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因果关系

作品:《捞尸人

    “我不可能那么做,我也绝对不允许你杀了她。”我看着柱子叔道,柱子叔不是个胡说道的人,我知道他肯定会说到做到。我下意识的把这个我迄今为止还不知道名字的女子护在了身前。

    柱子叔看着我,慢慢的抽出把小刀,脸上的表情逐渐变的冰冷,可以说这样的柱子叔二十年来我从未见过。

    “叔,我不相信你是会杀人的人,不相信你是坏人,我大哥说了,当年杀我爹的人是个会异法的人,说实话我怀疑过您,但是我自己都不相信,我知道你知道很多东西,不告诉我是有您的苦衷,包括现在,你让我做我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依旧有您的苦衷,我不会逼迫你,二十年来,我爹死的早我是把你当做父亲来看,我发誓我不会逼你说出你不想说的事情,但是我求你收手,不要错下去了。”我看着柱子叔苦苦哀求道。

    以柱子叔的脾气,能以杀人来逼迫我做件事情,可见这件事情把他逼的有多狠。

    柱子叔依旧看着我,但是他眼里的冰霜渐渐的融化,取而代之的是股子难以说明的忧伤,从他的眼里,我看出了深深的无奈和纠结。

    我趁热打铁道:“叔,收手吧,这件事我就当不知道。”

    “你必须要这么做!不然你就会死!”柱子叔抹了把眼泪,脚踢开了我,把刀架在那个女人的脖子上道:“要了她,不然我杀了她,你没的选择!”

    “叔!!”我叫道。

    “你到底听不听我的话!”柱子叔大叫道。

    这句话刚落音,我忽然听到个声音“嗖”的声传来,接着就是什么东西砸到金属的声音,我只感觉眼前亮光闪,柱子叔手的刀就弹飞了出去,接下,就是个人影从黑暗之窜了出来,把从柱子叔手抢过了那个女人,柱子叔站起来要抢,却被那人脚踹飞,柱子叔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嘴角已经流血,刚才的那脚,似乎让他受了很严重的内伤。

    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几乎让我反应不过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大哥站在我身边,眼睛冰冷的看着柱子叔。

    看着大哥冰冷的眼神,柱子叔说他会杀人我不信,但是从大哥的眼神里我却能看出来他想要做什么,而且我知道大哥绝对是个什么事情都可以干出来的人,我生怕他去对柱子叔不利,我抓住了他的胳膊道:“大哥,不要。”

    大哥挣脱了我的手,朝着柱子叔的方向步步的走过去。

    柱子叔终究是没爬起来,大哥脚的力道我想象下就知道有多重,不过他勉强的撑了撑身子坐了起来,他擦了下嘴角的血迹,冷笑着对大哥道:“孙仲谋,叶天成就是我杀的,是我剥了他的皮,吃了他的肉,因为他抢了我最心爱的女人!你不是想查吗?你不是想知道杀人凶手吗?就是我,你来杀了我!”

    大哥个箭步过去,又是脚。

    柱子叔喷出口血,身子往后飞去。

    我想拦着,却震惊于柱子叔刚才的那句话。

    这次,柱子叔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他撑了撑胳膊,依旧是脸冷笑的对大哥道:“有本事你杀了我!杀了我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

    大哥走上前去,把提起柱子叔的衣领子,这时候我终于冲了过去,拦住了大哥,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亲眼看着大哥杀死柱子叔。

    “叔,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看着柱子叔道。

    “是,人是我杀的。杀了我,你们兄弟俩就算替你们爹报仇了。”柱子叔道。

    我抓着大哥的手,却无法撼动他丝毫,他的手依旧是提起柱子叔,不过这时候,大哥终于说话了,他看着柱子叔道:“你是不是以为切罪责你个人扛下来就算完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护住叶子?我告诉你,我的弟弟,我可以去保护,轮不到你,当年的事情,我也定会查清楚,个都跑不了。”

    大哥说完,把柱子叔丢在了地上,他扛起了那个女人道:“我们走。”

    大哥说的我不容拒绝,我看了眼柱子叔,他的脸已经成了片的苍白之色,但是我却不担心他的生命安全,大哥没有杀他,那他就不会因为这两脚而死,我相信大哥出手有这样的分寸。

    “孙仲谋,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你定要把这件事情重新扯出来,没有人能够救你们!”柱子叔在我们身后道。

    大哥回头看着柱子叔道:“这么多年,我学会了句话,求人不如求己。”

    在村口的时候,我跟大哥分别,以前的时候大哥有什么话不对我说我知道他的脾气可以不问,但是今天晚上柱子叔的所作所为让我不得不问,并且我定要得到答案,柱子叔不是个坏人,更不可能是杀我爹的人,但是我太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宁愿把所有的东西都揽在自己身上,并且他做这切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救我。

    大哥似乎看穿了我心的想法样,大哥看着我道:“我知道你有很多东西想问我,叶子,现在还不是你知道这切的时候,我会在个适合的实际都告诉你。”

    我要张嘴说话,他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不要问,我是你哥,你亲哥。”

    说完,他道:“我把她送回去,我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大哥做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他说完就离开,挥挥云袖,不留下片云彩,只是让我个人站在这里,心有万千的疑惑。

    我现在已经没有功夫也没有心思去学校那边看,个人就这么失魂落魄的回了家,到家里的时候片的寂静,他们都已经睡下了,我轻轻的进了屋躺在沙发上,根接根的抽烟,我仔细的梳理了下今天柱子叔的反常。

    他定让我睡了那个姑娘,也就是天涯上的那个友,并且不惜以杀人逼迫,他甚至还说,我不睡了她我就会死,这东西其实想起来很奇怪,就好比是武侠上的桥段,我了春药的毒,毒性发作,如果不找个女人发泄番就会死样。

    但是武侠上的这个桥段起码之间有必然的联系性。

    可是我睡不睡这个姑娘,跟我的死活有什么关系?

    我想了半天都想不出这其到底有什么关联,我也不是饥渴到没有女人就会死的地步啊?最后我甚至都忍俊不禁的想,难道这跟我处男的身子有关?

    处男之身,童男之身,这可是在很多鬼怪电影里都有大用的,柱子叔今天的意思,难道是说如果我不摘掉这盖在我头上二十三年的处男帽子摘掉我就会死?

    怎么个死法?

    屌爆而死?

    就在我想的自己都想笑的时候,忽然我身后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还没睡?”

    我吓了跳,回头看,这披头散发的女人不正是韩雪吗?这时候,我好像是发了神经样的看着韩雪问道:“韩雪,如果我要是不睡了你我就会死,你会不会同意?”

    借着月光,我几乎可以看到韩雪的脸瞬间变的鲜红鲜红,鲜红之后又变成盛怒样的血红,她抓起沙发垫子就砸在了我的脑袋上骂道:“叶继欢你个大流氓,你是神经病啊你!”

    她狠狠的砸了我几下,砸的我整个人都晕晕的,最后丢下句:“那你早点去死好了!”

    说完,她狼狈的逃回了屋子。

    韩雪进屋之后,我耸了耸肩自言自语道:“看吧,个正常人都知道,这之间不可能存在什么因果关系。”

    谁知道就在我这么说之后,韩雪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我的身后,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道:“你如果真的会死的话,我会同意的。”

    “真的?”我回头看着无限娇羞的韩雪,站起来直接把她抱了起来道:“走吧,我了种不发泄就会死的毒。”

    韩雪虽然看就羞的要死,不过她还是点了点头道:“可以。”

    我几乎是心花怒放。

    但是下刻她道:“但是如果你让我知道你骗了我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她说完,做了个老虎钳的手势。

    吓的我裤裆里阵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