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天命阴女

作品:《捞尸人

    唐人杰今天的话里的信息让我十分的震惊,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唐人杰讲傻子的故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已经完全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所以你的意思是,个算命先生拐走了当时还正常的徐爱玲,但是在之后,徐爱玲就疯了,后来被陈石头捡回了家?”我问唐人杰道。

    唐人杰笑道:“胖爷,您怎么看?”

    “别废话,快说。”胖子懒得去猜,直接催促道,但是我看胖子的脸色,感觉胖子或许有自己的想法。

    “我开始想的跟叶子的样,因为我暗调查了下陈石头,发现他是个非常普通的人,不过在后来,我找人暗拍了陈石头的照片在次去了南阳的新野找到了徐爱玲的村子,经过村民们和徐爱玲家人的确认,这个陈石头就是当年在新野县摆摊算卦并且算的极为精准的算命先生!”唐人杰道。

    “什么?!”我大吃惊道,那个老实巴交的农村汉子,竟然是个算命先生,并且算的极其的精准?

    唐人杰点了点头道:“对,陈石头在村子里,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他其实应该是个比较厉害的玄学人,应该叫作阴阳师吧。”

    “把那个傻子的生辰字给拿过来!”胖子这时候看着唐人杰道。

    唐人杰笑道:“不愧是胖爷,我就知道这点事肯定瞒不过您老人家的法眼。”

    唐人杰绝对是有备而来,他从背包里拿出了张红纸递给了胖子,胖子看完之后眉头紧锁,手指在那边掐算了起来,过了会儿,他把红纸往桌子上丢道:“他娘的,还真是这样。”

    唐人杰看着胖子,脸微笑,而胖子的眉头则皱了起来,我现在看着他俩有点着急,你俩是都明白了,但是哥们儿可不明白你们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呢,我就道:“啥意思?你们这是啥意思?”

    “陈石头去南阳新野那边,不是因为算命刚好遇到了长的漂亮手工又巧的徐爱玲突发歹意所以将她拐卖,实际上他去新野那边算命,就是为了找徐爱玲,准确的说应该是找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子,他算卦准,又收费便宜的跟白菜价样,大家伙就找他去算命,算命自然免不了报生辰字,所以在徐爱玲或者这徐爱玲找到这陈石头算命的时候陈石头就认定了这就是他要找的人。所以不是胖爷我说,现在的小年轻,上认识个友说会算命都要把生辰字给人家,就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危险,生辰字这玩意儿是先天命格,真要是谁心术不正,能做的手段太多了。”胖子说道。

    我摆了摆手道:“胖爷,咱先别说小年轻给人生辰字的事,什么叫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陈石头要这样的女人干嘛?”

    “古人讲究个天干地支,所谓甲丙戊庚壬为阳,乙丁己辛癸为阴,换现在的说法,尾数是奇数的就是阳,尾数是偶数的就是阴,又有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地支,十大天干十二地支依次轮配,为六十年,所以有了六十年甲子说,这就是古人所谓的干支纪元法,这傻子的生辰字年月日按照这干支纪元法来算,都是属阴,这样的女子被称为是天命阴女,女子属阴,所以这样的女子大多长的漂亮,这是字养人,不过这个阴就是命格说,不代表这女子性格阴狠,这是不样的,般在古时候这样的女子下场都不好,因为有些道家的流派认为这种女子是双修的绝佳鼎炉,跟这样的女子交媾对于男人来说有数不尽的好处,所以有些邪道士就喜欢收集这样的女子来采阴补阳,那些达官贵人们被邪道士上供了双修典籍,也会去找这样的女子来做小妾,其滋味更是美不胜收,不过因为字过阴,这样的女子般都是红颜薄命,不是天妒红颜,而是无形之身的生气都被男人给吸了过去。”胖子说起这个那是头头是道,跟他双修过似的。

    “那陈石头找这徐爱玲,就是因为他掌握有那合籍双修的办法,带回去双修的?”要换平时,我估计要找胖子要这双修典籍了,听起来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有兴趣,但是现在我的目光无法只放在这上面。

    “不是没这可能,不过胖爷想,要真是这么简单就算了,以前很多事胖爷我想不明白,现在这个信息就都通透了。”胖子道。

    我看着胖子,也没说话,但是我的意思很明显,通透了你倒是赶紧说啊!

    “这种天命阴女,除了被人视作双修的绝佳鼎炉之外,她们般还有个作用,那就是活祭,祭神。不单单是她们长的漂亮,最重要的是有的人呢认为她们的命格特殊,不该存于世,但是真的祭天祭神实际上几乎没有活祭说,般都是河神山神的,随便闹腾,百姓就找道长,道长掐指算就该找人去活祭了,也就是以前的老百姓傻,真神仙敢伤人命那不是触犯天条吗?所以需要人活祭的多半都是些成了气候的妖孽,这其活祭最多的,当属河神了,别的不说了,就说这黄河边,那天胖爷不是跟你说过水鬼的说法?这黄河边上以前还有个响当当的词,现在大多数老头们你问他们他们都还知道,那就是黄河娘娘,其实这就是活祭,用的是天命阴女活祭河神,活祭河神是得用黄花大闺女,还得年轻漂亮的,不然还怕人河神生气,活祭前先戒斋沐浴,之后姑娘脱的丝不挂身上裹上绸缎,绸缎上浸泡香油,之后在祭坛上把姑娘给推进黄河水里,这就算是祭神了,这种事大多都发生的大洪水的时候,这些老百姓也是可笑,把姑娘推进水里活活淹死,又怕人家有怨气找上门来,就给人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黄河娘娘,有的地方甚至还给黄河娘娘建庙供奉香火。”胖子说道。

    胖子说的很平静,更没有明确的说陈石头找这徐爱玲就是来当这黄河娘娘的,但是意思肯定就是这。

    我现在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非常的奇怪,摸了桌子上根烟点上,我看着胖子道:“所以傻子当年就是陈石头杀的,是他把傻子给推进洛水河里的,原因不是他那弟弟死之后闹腾着要媳妇儿,而是他就是要把傻子给祭河神了?他带傻子回去就是为了干这个?”

    “极有可能是,不过胖爷我想不通的是,你说这陈石头胆子也忒大了点,他既然要祭河神,为啥还要给河神戴绿帽子?寻常地方选黄河娘娘,身上有块痣都不行,这家伙可好,好好的黄花闺女带回去了,先给自己兄弟俩生三个孩子,就这还敢给河神送去,这河神也真没出息,还真的要了。”胖子笑道。

    “河神,是不是石棺里的那个?也正是因为傻子是他给献祭的,所以柱子叔在捞尸的时候,才有了那幕?”我问胖子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除了胖爷我想不明白那棺材里的东西为啥会那么没出息之外,其他的大概基本似乎就是这个样子,看来这陈石头不简单啊!”

    我心道你这不是废话吗?谁都知道这陈石头不简单,我再想想小时候那天晚上他抱着我剖开傻子的肚子,只感觉阵的恶寒。

    我早该想到,他本身就应该是个很阴狠的人,不然谁敢说去在半夜三更剖开个女尸的肚子,在女尸的肚子里取个孩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