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旱魃

作品:《捞尸人

    最终我还是认怂把韩雪给放了下来,谁知道我刚把她放下来之后她就得意的道:“就知道你个怂包没这个胆。”

    她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个笑话,大概大家都听过,就是男女同睡床,女放碗水在床间道你若是越过来你就是禽兽,男子以为女子不肯就安睡晚,第二日大早女子巴掌抽了过去骂道:“没想到你连禽兽都不如。”

    我搓着手脸淫笑的看着韩雪道:“怎么,我是不是真的把正事办了才证明我不是怂包?”

    韩雪给我吐了吐舌头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老实交代半夜的时候你去哪里了?”

    “没去哪里啊?”我道。

    “说了让你老实交代!我知道你出去了,半夜三更不睡觉,胆大包天的问我那个问题,你肯定是经历了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韩雪道。

    女人的嗅觉是真的敏锐,别人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强那真不是盖的,刚好我琢磨不清楚的事情也想跟韩雪商量商量,我拉着韩雪坐在了沙发上道:“来,我跟你说说,我是真的老实交代,但是你听完绝对不能生气。”

    “放心,只要你老实交代,那我绝对不会生气。”韩雪道。

    我就把我半夜为什么出的门,出门之后见到柱子叔的事情告诉了韩雪,之后我就为我的智商欠费付出了代价,实践也证明了女人说不生气的话绝对是不能相信的,刚说完韩雪就掐住了我的腰道:“那女的光着身子,你全都看光光了?”

    “没!没!我就大概看了下!”我赶紧举手道。

    “那是看了多少?好看吗?”韩雪冷笑道。

    “我说姑奶奶,咱们好歹也是个人民教师,能不能抓住重点,重点是我看了那姑娘的身子吗?我不是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吗?”我道。

    “什么是重点,个老流氓引个小流氓跟着他同流合污!还能是什么!你大哥做的对,就是该打,打死才好!怎么不连你块给打了!”韩雪气鼓鼓的道。

    我看韩雪是真的生气了,心里却是甜滋滋的,人在恋爱的时候智商就是负数,我抓住韩雪的手道:“别生气了,那也不是我所愿,说真的,柱子叔从小把我照顾到大,他的为人我很了解,而且从他后来跟大哥的对话上来看,似乎杀我爹的人势力很大,最重要的是我很危险。”

    韩雪在我眼,虽然比较可爱有时候也会任性,但是总归大多时候是个懂事的姑娘,我以为她会理解我话里的意思,可是我明显还是低估了个女人吃醋的威力,她还是无法从那纠结之走出来,她道:“假如你那个柱子叔说的是真的,你想要活命就必须和那个女人发生关系,你选哪个?”

    这次我放聪明了,斩钉截铁的道:“这还用想?我誓死都忠诚于您!死,那又算的了什么!”

    “这还差不多。”韩雪冷哼了声道。

    “那姑奶奶,帮我想想,柱子叔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问道。

    “我哪里知道?要不明天你问问胖子?我感觉他挺厉害的。”韩雪道。

    我感觉我跟韩雪今天晚上不在个频道上,而且这个事情我跟她也确实是商量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就各睡各的觉。

    就算昨天睡的晚,我第二天早上还是大早就醒了过来,醒来之后我就想去学校那边看看三爷爷,我实在是太着急想知道昨天晚上傻子到底有没有去找他了,谁知道我刚洗完脸刷完牙就听到我妈的尖叫声,我跟韩雪几乎是同时跑了出去,看我妈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在她的面前,摆了个坛子,这是个颜色古朴的陶罐,看起来还像是个老物件样。

    这个坛子我眼看去很是熟悉,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把我妈搀扶了起来,我妈瞪着眼睛浑身发抖的指着那个陶罐,因为紧张害怕的缘故她句话都说不出来,韩雪不明就里,上去就要去看那个坛子。

    这个坛子给我的熟悉感,加上我妈那恐惧的表情,我脑子里个画面闪过,让我瞬间就想起来了我在哪里见过。

    “别动!”我对韩雪叫道。

    韩雪的手已经摸向了那个坛子,听到我的大叫声,韩雪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回头看着我,脸的疑问。

    我想起了小时候陈石头把我偷走的那个晚上,他当着我的面把傻子的肚子给剖开了来,取出了傻子肚子里的孩子,之后就装进了这样个坛子里。对,我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就是这个孩子。

    我扶着我妈坐在了台阶上,走了过去脚把那个坛子给踢开了来,村民们大多都起来的早,听到了我家门口的动静大家也都围了过来,刚好看到我把那个坛子给踢开,坛子在地上转了几圈儿之后,从那个坛子口里漏出来两只绿色的小脚。

    大家伙马上就吓了跳,韩雪更是后退了好几步看着我,这时候,村民有胆子大的去拿了树枝过来,把那个坛子里的东西给挑了出来。

    这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呕吐了。

    坛子里挑出来的,是个通体发绿的未成形的孩子,这个孩子蜷缩着,奇怪的是,这个孩子的两只干净却是瞪的滚圆,而在孩子的额头上,贴着张黄符。

    “这是哪里来的死孩子?!”不少人都在议论,当然,也有不少人吓的回了家。

    我的脸色变了又变,在场的人当,只有我和韩雪知道这个死孩子到底是谁,眼见着围观的村民们越来越多,我强装镇定道:“大家都离的远点,这个死孩子头上贴着黄符呢,估计是个小僵尸是被道士给镇住了,就算不是,死孩子身上指不定有什么病菌。”

    大家伙听我说这个,果然都后退了几步,我对此时脸色煞白的韩雪道:“韩雪,你去村委会,把胖子叫过来。”

    韩雪点了点头,大步的跑去村委会,不会儿,胖子和陈青山起过来了,胖子看这个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他道:“好家伙!哪里来的小旱魃!”

    大家伙看这胖子过来了,很多人都见识过胖子的手段,胖子来大家也都有了安全感,见胖子这么说,陈青山问道:“胖爷,什么是旱魃?”

    “就是僵尸的种,旱魃出天下大旱,说的就是这玩意儿,没想到这种地方还有这玩意儿,多亏是有前辈给镇住了,不然这玩意儿出,方圆百里必然大旱。”胖子说道。

    “那这东西怎么处理?”陈青山问道。

    “好办,古人的办法般都是木桩钉死,要么就是丢厕所里,不过这玩意儿已经被镇住了,怎么处理都行,火烧了吧。”胖子道。

    胖子这么说我就拼命的给他眨眼间,这玩意儿怎么能烧了呢?要真的旱魃烧了就烧了,问题是这是傻子的孩子,傻子三番五次的来就是为的找这个,怎么可能烧了呢?胖子这人肯定是不傻,我对他眨巴眼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对村民们道:“虽然好处理,但是这东西棘手就棘手在杀他的时候会有尸毒,嗅之则死,大家都各回各家,别看热闹了,真的闻到尸毒,那大罗金仙下凡就救不了你们了!”

    胖子这招果然奏效,说这个围观的村民们马上就四散而去,我把我妈送回了家里让韩雪照顾,胖子也是胆子大,倒提起这个孩子往坛子里塞,提着就去了村委会,我跟陈青山也跟了过去,到那边之后我道:“胖爷,这玩意儿不是说在韩雪宿舍下面埋着呢?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

    “你问胖爷,胖爷还想问你呢,不过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估计是有人知道咱们要挖这个东西,知道拦不住,所以就直接送了过来,十有九就是那个老头做的。”胖子道。

    其实胖子在没说最后句之前,我立马想到的人是柱子叔,柱子叔是最希望这件事可以息事宁人的,这从他昨天晚上的表现就可以看的出来。

    但是胖子要说是三爷爷做的,也有可能,因为昨晚,三爷爷是守在那风水眼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