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唐人杰的狡诈

作品:《捞尸人

    我跟胖子二人面面相觑,嘴上不能说话,但是我的大脑却在快速的转动,唐人杰忽然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是在诈胖子?还是知道我此时跟胖子在起,因为此前我就猜测,这个村子里在我们的周围肯定有唐人杰的人在监视着,不然唐人杰不可能恰到好处的把那个小旱魃放在我家门口。

    对,正是因为我们刚好想到了傻子是在找那个孩子,更在三爷爷阻拦我们去挖的时候,那个死孩子被放在了我家门口。所以我跟胖子都顺理成章的想到了这可能是村子派人的妥协,谁也没有往唐人杰的那方面去想。

    所以唐人杰的人,就在暗处,知道我们在做什么,更知道我们需要什么。

    从唐人杰问出那句话之后,到现在足足我跟胖子有三十秒的沉默,我心沉,我知道其实已经暴漏了,胖子没有马上回答,以唐人杰的脑子就知道我们俩现在的状态,我知道瞒不住了,我对着电话说道:“唐老板,我在。”

    “上次的事不好意思,如果不是你大哥那么不给面子的话,我也没想过会把事情搞的那么难堪。”唐人杰在电话那边笑道。

    “那事都过去了,不过唐老板,我可真没想到,以您的身份竟然还会对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感兴趣。而且您还对这边的事情了如指掌,你让从小在这长大的我情何以堪啊?”我道。

    “方便见面吗?”唐人杰在电话那边问道。

    我想了想,对着电话说道:“行,不过这次地点肯定不能在这边,我们去找你。”

    “好,过来了打电话,我随时恭候。”唐人杰道,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真的挂了电话之后,我才发现我的脑壳上已经满是汗水,虽然只是隔着电话的对话,我却是十分的紧张,这不仅是因为唐人杰是整个洛阳首屈指的富豪,而是因为他总是给人种阴柔且老谋深算的感觉,这在无形之给了我很大的压力。

    胖子看着我道:“胖爷我说的没错吧?唐人杰狡诈的很,别的不说,生意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咱们想从他嘴里套话,说不定最后谁占便宜谁吃亏。”

    “那怎么办?见还是不见?”我看着胖子道,其实我也感觉我跟胖子去见唐人杰并不定有把握,毕竟我俩不是我大哥,有绝对的武力值做后盾。

    “为什么不见?有胖爷在,他能吃了你不成?”胖子道,说完,胖子打了个哈欠道:“你回去吧,胖爷睡会儿,起码得先把这腿养好了再说。”

    ——我从村委会出来之后回了家,到家之后发现韩雪不在,不过我马上反应过来今天是周,她现在应该在学校,就算昨晚夜没睡,我到现在依旧是没有点的困意,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想给大哥打过去,但是却也不想。

    胖子今天跟大哥差点动手,这俩人现在几乎是不可开交,以我对大哥的了解,他以后跟胖子肯定是水火不容,而我在出了大哥家之后马上跟胖子称兄道弟的,现在更是背着大哥联系了大哥直都不喜欢的唐人杰,这让我感觉心对大哥很愧疚。

    我真的不愿意做任何对不起大哥的事情,大哥说的那句你是我弟弟让我现在想起来都很感动,但是我又真的对大哥什么都不愿意对我说极其的不满,就算我知道对我隐瞒些东西肯定是为我好,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好奇心,让我在整件事情面前变的更加的主动,我又不得不做些对不起大哥的事情,这才是我纠结的地方。

    说到底,我已经成年了,有了自己的思维和判断。

    而大哥却把我当成弟弟,当成个孩子,这才是隔在我们俩之间最大的代沟。

    想起大哥,我同时又想起了胖子的话,这让我心里更加的沉重,二十几年来,我其实直都知道有大哥的存在,但是我对于这个大哥的心理,却经历了几次过山车样的波动,在大哥没回来之前,我心怀愧疚,因为大哥被送人我才能在母亲身边长大,是他成全了我,但是在大哥回来之后展现了他的厉害,他成了个传奇样的人,我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却有点羡慕,羡慕当时被送出去的是我多好,那样我跟大哥的命运就完全颠倒,那个睿智而武力值超群的大侠是我,那该多好?

    今天,胖子对我说了大哥变成这么厉害要经历的,却让我再次感觉到胆寒和愧疚,当年大哥被过继出去之后,他就要开始吃死人肉,而且是泡在水里鼓胀腐败的尸体。这要换成我,我能活下来吗?

    就在我想的时候,我妈走到了我身边,踢了我脚道:“叶子,想什么呢这么愣神?”

    我看了看我妈,问道:“当年大哥被过继出去的那家人,你了解吗?”

    我妈脸上的表情下子变的古怪了起来,她似乎很躲闪这个问题,道:“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我就是问问,今天我忽然想,大哥能变的这么厉害,肯定吃了很多苦,但是小时候你却跟我说,收留大哥的那户人家很殷实,家里还没有男丁,所以大哥过去是享福的。”我道。

    我妈端起衣服,沉默了会儿,她道:“你大哥过继的那家人,是你爷爷的朋友,所以家境殷实什么的,都是你爷爷说的,其实我开始并不愿意你大哥过继那么远,不是想认,只是想着实在忍不住了,或者以后日子过的去了再去看看,但是你爷爷比较执拗。”

    “爷爷的朋友?”我愣了下,这个我倒真不知道。

    “恩,可能就是因为这个,你爷爷才没有对你大哥提改姓的事情吧,你大哥回来那天,说自己叫孙仲谋的时候,你不知道妈心里多难受,他本应该叫叶仲谋的啊!”我妈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

    “不是妈,您别难过,你说那孙姓的家人是爷爷的朋友,是怎么样的朋友,关系很好?”我问道。

    “是吧,来村里带你大哥走的是个老头,那老头姓孙,我从来没见过你爷爷喝酒,可是那天他俩都喝醉了,俩人的烟枪都是模样的。”我妈道。

    听完我妈的话,我转头看了眼在门前坐在小板凳上等着旱烟袋的爷爷,他的双眼已经浑浊,耳朵也有点聋,我跟我妈离他这么近他却完全没有看我们,也没有参与对话,因为他几乎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

    看着这样的爷爷,我忽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起来,脑袋里个想法的快速蔓延让我几乎无法控制。

    我最后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道:“神经崩太紧了,有点神经病了,看谁都感觉不正常。”

    说完,我站了起来。

    临进屋前,我猛然的回头看了眼我爷爷,可是我却发现此时爷爷正在看我,并且他那布满了皱纹的脸还有那浑浊的老眼让我感觉到股子莫名的滋味,特别是他的表情,让我感觉奇怪而陌生。

    这种感觉我非常不喜欢,我对他笑笑,他也对我挤出来个笑脸,这笑,更显的有点意味深长的感觉。

    “别胡思乱想了!”我在心里对自己道,说完我就走进了屋,打开我房间的门,不管三七二十,直接躺在了韩雪的床上。

    我想睡,很想睡,但是我闭上眼睛,刚才爷爷那古怪的表情就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更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会感觉有点害怕。

    爷爷并不是个慈祥的人,对于我来说,他就仅仅的爷爷而已,如果非要加个形容词的话,他是个爱抽烟的爷爷。

    从小到大,在我的印象里,爷爷就是每天都在院子里抽旱烟,因为身体不好,他从来没有下地干过农活或者其他,而我妈也只是在做饭后给他端碗,他白天准时的起来坐在门口抽烟,晚上吃完饭之后回屋睡觉,之后前半夜咳嗽,后半夜熟睡。

    他的屋子里,有很重的烟味和老年人身上特有的味道,如果我妈不是隔两天就会把他的床单衣服包括地都洗遍的话,那味道会更严重。

    这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农村老人。

    ——我发现,不管我怎么让自己不胡思乱想,刚才脑蹦出来的想法,始终挥之不去,我坐了起来,之后又半躺在床上,点了支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