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又一张照片

作品:《捞尸人

    可能是我们俩说话的内容实在是太多劲爆,直都在狼吞虎咽的胖子都停下了筷子,从我手接过了照片看了看,我不需要对胖子解释什么,唐人杰的话加上这两张照片,胖子马上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我去,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胖子惊道。

    “胖爷你是指哪方面巧合呢?”唐人杰看着胖子问道。

    “哪里都巧。巧的让人感觉不能相信。”胖子看似无意的说道,其实我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他在提示我不要太过相信唐人杰。

    这话其实不用胖子说我就知道,但是我现在已经被唐人杰的话和这两张照片给打懵了。

    “这就是事实。”唐人杰叹了口气,站了起来,走到我旁边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道:“我后来在知道你爹死之后,特别是知道他死的日子的时候,我懊恼过很长时间,因为我越回想就越怪自己,你爹在五月十三号这天来找我的时候,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本应该能看出他的问题的,你爹这个人是个慢热的人,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他话很少,但是在朋友面前很开朗,是能经常把大家逗笑的人,他在五月十三号那天来找我话却基本不说话,我当时没多想,以为他还是因为工作没安排的事情难受,还劝了他两句。怎么说呢,那天他整个人都跟丢了魂儿样。”

    “工作?”我问道,我爹是个农民,哪里来的工作?

    “当时部队上转业,是分配工作的,算是难兄难弟吧,唯独我俩没有被安排,上面说是让等通知找合适的单位,但是这东西旦搁置下来,再安排就很难。”唐人杰道。

    唐人杰说完之后半躺在椅子上,看起来不太开心,我跟胖子面面相觑了下,胖子看出了我此时内心波动很大估计很难理智的思考,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吃东西?就张口问唐人杰道:“所以你的意思是?”

    “天华在五月那天,已经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虽然在朋友面前开朗,但是在感情上是个很内敛的人,像友谊长存这样的字眼,你看起来感觉朋友之间这么赠与也不是什么问题,但是我了解他,平时他不会写也不会说这样的词,因为他感觉肉麻,再加上那天他的表现,我能想象当时他的心情,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才写下了这样的话,也正是因为友谊长存这四个字,让我对他的死从未放下过。”唐人杰道。

    “剧本不太样啊。”胖子这时候忽然说了句这个。

    别说唐人杰,就是我也疑惑胖子怎么忽然来了句这个。

    “什么剧本?”我问道。

    “按唐老板说的,后来唐老板下海经商发了大财,现在又成了整个洛阳城的首富,贼王兄弟他爹又是你最好的兄弟,所以你早就应该找到他们家,好生的培养,让贼王兄弟过上幸福而快乐的二世祖生活,然后呢再跟你的亲生儿子争家产,最后呢贼王兄弟自愿放弃家产带着心爱的姑娘去个荒岛上过上幸福的生活,当然,还有可能遇到七个小矮人。”胖子道。

    我瞪了眼胖子道:“胖子,你胡说道什么呢?”

    胖子耸了耸肩道:“胖爷我有说错什么吗?上不都这么写吗?”

    “别胡闹。”我对胖子道。

    唐人杰笑道:“看来胖爷不相信唐某人的话啊,叶子,你信吗?”

    我不知道说什么,假如只是唐人杰的自说自话,我自然是不相信个我印象不怎么好的商人,但是有这两张照片作为佐证,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判断。

    我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忽然响起了大哥的那句话:句谎言,想要让人信服,最好的办法是七分真三分假。

    直觉告诉我,唐人杰说的话,大部分是真的,但是肯定有部分是杜撰的。

    我睁开眼睛道:“我家都没有我爹的照片,你这里却有,我还有什么可不信的?您继续说下去。”

    “其实胖爷我没说错,不过并非是我在后来没有去找过你,只不过是你爷爷拒绝了,并且他对我在查你爹的死这件事很忌讳,这点你可以回去跟伯父去求证,开始我还很不理解你爷爷,认为他冷血,但是后来我发现可能是他在保护我吧。所以这些年我想过给你帮助,只不过爱莫能助,后来我也发现你靠着自己生活的就很好,就没有去打扰你。”唐人杰道。

    “那么你查到什么了吗?以唐老板的能力?”我看着他道。

    “没有,我更多的是从警察那边去查看消息,但是他们毫无进展,并非他们没用心,而是这件事真的没有丁点的头绪,作案的人太过狡猾了。不过我后来却查到了另外件事,我想你肯定会非常有兴趣。”唐人杰对我神秘笑,他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从公包里拿出个装档案的牛皮纸袋。

    我接过了袋子,打开,袋子不小,里面装的东西却很少,只有几张纸和张照片,看到照片的时候,我甚至不敢去翻开看,因为照片的存在可以说是赤裸裸的证据,而我现在对太过铁证如山的东西有点无法接受。

    我先看那张纸,这是个手写的寻人启事,这张纸以前可能是那种红色的纸,就是以前喜事会用来剪纸的那种红色纸张,当然也会用来写拜帖之类的东西,只不过因为时间过长,红纸已经掉色严重。

    纸上的字是毛笔字,字迹也比较工整,那个年代会写毛笔字的人还是很多的,内容跟寻常的寻人启事差不多:

    寻女,徐爱玲,二十岁,身高米六三,长发,扎着头发辫,上身穿红色印花棉袄,下身黑色棉裤,脚上穿双红布鞋,于3月二十五日在庙会丢失,望知情人提供线索,定重谢。

    这张寻人启事,没有什么价值,我放下这张纸,拿起照片,只是看了眼,我直接把照片给丢了出去。

    照片上是个女人,捏着枝花,扎着马尾辫。

    黑白照。

    可以看出来照片上的女人长的很清秀。有着那个年代姑娘特有的羞涩矜持。

    照片上的她,笑的单纯而青涩。

    我之所以那么害怕,是因为照片上的女人我认识,拿这张照片回去村里能认出来的人并不多,但是这张脸,已经在我脑子里二十年,所以我眼就看了出来,这人是傻子。

    陈石头的傻子媳妇儿。

    “意外吧?”唐人杰看着我笑道。

    我点了点头,丝毫不掩饰我内心的震惊,说实话,不管之前关于我父亲跟他的关系唐人杰有没有撒谎,能看到这张照片和信息,我就不虚此行。

    “照片上的女人,不傻,在那个年代,要是个傻子走失的话,健全的人很多都吃不饱,个傻子不至于大张旗鼓的张贴寻人启事,那时候可没有机打复印说,这寻人启事可是全是手写。”唐人杰道。

    “不傻?!怎么可能?!”我再次吓了跳,虽然傻子临死前的那个笑容让我有她并不傻的错觉,但是我也只是想想而已,个疯癫的整天蓬头垢面用个窝窝头就哄住的女人,怎么可能不傻呢?

    “我就知道你会很意外。”唐人杰笑道。

    “女人是南阳人,名字就叫徐爱玲,走失那年二十岁。”唐人杰接着道。

    “这我知道,你说我不知道的。”我比较急切,这次我是真的急!

    “你听我慢慢说,这女的是南阳新野三里屯人,我后来特意去过这个村子,见到了这徐爱玲的家人,徐爱玲走失之后她母亲就疯了,并且徐爱玲这女人在他们那是个很有名的姑娘,不仅是长的漂亮,还擅长女工,所以知道她走失的人不少,大家也都知道带走她的人是洛阳来的,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爱玲是被洛阳的个算命先生给拐走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洛阳警局才会有这个资料。”唐人杰道。

    “什么算命先生?”我纳闷道,拐走傻子,不,拐走这徐爱玲的,不应该是陈石头吗?

    “当年,个算命先生去了新野,因为算的准,并且收费很少,甚至管顿饭就可以了,所以找他算命的人很多,徐爱玲也找她算了命,他们那的人说,就是算命先生看徐爱玲长的漂亮,所以才拐走了这个黄花大闺女。”唐人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