。

    我也惊住了,胖子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把陈二狗给变成了哑巴?

    “胖爷我最看不起男人跟个泼妇样,你叫,接着叫。”胖子道。

    陈二狗怒极,但是任凭他怎么张嘴,就是讲不出话,在胖子嘲讽完之后,这陈二狗还真的跟个泼妇样张牙舞爪的冲着胖子跑了过来,胖子冷笑了声,脚把陈二狗踹的老远,爬都爬不起来。

    “警察在这,你怎么能打人呢?警察同志,这胖子打人你管不管?”马上就有人对警察叫道,自己却是畏手畏脚的不敢上,我看这人,原来是陈二狗的堂哥。

    这时候,小王走了过来道:“对不起,我看到的是这位先生的正当防卫,是村民先动手的。”

    小王说完,压低了声音问胖子道:“差不多得了,你给他吃的什么东西,变成哑巴了?”

    “闭口符,胖爷我三天之内不给他解开,他的舌头就要烂掉。警察同志,你总不能凭个纸球就定胖爷我的罪吧。”胖子道。

    “给他个教训就行了,别太难看了。”小王笑道。

    “这个你放心,只要他跪下跟胖爷我道歉,我自然会帮他解。”胖子说道,说完之后,胖子对小王说道:“龙头碑里不是尸体,这东西是风水上的说法,三言两语胖爷我跟你说不清楚,你们的身份不适合管这样的事情,收队吧。”

    胖子刚才的那手闭口符,别说小王了,其他的几个警察也都是脸的惊诧,所以现在胖子的话小王也信,他点了点头道:“行,我们先回去了,我听他们都叫你胖爷,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你也叫胖爷就行了。”胖子挥手道。

    “胖。。胖爷,方便记个电话不,常联系。”小王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你倒是会占便宜,行,谁让胖爷我看你小子顺眼呢,你电话多少我给你拨过去。”胖子笑道。

    记好了电话号码,小王他们几个收队离去,本来刚才爆发的冲突他们应该很想走才是,但是我却发现他们几个都是恋恋不舍的走的,这警察也是正常人,这边龙头碑龙眼流血就够稀奇了,加上胖子的奇怪手段,谁不想看看热闹呢?

    等小王他们走后,胖子的脸恢复了刚才的凝重,他走到了那个龙头碑的旁边,继续围着龙头碑看,边看边掐算着什么。

    我走了过去问道:“胖爷,看出什么了吗?”

    “没有,那鸟人虽然聒噪,但是他还真蒙对了,龙头碑的龙眼流血的确应该是在示警什么,只是胖爷我实在想不出来,叶子,你能给你大哥打个电话不?胖爷我感觉事情不对劲儿,好像是闯祸了。”胖子说道。

    这还是我第次见胖子这么紧张,甚至那天跟石棺的打斗都没见他这么凝重,我不敢犹豫,马上拿出手机给大哥打了过去,大哥接电话很快,我正准备对他说这里的情况,谁知道大哥却直接对我说道:“把电话给胖子。”

    我已经习惯了大哥什么都知道,所以对他在三里屯却知道这边的情况并不奇怪,我把电话递给了胖子,胖子放在耳边道:“是我。”

    说完,胖子就把电话递给了我,我看电话已经是挂断的状态了。

    这前后不过两秒,大哥就已经说完了?这肯定是不可能的,我以为大哥是不管这事,或者说的没办法三个字,谁知道胖子在挂断电话之后直接掏出了两张黄纸放在地上,咬破指,以血为墨以手为笔勾画了起来。

    “大哥说什么了?”我好奇的问道,胖子马上就开始动作,难不成大哥在两秒之内已经告诉了胖子办法?

    “叶障目。”胖子说道。

    言语间,胖子已经画好了两道符,他手个,直接把两道符给贴在了那两只龙眼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