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三爷爷死了

作品:《捞尸人

    “韩老师?”我轻声的叫了声,其实这声韩老师是我因为太过尴尬紧张不知道喊什么,喊韩雪吧太生分,喊雪儿吧又实在是太过暧昧,但是这声韩老师喊出去之后我竟然感觉到了别样的刺激。喊了声之后她没动静,我以为她睡着了。

    我轻轻的走到了床边坐了下来,此时说我不紧张是假的,说我不心动也是假的,但是真的坐到了这张床上之后切的杂念全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了宁静,在想得到她和保持两人的美好之间我选择了后者,韩雪在我心里像是朵洁白的莲花般,我都不舍得在这朵花上染上半点污点。

    我躺在了床上,轻轻的抱住了他,在我胳膊放在她身上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她在颤抖。

    “没睡着?”我轻声的问道。

    “没有。”她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

    我抬起她的头,把她的头放在我的胳膊上,这样的姿势更加的让我感觉到惬意,之后我在她耳边道:“别害怕乖,我知道分寸,能这样抱着你我就已经很满足了,睡吧。”

    她扭了过来,钻进我的怀里,道:“嗯。”

    这夜,闻着韩雪身上的味道,我睡的非常香甜,第二天我还在熟睡,韩雪摇醒了我道:“你该出去了,等下阿姨起来看到你不在沙发上就完蛋了。”

    说完,她在我裤裆上拍了下道:“睡个觉也不老实,你这个死色狼!”

    我要说什么,她却在我额头上亲了下道:“乖,谢谢你,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爬起来去了沙发,不会儿我妈就起了床,接着就是外面忙碌的声音,我妈就是这样,每天都起的很早,给我们做好早餐之后再去地里忙会儿。

    我忽然感觉这样的日子是多么宁静。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陈青山的电话打了过来,并且外面村民们的声音非常的噪杂,我接到电话之后,陈青山的声音非常大,几乎把我的耳朵给震聋:“你快来学校!三叔死了!”

    “什么!?”我也吓了跳,昨晚我还见跟其他老头谈笑风生的三爷爷怎么可能死了?

    我妈这时候也进了屋子道:“叶子你快去看看,我听外面吵吵着你三爷爷出事儿了?”

    我其实已经起来了,道:“恩,刚村长给我打电话了,我过去看看,怎么能突然死了呢?”

    我们的动静把韩雪都惊了出来,她道:“你要去看看吗?我也去!”

    我看了眼她穿的睡裙,昨晚都没发现这睡裙竟然是这么性感,我对她道:“你赶紧去换衣服,咱们块去。”

    ——等我跟韩雪赶到学校的时候,学校里面已经围满了人,我拉着韩雪挤了进去,看到三爷爷的场景,我赶紧回头把韩雪拉进了怀里,把她的头摁在我的胸膛上道:“别看,退着出去!”

    “怎么了?”她小声的问道。

    “总之别看,听话。”我把她推进人群里,她大概也猜到了什么,就悄悄的站在那里。

    我不让他看,是因为这场面实在是太过恐怖。

    三爷爷,是吊死在韩雪的宿舍门框上,我曾经听说过,人有很多死法,吊死的人是最难看的,我以前还没有切身的体会,但是这次我却是真的见识了,三爷爷的眼睛外凸,舌头伸的老长,整张脸是种难以言明的颜色。

    我走了过去,陈青山跟几个村委会的干部都在那边站着,我问道:“怎么还不把三爷爷抬下来?”

    “报了警了,警察说不让我们破坏现场。”陈青山双眼泛红的道。

    “怎么会这样呢?昨晚还好好的!”我虽然因为三爷爷阻挠我们的事情心里对他有些不满,但是也只是有些罢了,三爷爷还是个让人尊重的长者。他现在却是以这样个方式死在这里,我心里也非常难受,更别说直以来对三爷爷十分尊敬的陈青山了。

    我拍了拍陈青山的肩膀道:“节哀顺变,警察肯定是找出凶手的。”

    “找出来,我把他碎尸万段!”陈青山红着眼咬着牙道。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胖子挤进了人群,他进来看到这幅场景也是惊道:“怎么回事儿这是?!”

    “不知道。”我道。

    胖子走了过来,先看了看三爷爷,之后他绕过尸体把头伸了进去看了看,等回头的时候他脸色已经变了,道:“坏了,东西被人挖走了。”

    “什么?!”今天大早发生的事情可真的是让我惊诧,因为没有人敢绕过尸体去看里面,所以胖子是第个发现里面异常的。

    “地上被人挖了个洞。”胖子说道。

    “别装了你们俩!人就是你们杀的!你们想要挖开陈家的风水眼,三爷爷不同意你们就杀了人!”这时候,陈二狗叫道。

    “你说什么?”我看着陈二狗叫道。

    “三爷爷那天晚上就说了,你跟胖子心怀不轨,但是没想到你们俩这么大胆子,竟然敢杀三爷爷,乡亲们,三爷爷辈子与人交好,谁会动手杀他?大家还记得前两天叶继欢跟这个胖子要挖这个地方的事情吗?”陈二狗叫道。

    他这么说,大家还真的议论开来了,好像下子我真的成了杀人凶手样,胖子这人的脾气火爆,马上指着陈二狗骂道:“你小子再胡说道信不信胖爷我把你的舌头给揪下来?!”

    “你动老子根手指头试试!乡亲们,把这俩杀人凶手绑了!”陈二狗叫道。

    这时候,陈青山冲了过去,巴掌把陈二狗扇在了地上,骂道:“瞎叫你妈了个逼!就你能?警察来之前,谁敢再乱说句老子抽死他!”

    陈青山在村子里也是人人敬畏,大家其实也都是议论,猛的被陈二狗这狗日的带了节奏了,谁还真信我就跟三叔争执了下就杀人灭口啊?所以大家也都静了下来,不会儿,辆警车就开进了村子,车上下来了三个警察,警察来看到这景象也是吓了跳,但是他们非常专业,马上拉起了警戒线拍照什么的,还有个穿着白大褂的警察在检查三爷爷的尸体。

    最后,三爷爷的尸体被装进了尸袋,陈青山和我们几个村委会的都走了过去,陈青山问道:“警察同志,我是伏地沟的村长,看出什么了吗?”

    “从现在的表征来看老人是自杀,没有搏斗痕迹,自杀用的是蚊帐,不过进步的结果还需要法医去断定。”个瘦高个的警察说道。

    “警察同志,您定要仔细查查清楚,三叔是不可能自杀的,他是我们村子人人敬爱的长辈,活的也很开心,怎么可能自杀呢?”陈青山道。

    “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断案要看证据。”警察说道。

    “证据是吧,这屋子里有个东西,是三叔在这边看着的,现在被人挖走了,三叔也被吊死。这算不算是证据?谋杀的证据?”陈青山道。

    “屋子里的大坑,里面有东西?什么东西?”陈青山说的话很可能代表了杀人的动机,警察也不敢懈怠,马上拿出纸笔开始记录。

    “这里面是伏地沟陈家的风水眼,里面有陈家老祖宗埋下的龙头碑,还有个。。”陈青山说到这里的时候也顿住了。

    “还有什么?”警察问道。

    “还有个死孩子。”陈青山尴尬的说道。

    “死孩子?”警察反问道,脸上的写满了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