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判错了什么案

作品:《捞尸人

    我听这个就想脚底抹油开溜,毕竟今天跟唐人杰的这个见面该说的差不多已经说了,再说了,这个秘书说王家老二今天在这边结婚,估计说的就是程小雨和他老公,刚才我只是侧面的看了下,并且着实是不想跟她正面见面,毕竟前男友这个身份也忒尴尬了点。

    “唐总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要是没有,我跟胖子先撤。”我对唐人杰说道。

    “差不多了,不过你们这么着急?还没吃好饭,接下来我安排了不少项目的,不玩玩再走?”唐人杰道。

    “不了,我平日里极少出门,现在村里的情况很复杂,不回去盯着心里没谱。”我道。

    “别装了,不就是前女友要来敬个酒心里不舒服吗?胖爷我大概的想了想,那姑娘嫁的人够的着来跟唐人杰敬酒,估计家事也不算差,所以当年是因为钱被分手的吧?也不知道你怂个啥,今天刚好有胖爷跟唐老板在,把这个场子给你找回来?”胖子这时候道。

    唐人杰也是脸奇怪的道:“还有这等事儿?太巧了吧。”

    “我在这边上的大学,同学本地的多点。胖子你别瞎说。”我道,这段往事其实我不愿意多去提及,毕竟当年鼓起勇气带她回家回来之后就被甩的狼狈不堪只有自己知道。偏偏自己这些年还是原地踏步人生没有任何进展,如果不是大哥,我可能还修不起家里的房子,更没有资格跟胖子和唐人杰二人在这边吃饭。

    谁知道唐人杰有心想帮我找回场子,就点头对秘书道:“去吧,让他们过来。”

    说完,唐人杰拉着我坐了下来道:“见见再说吧。”

    不会儿,对年夫妻身喜庆满脸堆笑的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在这年夫妻身后跟着的就是程小雨和她的新郎,新郎是个高富帅,倒也是符合现在姑娘的审美,这家人进来之后就忙着跟唐人杰敬酒,敬完酒之后就给我倒上,他们估计是不认识我,就问唐人杰道:“唐总,这位是哪家的青年才俊,也不介绍介绍?”

    “姓叶,叶继欢,我大侄子。”唐人杰道。

    可能是敬了半天酒有点累,程小雨从进屋就开始有点不在状态,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她猛然的从心不在焉醒了过来,并且马上盯着我,几乎用的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果然是青年才俊,叶公子在哪里高就啊?”程小雨的公公端起酒杯跟我碰了下。

    虽然被唐人杰称为大侄子,这可能让当年因为我家庭条件而离开的姑娘意外点,用些小白的话来说就是打脸,但是我却感觉这极其的没意思,就站了起来道:“青年倒是真的,才俊不敢当,现在在伏地沟,伏地沟知道不?全市最穷村了吧,我在那当村官。毕业后就过去了,大学生村官。”

    这王总愣了下,马上指着我脸什么我都知道的表情笑道:“家里安排去历练的吧?”

    “不是,家里就是那边的,刚好离的近,来,恭喜对新人百年好合,白头到老。”我举起杯饮而尽。

    这杯酒,把我那狗日的青葱岁月全他妈的喝了。

    直等到他们给胖子敬完酒,我跟程小雨也没有多说话,毕竟这样的重逢的确是太过尴尬,等他们走后,唐人杰道:“真不用我给你找回场子?”

    我摆了摆手道:“找个鸡巴,我又不怪人家,再说了,这也不怪人家。”

    “你也别太妄自菲薄了,要是仲谋别那么死板,物质方面都好说。”唐人杰提示我道。

    “要是我大哥不死板,那还是我大哥吗?唐老板,你事务繁忙,就不叨扰了,我跟胖子先回去。”我站了起来道。

    “我派车送你们下?”唐人杰问道。

    “别了,你是生怕我大哥不知道我来见你了?”我笑道。

    ——我们原路返回,刚从城市返回伏地沟,建筑上的差异还真的让人有点不习惯,我没回家,而是直接跟胖子起去了村委会,今天从唐人杰那边得到的消息还需要我俩再商量商量。

    到了村委会,胖子泡了在城里买的茶叶,我俩喝着茶开始聊天,首先要聊的就是唐人杰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五五开吧。唐人杰这人很狡猾,说话几乎是滴水不漏,但是这人不可信。”胖子说道。

    我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啊他也摸清了我们的底细,就是咱俩对这事完全是啥也不知道的二逼,所以很有可能他对咱们俩说的,就是他马上想要我们做的,总归咱们是逃脱不了被牵着鼻子走的命运了。”

    胖子喝了杯茶,他脸忽然拉道:“刚才在那我不方便说,但是我大概知道王老太是怎么回事儿了。”

    我发现胖子非常执着于王老太死这件事,反倒是在我心里,王老太只是因为得罪了傻子而被傻子勾魂而死,这并不是整件事情的关键。

    我还没说话呢,胖子就看着我道:“是不是感觉胖爷我有点跑题了?只是你不懂个法王被杀,并且魂魄都被人给勾去城隍爷不管意味着什么,人间有人间的规矩,阴间有阴间的规矩,王老太是有真本事的个老太,按理来说,就算是被杀,死后是有资格跟着城隍修行的,魂魄被勾,城隍应该去上报阴司。这就跟人间人被杀了你要找派出所,派出所发现事关重大要转刑警队重案组样,总之这事肯定是要管的,但是却没管,你知道意味着啥?”

    “有后台?”我下子就想到了,因为我今天就在想刘老能简单的杀人的事情。

    “懂了吧,个河里棺材里面的东西,竟然没人敢管,还是阴间的阴司,这事就太奇怪了。”胖子道。

    “那你说说王老太是怎么回事儿?”我也感觉到好奇了,就问胖子道。

    “她的确是判错了案。”胖子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王老太临死前就说的这句话。”我道。但是我转念想,胖子不像是会说废话的人,他的这句话肯定是话里有话。

    果不其然,胖子问我道:“你感觉她判错了案是什么意思?”

    我想不通,就很没底气的道:“这么多年,大家伙都认为是她不该为陈石头出头,这就等于是帮了杀人凶手。”

    “你错了,傻子死后来闹,如果真是找陈石头索命,作为法王的王老太必须要管,这是她的职责所在,这点是她不存在判错案子,虽然让陈石头去挖开肚子的孩子有点血腥,但是你想,这更没错了,王老太这类人擅长的是跟阴灵沟通,说是法王,很多时候就是灵婆罢了,去挖出这个孩子,挖完之后就不再纠缠陈石头,那应该是王老太跟傻子沟通后的结果,何来判错案之说?”胖子道。

    “行,但是咱别说这有的没的,你赶紧说清楚啊。”我道。

    “胖爷我不是给你解释清楚怕你不明白吗?这问题就出在那孩子身上了,傻子徐爱玲,不是死之前怀的孩子,是死之后。王老太所谓自己判错了案子,根源在这呢。”胖子慢悠悠的说道。

    我下子凌乱了。

    “你是说傻子死之后,有人辱尸?”我问道。

    “你是不是傻?傻子是为啥死的?是陈石头要把她献给河神的,献给河神之后,就成了河神的女人,那她肚子里怀的,就是河神的孩子,王老太就是判错了这点,所以被河神给杀了,这下你明白了吧,河神为什么连王老太的三魂七魄都勾了过去,这可是永世不得超生啊!”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