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水鬼

作品:《捞尸人

    大哥的脾气很不好我见识过,之前他瞪过我次那眼神的冰冷我现在想想还心有余悸,但是胖子也同样是个火爆脾气,他俩这三言两语之下似乎就要干起来,我看这情况肯定不能干看啊,我就赶紧出来打圆场道:“干嘛呢?有啥话说开不就行了?都是朋友,万动起手来呢?”

    胖子道:“贼王兄弟,胖爷是拿你当朋友来着,也想拿你这个哥当朋友,但是你没看到吗?有人非但故意找茬往胖爷我头上扣屎盆子,还想威胁胖爷,真当胖爷吓大了呢?”

    “你少说两句不行吗?”因为之前的情况,我感觉这胖子肯定不是我大哥的对手,我虽然现在也对他有所怀疑,但是还是不想看着他吃亏。

    而大哥,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他看着胖子,似乎下刻就要动手。

    胖子也不甘示弱的瞪着我大哥道:“看在贼王兄弟的面子上,胖爷不会先跟你动手,现在胖爷我心里不爽就要走,我看谁能拦着。”

    其实不管胖子的话是认怂了还是怎么,我真想大哥就这么不要拦着,但是在胖子转身开走之后,大哥却忽然动了,我赶紧抱住了他,对大哥摇头道:“大哥,不要。”

    大哥轻轻的就把我挣脱,他朝着胖子走了过去。

    而胖子忽然站定,下刻,他忽然转身,手丢出个什么东西,这东西的速度很快,几乎马上就冲到了大哥的身前,我心道怀了,这俩人终究还是动起手来了。

    谁知道那东西在没近大哥身前的时候却哄的声燃烧了起来,我这才看到这是道黄符,只是黄符还没靠近大哥就烧着了。

    “孙仲谋,胖爷我果然没有猜错,你就是吃水尸肉长大的。”胖子看着大哥冷笑道。

    “滚!”大哥没有动手,胖子的这句话似乎让大哥异常的恼怒,对胖子大声的叫道。

    胖子笑了下,耸了耸肩道:“后会有期了。”

    胖子说完,转身就瘸拐的走了出去,屋子里的气氛非常的尴尬,胖子那句大哥是吃水尸肉长大的让我非常的不解,但是我此时却不敢张嘴去看大哥什么,过了会儿,大哥还是站着动不动,我轻声的道:“大哥,别生气了,犯不上。”

    “你也走吧。”大哥对我说话的声音要轻柔很多,但是语气却跟以前样的不容置疑。

    “好,你好好休息睡会,天都要亮了。”我说道,说完,我绕开大哥走了出去。

    ——走出大哥院子之后,我发现胖子并没有走远,而是坐在离大哥的大门不远处地方喘气,看到我出来,他对我招了招手道:“给我支烟。”

    我身上的烟还是那包潮湿的,胖子直接抽出来根儿点上,狠狠的抽了几口,此时天已经快亮了,我看到胖子的脸非常的苍白,上面还布满了汗珠,他咬着牙抽着烟,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疼痛。

    我低头看,胖子腿上的伤口往外渗着血,他的伤口本就触目惊心,走几步之后就开裂了来。

    “受着伤还逞强?真动起手来怎么办?”我看着胖子难受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

    胖子苦笑了下道:“胖爷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别看这张脸胖,走到哪都值点钱,所以金贵着呢,命能丢,脸都不能丢。”

    说完,他从腰间摸出几张符点燃,之后把符灰撒到伤口上,虽然符灰是止住了血,但是他却是疼的呲牙咧嘴,他撑着石头,只手要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侧了下身子,这个微小的动作,让胖子的手落了个空。

    我马上意识到我这个动作对于胖子来说是个伤害,可是等我抬头看到胖子眼神的时候我就知道现在去解释已经晚了。

    胖子眼里有股子淡淡的忧伤,这是我从见到他的第天到现在都没有过的,他苦笑了下扭过脑袋道:“你也不信我?”

    “没有。”我纠结道。

    “不奇怪,胖爷是你也会怀疑,我来这是唐人杰介绍的,你心里本身就有疙瘩,现在咱们阴差阳错的又着了唐人杰的道,你肯定认为包括胖爷我腿上的伤都是苦肉计,别的胖爷不说了,我最后说句,不管这事情是不是唐人杰做的,胖爷我都不知情,你就说你信不信。”胖子看着我问道。

    “先回去找点药上在伤口上,现在说这个干嘛?”我低头要搀胖子。

    胖子却下子甩开了我的手道:“信还是不信!”

    “信怎么样,不信又怎么样?你感觉我有那么准确的判断力?”我问道。

    “信胖爷我就认你这个朋友,不信就拉鸡巴倒,我知道这话说的傻逼,你也不在乎有没有胖爷这个朋友。”胖子说道。

    我看着胖子,继续看着他的眼睛,之后我点了点头道:“我信。”

    胖子扭头,眼神坚定的看着我道:“贼王,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刘胖子的朋友了。”

    听到胖子说这话,我感觉心里也十分温暖,说实话,从小到大,因为我爹死的早,又死的蹊跷,我其实并没有什么朋友,这些年长大了,也见过很多在酒桌上的朋友,但是唯独胖子的话让我感觉这有种拜之交的豪气干云。

    “走吧,回去,别死撑了,知道你走不动。”我弯下腰示意胖子架在我的胳膊上。

    这次胖子没有拒绝,不过他太重,我这么扛着他我俩走的也是艰难,胖子边走边骂道:“你大哥这人阴损的很,想跟胖爷打也不等我好的时候,这不是趁人之危吗?”

    “那天跟水下的那个棺材打你说是术业有专攻,今天那带着面具的人都能把你伤成这样,我大哥去却能把他打走,所以你俩就算没动过手,到底谁高谁低也好判断吧,这样嘴硬可是没点意思。”我笑道。

    “那可不定。”胖子依旧嘴硬。

    “不说这个了,刚那道符在我大哥身前着了,你说我大哥是吃水尸肉长大的,是怎么回事儿?”我问道,似乎在胖子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哥非常的生气。

    “这十二道鬼窟我听说过,虽然不知道里面有那个石棺,但是也知道里面积了无数尸体,水属阴,尸体更是阴气积郁,所以那鬼窟之就是积尸地,寻常人进去肯定是出不来的,所以开始听唐人杰说你大哥可以进去的时候我就怀疑他是个水鬼。”胖子道。

    “水鬼?”我愣道。

    胖子点了点头道:“以前没机会近距离接触他,我也不敢断定,今天离的近了,我能感觉到你大哥身的死气,我丢出镇煞符丢在活人身上就是废纸张,按理说丢在死人身上才会奏效,你大哥不是死人,他是从小吃水尸肉长大的,遍体尸气,在水才能镇住行尸。”

    “水尸肉不会是?”我阵恶寒问道。

    “没错,就是水里的尸体,从小吃这个,吃够十年,那便成了水鬼。”胖子道。

    我无法接受胖子对大哥的说法,虽然我心里其实已经感觉接受了,如果不是的话,大哥为什么在胖子说这句话之后那么震怒?

    “你别胡说道,你才吃水尸肉呢!”我道。

    “你别不信,你大哥竖旗是捞尸人,可能你不知道,以前的水鬼,就是捞尸人,说他们是捞尸人,他们却跟捞尸人不样。”胖子接着道。

    他越说,我就感觉大哥越像是他说的这样。

    “我听我朋友说过,在古时候,那时候常年战乱,加上瘟疫饥荒客船出事,黄河里面尸体很多,但是那时候跟现在样,般的情况是渔民们负责捞尸,捞尸的规矩要比现在多的多,捞尸人在发现尸体之后,会把尸体用白布罩上,再用里面编了黑狗毛的麻绳绑在尸体腰间,他们拖住尸体,等人来认领,如果家人们认了,他们才会把尸体拖上岸,但是没人认的尸体,他们就会丢在水里,无主孤魂那是不捞的。但是有种情况,他们就会请水鬼。”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