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担心

作品:《捞尸人

    “河神的孩子?下水之后,棺材里的东西让傻子怀孕的?”说实话,虽然直以来我都选择挺相信胖子的,但是现在胖子的话让我感觉有点懵逼,这着实是有点太不可思议了点。

    “有啥奇怪的?你以为黄河娘娘献祭给河神就是给河神吃肉的?吃肉又怎么会要求貌美如花还得是黄花大闺女?其实真正的意义,就是献祭给河神当小妾用的。”胖子说道。

    “扯淡。”我轻声的道。

    胖子哈哈笑道:“其实这也是胖爷我猜的,但是贼王你想想,你不感觉只有这猜测切才有完美合理的解释?只有这样王老太才会被河神迁怒,也只有这样,那个埋在风水眼的孩子才不会让陈石头家兴旺。因为那孩子是河神的。”

    “这我真不懂,胖爷您见多识广,可曾真见过尸体怀孕的?还是河神让这女人怀上的。”我问胖子道。

    “鬼胎说,自古有之。”胖子缓缓的说道。

    “你这猜想,你个人认为,是真的的几率有多大?”我看着胖子问道。

    “成吧,最少七成。”胖子说道。

    我点了根烟,我仔细想了想胖子的话,却发现虽然荒诞,但是也正如胖子所说,只有这样的猜想,这切的不可思议才变成顺理成章。实际上不需要去印证胖子的话我就已经开始担心另外件事。

    那就是我那个天涯上的友,也就是被陈石头拐卖回家的姑娘。

    陈石头在二十多年前,从南阳新野拐了徐爱玲回来,为的就是把她献祭给河神做所谓的黄河娘娘,那么在二十多年以后,陈石头拐卖回来的这个姑娘,我担心她是被献祭给河神的贡品,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特别是胖子也说了,献祭的姑娘要是黄花大闺女,联想到陈三奎说的陈石头不让三兄弟碰那个姑娘,这更是加深了我的怀疑。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忽然又想到了件事,我问胖子道:“胖子,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你跟踪我的时候,我那个柱子叔让我睡了那个姑娘的事情不?他说睡了那个姑娘事情就结束了,咱们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还想着是我的问题,现在看来,你说会不会是那个意思?”

    我说完,胖子拍大腿道:“他娘的还真是,这姑娘是祭品,唯有是黄花大闺女才行,你把她睡了,这祭品就不能算是祭品了,原来是这么回事,要真是这样,那姑娘也是个天命阴女?”

    “但是你要说不是黄花大闺女就不行了,傻子又怎么解释?她可是给陈石头两兄弟生了俩孩子的。”我道。

    “证明这河神没出息呗,不过这次估计是河神点名了要大闺女?”胖子也是脸懵逼的道。

    对于在陈石头家的我这个友,我跟她只能算是面之缘,但是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卷进这件事说明她或许也是个侦探发烧友,我把她能在陈石头家独善其身当成她的聪明,现在看来,其实只是陈石头压根儿把她给拐回去就不是为了传宗接代,而是为了当祭品献祭,这点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估计她更想不到。但是越是这样我就越担心她的安全,本来为了她不暴漏我把她的事情隐瞒了胖子,可是现在我却发现似乎是瞒不住了。

    “胖爷,事到如今我估计得跟你坦白件事儿。”我对胖子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瞒着我不少事,说吧。”胖子看着我道。

    我就把我怎么在天涯发帖,又怎么跟陈石头买来的这个姑娘接上头说了说,胖子听完道:“本来胖爷我只有七成的把握,听你这么说,起码九成,陈石头绝对是要拿这个姑娘献祭,不然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凭他三个孩子的尿性,能忍?”

    “那怎么办?得救她啊,不能等她真的被丢黄河里。”我道。

    “这样吧,你先去把这个姑娘的生辰字给搞过来,是不是天命阴女胖爷我看便知,如果真的是咱们再想办法,如果不是,能有这么个卧底在陈石头家也挺好,现在我们只能断定这个陈石头心术不正,但是毕竟还没找到他杀你爹的因果关系。”胖子说道。

    我点了点头,至于这个姑娘的生辰字,说难办也难办,说好办他其实也好办,这件事让我很有危急感,我马上从胖子家出来,出来之后我去找了陈青山,不是让他去要这个,而是让他帮忙约下三奎,还需要背着别人约。

    陈青山虽然不知道我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也真的去找到了三奎,之后我俩在村子边上的小树林见了面,见面之后三奎道:“你找我什么事?”

    “你跟那个姑娘,成事了没?”我悄声的问道。

    提起这个,三奎叹了口气道:“别提了,手都还没摸着。”

    “那你爹跟你们说了到底给谁做媳妇儿了没?你们三兄弟也就该结婚了,这么不给不是想自己监守自盗吧?”我笑道。

    “我也怀疑啊,但是想,老头也那么大岁数了,能成么?”三奎还真的是个没心眼,竟然这么说话。

    “那可不定,有个成语可叫宝刀未老。”我道。

    “别说这个了,说的心烦,你说吧,这么鬼鬼祟祟的找我干嘛?”三奎问道。

    “没事就不能找你唠嗑嘛?是这样的三奎,咱们村新来了个阴阳先生,可他妈灵了,那天晚上斗河神你见到没?厉害着呢,你把你生辰字给我,再回去把那姑娘的生辰字要过来,我让这阴阳先生帮你们合合字,看你们俩命有没有缘分。要是没有,也能让这阴阳先生想想办法,我可听说了,有种秘术能让女人爱上你无法自拔,看到你就并不拢腿,只想着献身。”我道。

    “真有这种法术?”三奎听完咽了咽口水道。

    “有,我骗过你?”我道。

    “那行,我等下回去就找姑娘问,然后你帮我合下。”三奎道。

    “行,记住,这事可别让别人知道,特别是你家人,让他们知道了也来找我就麻烦了。”我不忘记交代三奎道。

    “我又不傻!”三奎白了我眼,扭头路小跑的往家赶。

    看着三奎走远之后,我慢悠悠的走回了家,去跟唐人杰交流完之后,不管是谁利用了谁吧,总之我得到了很多的消息,但是就因为知道的多了,我心里才更加的感觉压力山大,不是因为形势变的更复杂,这其最让我心里难受的是,唐人杰说,我爷爷竟然阻止他调查我父亲的死因。

    我本身因为大哥被过继的事情就已经对爷爷产生了怀疑,唐人杰的话无疑是让这种怀疑进步加深,我路叼着烟想着这个问题,只感觉心力憔悴,最开始是柱子叔,接着是陈石头,他们都没有表现的那么简单,隐藏的很深,现在又加了个我爷爷,他们俩吧是外人,但是我爷爷可是看着我长大的,我的亲爷爷!现在连他我都感觉十分的陌生,这种感觉非常的蛋疼。

    我就这么走着,也不怎么看路,毕竟是村子里的路,我闭着眼睛几乎都可以走完,但是忽然我撞到了个人,这下撞到了鼻子,把我疼的呲牙咧嘴,我抬头看,挡着我的路的竟然是柱子叔。他就站在路的间故意让我撞上。

    “叔?你找我?”我看着他问道。

    “你找三奎,是因为那个姑娘吧?”谁知道柱子叔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