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照片

作品:《捞尸人

    “事情可能变的有点麻烦了,也有点复杂,三言两语跟你说不太清楚,刚好你最近就住在家里吧,别去学校了。”我对韩雪说道。

    韩雪明显呆滞了下,不过她随即对我苦笑道:“好吧,你注意安全。”

    可能在韩雪看来,傻子去找她就是为了那个孩子,这就是为什么胖子这么说我们马上就相信了的原因,因为除了这个之外我们都想不出个死了二十年的女人为什么会来纠缠个来村子里两年多的善良女老师。所以她接下来问道:“不应该把孩子还给她之后她就走了的吗?”

    “是这样没错,但是那个孩子错了,我们都被骗了,但是这事太过复杂,我真的还不方便告诉你。”我看着韩雪说道。

    韩雪看了我眼道:“你不是说最讨厌你大哥说话说半?但是你不发现你现在就变成了这样的人?”

    被她这么说,我还真的有点不好意思,我的确不止次的跟韩雪抱怨过这个问题,也就是韩雪的这句话,让我对大哥那仅存的那点怨气消失的淡然无存。

    我为什么不愿意对韩雪说?是因为我担心她,我想照顾她,能扛的我都扛了。

    大哥为什么不愿意对我说太多,其实也正是这个道理。

    我看着韩雪,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韩雪对我笑了笑,抱住了我的胳膊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更明白你的想法。既然你也会这么做,你就应该多理解下你大哥。”

    我点了点头道:“恩,我明白。”

    吃了饭之后,我跟胖子敲定了下,决定明天就去见唐人杰,我们俩都属于那种命犯太极好奇心特别重的人,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以说是寝食难安,当夜非常平静,第二天大早我就电瓶车载着胖子去了镇上,我的电瓶车是毕业之后那年买的已经骑了两年多了,本来我个人骑还好,载上胖子之后就不停的磕到底盘,路上走的着实艰难,到了镇上之后我寄存了电瓶车,坐上了去市里的巴车。

    到了洛阳,出了车站我给唐人杰打了个电话,他对我们说道:“叶子兄弟,你们俩就在那里等着,我派人过去接你们,我已经在杏花楼安排好了,到那边我们再详谈。”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辆奔驰车停在我们面前,车上下来的这个人我很面熟,仔细想这是跟着唐人杰起去找过大哥的秘书,上次他说话不太好听,不过这次他表现的就毕恭毕敬,上了车之后,路平稳,这四轮的跟两轮的就是没办法比,今天貌似是个好日子,路上见了不少婚车,到了杏花楼那边,今天杏花楼貌似也有人结婚,停了不少车,都是豪车,这个戴眼镜的秘书对回头对我们歉意笑道:“不好意思二位,老板今天有个重要的客人,他说了,半个小时之内就会赶到这里,楼上的包间已经安排好了,我们先上去吧?”

    我点了点头,这车里虽然坐着舒服,但是也不能常坐,我们下了车,走到了酒店门口,在看到酒店门口挂的那张照片的时候我下子就愣住了,我不太相信这世界上会存在这么巧合的事情,但是就跟很多脑残上写的样,今天在杏花楼举办婚礼的新人,新娘就是我的大学女友程小雨,那个去过我家之后就给我发了好人卡的初恋。

    “怎么了?”胖子看我愣住了,问我道。

    “没事。”我笑了下,事情已经过去多年,我再也不是那个在她跟我说了分手之后消沉了几个月的青涩男孩儿。

    好死不活的是,就在这时候,婚车停在了酒店的门口,我扭头看了眼从婚车上手挽手走下来的这对新人,婚纱的照片因为化了很浓的妆我还不能确定,看到真人我才真正的确认就是她,可能是我看新娘的眼神让胖子看出了什么,胖子问道:“怎么了,新娘认识?”

    我苦笑了下道:“前女友。”

    “啧啧。”胖子笑道。

    “走吧。”我笑道,其实我基本上已经忘却了这件事情,如果不是恰巧碰到的话,我甚至都不会主动去想这段经历。

    我们在包间里等了十几分钟,唐人杰推开了门,进来就是脸堆笑的对我们道:“实在抱歉,让二位久等了,来,先自罚三杯。”

    我们三个碰杯之后,胖子拿起筷子就开吃,他这身五花膘完全就是吃出来的,他道:“唐人杰,有什么事你跟贼王兄弟谈,胖爷我这几天在村子里,嘴巴里都淡出鸟来了,先吃了啊!”

    唐人杰笑道:“胖爷还真是真性情。”

    我没有动筷子,说实话,如果不是胖子在这里,单独的面对唐人杰的话,我个乡村的村官还真的是感觉有些压力,我看了看唐人杰,心里卡了很多问题却不知道怎么张口。

    “是不是饭菜不合胃口?我让他们换桌?”唐人杰问道。

    我摇了摇头道:“唐老板,最近的事情让我寝食难安,还是先说正事吧,不然哪有胃口。”

    唐人杰收起了笑容,点了点头,他从兜里掏出个盒子,盒子很精美,像是个装名贵珠宝的盒子,他放在桌子上转了过来道:“你先看看这个。”

    我有点疑惑盒子里是什么,难不成这个唐人杰见面就给我送珠宝不成?带着疑惑我打开了这个盒子,发现这个盒子里面装的是张照片。

    这是张泛黄的老照片,二三十年前的照片技术就是这样的画质,照片上是两个年轻人,这两个年轻人关系不错,勾着肩膀,笑的都非常灿烂,露着洁白的牙齿。

    我眼就看出了其个是谁,这是我老爹,家里有张他的黑白照,照片是从他的身份证上放大冲洗的,而另外个我看着非常熟悉,仔细比对,竟然是唐人杰,只不过照片上的唐人杰更加的青涩。

    我满眼震惊的看了看唐人杰,他对我点了点头,并且示意我看照片的后面,我翻了过来,发现在照片的后面写着行钢笔字字,字体非常的好看:叶天华赠唐人杰,友谊长存。

    落款是九九四年五月十三号。

    我仔细的看着照片,我并不是太懂这个,但是却看不出这个照片是真的还是电脑合成的,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想要合成张这样的照片并且做旧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肯定有蛛丝马迹可以看出来,但是这张照片很完美,通俗点说就是毫无PS的痕迹。

    “照片是真的。”唐人杰道。

    我要张嘴问他怎么会认识我爹,唐人杰却摆手制止了我道:“你注意下时间。你父亲题字的落款时间。”

    我刚才只顾着这张照片上的内容了,还真的没有去注意时间的问题,被唐人杰这么算,我再看这个日期,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父亲是死在1994年的六月十三号。

    这个我不会记错。

    也就是说,这张照片是在父亲死之前刚好个月的那天送给唐人杰的。

    “照片应该是在1993年照的,我这还有另外张,在同地点,我们照了两张照片,这张是我的。”说完,唐人杰又递过来张照片。

    这张照片上同样的背景,衣服也样,只不过这次俩人都戴上了墨镜,墨镜也是那个年代的款式,更是那个年代的时尚,他们俩还在照片上摆了很酷的pos。

    “我跟你爹叶天华是战友,也是好朋友。就是照片上写的落款的那天,他过来找我,把这张照片给了我,那个时代联系起来不像现在这么方便,而我在之后去了南方,在回来之后,就听说你爹死了,死状凄惨。”唐人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