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与警察说鬼事

作品:《捞尸人

    这警察在脸莫名其妙之后马上就郑重了起来,可能是个死孩子让他感觉这可能是个凶杀案,我马上就意识到了这点,陈青山平日里说话也是挺稳重的,三爷爷的死的确是对他的触动太大,他这叫关心则乱了,我赶紧走了出来道:“警察同志,不是你想的那样,咱们借步说话吧,人多不太方便。”

    之后我拉了拉陈青山道:“走,去村委会,有些话不能当着大家伙说。”

    陈青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憋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走吧同志,去村委会说。”

    这警察现在看我俩的眼神跟看俩二逼样,但是他还是交代了下工作,跟着我们去了村委会,不少村民们也跟了过来,不过都被陈青山给关在了门外,到了村委会之后给警察泡上了茶,之后陈青山指着我道:“叶继欢,我们村的大学生村官,叶子,你有化知道怎么说,把情况跟警察同志说下,我这会脑袋实在是有点乱。”

    “叶继欢?”这警察看了看我,笑道:“这名字可以,就是去香港那边可能会有点麻烦。”

    我笑了笑,递了支烟过去道:“警察同志怎么称呼?”

    “叫我小王就行了,行了,不说别的了,说说情况吧。”这警察说道,他拿着纸笔,是准备记录下我说的话。

    “这件事不太好说,小王,你信鬼神吗?”我问道。

    小王又是脸懵逼的表情看着我,不过他顿了下道:“跟案子有关系吗?不过我倒是经常陪我妈去寺庙。”

    “我接下来要说的就别记了,只是给你们破案提供参考,这东西要是给别人看到,还以为我们伏地沟的班子里都是神经病。”我对警察无奈的笑笑,我也是有点为难,跟个人民警察去说闹鬼的事情这也太奇怪了点。

    小王这时候都有点无奈了,不过也多亏这年轻警察的脾气真不错,他笑着合上本子道:“行,你说吧。”

    我接着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说,从傻子死到陈石头半夜剖尸取孩子,再到傻子半夜出现在韩雪的窗前都给说了,这小王开始听的时候脸上是挂着笑的,可能是真把我当成神经病了,但是听着听着就笑不出来了,脸蛋都有点发白显然也是吓住了。等我说完的时候,我跟小王就这么对视着,他整个人都呆了。

    “小王?”我叫了他声。

    他打了个哆嗦,往四周环顾了下,道:“我了个去,你说的都是真的?!”

    “村长可以证明,还有村子里支教的老师,包括这个胖子。他就是我们请来的法师。”我指着胖子道。

    他慢慢的从刚才的惊吓走了出来,看他的表情很明显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相信我,他无奈的道:“怪不得你不让我记呢,作为个公职人员我肯定是不能相信你的话的,但是我个人来说还是选择相信你,因为你说的这个存在因果明显,就是动机明显,咱们现在说的话都算是我个人的立场,当然我也会跟同事们说这个事情,如果是谋杀肯定会立案调查。不过目前看来,嫌疑人是为了那个孩子去杀掉了这个老人陈海,而最大的嫌疑人就是那个女鬼了?”

    “恩。”我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瞒你说警察同志,前段时间我差点被那个女鬼杀了,我看到了她,她掐住了我的脖子几乎把我掐死,不过在有人救了我的时候我却发现是自己在掐我自己的脖子,鬼杀人其实是给你幻觉。是你自己杀了你自己。所以三爷爷上吊自杀,就算是找不到人为的证据,也有可能是鬼杀的。让他陷入了自己的幻觉当自杀。”我道。

    这小王打了个哆嗦站了起来道:“这要写成鬼故事绝对好看,我也不听了,我从小就怕这个,鬼片到现在我都不敢看,我可是个人住呢再听下去我晚上都要做噩梦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但是我也跟你们明说了,谋杀我们管,鬼杀人我们真管不了,等法医的结果出来如果真的没有谋杀的痕迹的话,你们还是请这位法师捉鬼吧。”

    这个警察能耐着性子听我说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他说的也很肯,我也站了起来跟他握了握手道:“给您添麻烦了。”

    “应该做的,不过你不愧是叫叶继欢,胆子是真的大。要是我我早就溜了。”小王警察对我笑了笑。

    ——等我们再到现场,我们跟小王的聊天不是没有作用,警察很快就进了韩雪的宿舍,在宿舍里那个深坑里发现了龙头碑,小王悄悄的对我说道:“要不要继续挖挖看看那个死孩子被带走了没?”

    龙头碑还在,地上却有个深坑,现在很明显有“人”是冲着那个死孩子来的,但是确认下也好,我就点了点头道:“行,挖挖看看也好。”

    陈青山叫了几个人拿着绳子铁锹过来,先把龙头碑给抬了出来,之后我们在龙头碑的下面发现个被掏出来的大洞,看痕迹很明显是刚挖出来的,小王苦笑了下道:“看来你们推测的很正确。”

    我们退出了屋子,陈二狗还是眼阴狠的看着我跟胖子,胖子看他这眼神就不乐意了,骂道:“你小子是不是欠揍,再他娘的瞪胖爷眼试试?”

    我也感觉奇怪,这陈二狗按理来说跟三爷爷也不是嫡亲的关系,怎么这次反应这么大?这看我的眼神几乎都跟杀父仇人样。

    陈青山这时候已经稳定了下来,他句话就给我解了惑,他道:“他找我让我给批宅子地,他要的那块地是耕地我哪能同意?三叔跟我说过这个事儿。他以为三叔跟我说就靠谱了,这下三叔没了他肯定恼火。”

    这时候,警察已经收拾好了切,小王对我们挥了挥手道:“让陈海的家人去趟所里交接下。我们就先收队了。”

    三爷爷有个儿子,在外地上班,我们已经通知了他,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我就点了点头道:“好,路上慢点。”

    就在小王他们把三爷爷尸体抬上车准备走的时候,忽然人群骚动了起来,有人指着那被抬出来的龙头碑大叫道:“龙头碑显灵了!龙头碑显灵了!”

    接着,围观的村民们呼啦啦的跪倒了大片。

    我往龙头碑那边看,瞬间也是吓了跳。

    龙头碑的龙眼,正在往外冒着血。

    鲜红的血。

    这边的骚动马上引起了警察们的注意,小王他们下了车走了过来,小王问道:“这又怎么了?!”

    “你看。”我指了指龙头碑。

    小王也是马上就吓住了,但是警察肯定不能跟村民们个反应,而且有鲜血的流出说明里面可能还隐藏着个案子,小王他们几个警察马上走了过去围着龙头碑看,法医已经在采集血液了,小王扭头对陈青山说道:“村长,估计这个石碑我们要带走调查了。”

    陈青山刚平静下来的脸因为这突发的幕变的非常难看,他也是脸的不可思议,整个人都是蒙圈状态的点了点头。

    “不能带走,陈家的龙头碑,谁也不能带走!”这时候陈二狗站了起来叫道。

    这次,村民们格外的致,因为龙头碑的显灵,让那些不信风水眼的人也都确信这的确是神迹。他们呼啦啦的下子把警察给围住了。

    “你们干什么!”看这帮子村民们几乎都要跟警察动手,我赶紧大叫道,穷山恶水出刁民,这种情况下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陈家的事,轮不上你插嘴!你们把龙头碑从风水眼里挖了出来,惹的龙头碑龙眼流血,坏了陈家风水的账我们还没跟你们算!”陈二狗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