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夜

作品:《捞尸人

    等我回到家里的时候,韩雪跟我妈已经把屋子给收拾妥当了,韩雪对我说道:“三爷爷还在那里坐着,你说他晚上也在那里看着吧?”

    我妈不明就里,道:“放心吧,三叔不会往你屋子里去的。”

    “阿姨,我不是担心这个。”韩雪脸有点红的道。

    其实韩雪问这个问题,我就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要是晚上三爷爷晚上还在那里坐着,半夜的时候,如果傻子去找到三爷爷了那怎么办?

    我虽然也担心三爷爷的安全,但是想到他今天的所作所为,就没说话,我妈看我欲言又止,笑道:“你们俩聊,妈去做饭。”

    我妈走后,我道:“真的让他们碰面了也好,碰面了看他明天还拦不拦着。”

    “可是他年纪这么大了。”韩雪担心的问道。

    “你不知道,其实他们大的人不害怕这个,老年人对鬼神这方面看的很淡。”我道。

    ——我跟韩雪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到晚上的时候,三爷爷不顾众人反对竟然搬了张床过去,我跟陈青山去劝,三爷爷说道:“你们不是说了,那傻女人会回来闹吗?今晚我就在这坐着,我倒要看看,哪路妖魔鬼怪敢来动我们陈家老祖宗留下的龙头碑!”

    三爷爷的脾气那是谁也劝不动,大家伙也没办法,我跟陈青山商量也是感觉他愿意在这里守着就守着,真让他见见也好,我就是担心三爷爷真守在这里了,傻子反倒不来了,就好比有次我不舒服去看医生,到村卫生所就全好了样。

    我跟陈青山就各回各家,家里忽然多出个韩雪,虽然怪异但是也很温馨,因为再也不用住在宿舍,韩雪不用担心晚上睡觉的问题,这几天下来她也是熬的黑眼圈都出来了,吃完饭之后给我在沙发上铺好了床洗了个澡就回屋睡觉了,我则躺在沙发上玩手机,边玩边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不知不觉的竟然也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醒来,翻开手机看,十点半了,我就想着过去学校那边看看傻子今天会不会去学校那边,万真来了遇到三爷爷会怎么样。

    我不想吵醒韩雪跟我妈,就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刚出门,忽然在黑暗走出来个人影,我吓的全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颤抖的叫了声:“谁?!”

    “叶子,是我。”他打开了手电,我看,这个人竟然是柱子叔。

    “叔,大半夜的,你干嘛呢?”我问道。

    “叔就是来找你的,叶子,听叔句话,这件事到此为止,别在继续下去了好吗?傻子的事情叔帮你解决,你让那个胖子走,去让你大哥也停止,可以吗?”柱子叔道。

    柱子叔忽然这么说,让我感觉非常奇怪,我道:“叔,你这是什么意思?”

    柱子叔叹了口气道:“你什么都别问,叔只是害怕,害怕你或者你哥跟你爹的下场样。”

    黑暗,我并不能真切的看到柱子叔的表情,不过我却听了出来,柱子叔今天说的话意味着他知道更多的事情,而不是像那天说的那样他很无辜。

    “叔,你感觉都到现在这份上了,还能停止吗?我大哥那样的人是我能劝动的吗?”我道。

    柱子叔又叹了生气,自从那天我找他之后,他整个人都变的十分的颓然,直都是唉声叹气的,他道:“叔也很想知道真相,我只是害怕,你是没见过你爹的死,被人剥了皮啊!完完整整的人皮就这么挂在树上,这人得有多狠?”

    他不说还好,说更让我气愤,我道:“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更要把凶手揪出来!不然我爹白死了?”

    柱子叔道:“走吧,你跟我来。”

    说完,柱子叔就往前走去,我不明就里,也只能跟着,他在前面走的很快,不会儿我们就出了村儿,我不由的警觉了起来,心里甚至有点害怕,眼前的这个柱子叔已经不算是我以前认识的柱子叔了,我就问道:“叔,这是去哪?”

    “走吧,就到了,叶子,你别怕,叔就算自己死,也不会害你。”柱子叔说道,他似乎感觉到了我的紧张,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哀伤。

    他的语气,让我想到了这十几年来我们之间的相处,想到了他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去给我送钱的场景,他那时候在我学校旁边的工地上做事,同学捎信说学校外面有人逢人就问认不认识叶继欢,有的人以为他傻,有的人以为他问的是那香港的贼王叶继欢,刚好我同学叫认识我就叫了我,出去之后,我看到蹲在马路边上身泥污的他,他把钱塞给我道:“叶子,叔忘了换身干净衣服了,这给你丢人了。”

    当时他的脸,脸的局促不安。

    想到这个场景,我忽然鼻头泛酸,看着眼前的这个苍老的背影,我刚竟然怀疑他对我图谋不轨,最近我们更是生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往前走了几步道:“叔,对不起。”

    柱子叔停下了脚步,眼睛有点泛红的看着我,看了会儿,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傻孩子。”

    我拉住了他的手,这是只布满了老茧的手,摸住这只手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我道:“叔,我没见过我爸,就是把您当父亲来看的,我不想我们之间变成这样,无论如何,我跟我大哥做儿子的想搞清楚谁杀了我们的父亲,这是我们做儿子的责任,您要是知道什么就说说。就当我求你,好吗?”

    柱子叔伸出另只手把我脸上的泪抹掉,他依旧是笑着看着我道:“孩子,叔答应过人,并且是毒誓,你真的要我说吗?”

    “不要了!”我道。

    我忽然感觉很害怕,是种柱子叔说了之后就会死的感觉,这虽然很不切实际,但是我却又感觉这么的真实。我甚至感觉,如果柱子叔真的要说,就在我们身后马上就会有人出来把柱子叔杀掉!

    说完,他继续往前走。

    我在后面跟上,我们这时候已经走出了村子,到了村外的小树林里,柱子叔停下了脚步,他从路边的树叶堆里拉出个麻袋出来,道:“叶子,解开。”

    看这个麻袋,挺像是里面装了个人,但是我还是低下身子把麻袋解开,我往下拉,个人头就冒了出来,我吓的下子蹲在了地上。

    但是我定睛看,这人不正是我的那个友,就是被陈石头买回家的那个姑娘吗?

    “叔?!”我回头看着柱子叔道。

    柱子叔看着我道:“叶子,你把她睡了。”

    “什么?”我大惊道。

    “你睡了她,事情就解决了。我在那边等你,你快点。”柱子叔说完,根本就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转身就去了远处。

    柱子叔走远之后,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此刻相对于柱子叔这诡异的行为,我更担心的是这个姑娘的安全,我把她扶了起来,发现她只是晕了过去,但是我摇了几下都没有把她摇醒。

    这时候,我才发现,在麻袋里的这个姑娘,全身赤裸。

    我看了下,说实话,在那刻我有点血脉喷张,我这辈子就那天看过次韩雪的背影,还是朦朦胧胧的,这可以说是我第次看女人的身体。

    我跟这个友见过面,我只记得她的漂亮跟韩雪是不样的类型,韩雪是个可爱倔强的丫头,而她更类似是个知性的女子,那天我对她的印象是很瘦,但是此时看她整个身子却是如此的匀称。

    这身子几乎说是完美。

    我看了几眼,这不说假,是真的看了几眼,也的确是有点冲动的感觉,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我不能这么做,我用手电搜了几圈,在地上看到了她的衣服,去拿了过来给她穿上。

    她像是被人下了迷药样,从始至终都没有醒来。

    我扛起她,走到了柱子叔那边,我看着柱子叔道:“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我不能。你快把这个姑娘送回去。”

    “你要是不做,我就把她杀了,我说到做到。”柱子叔深深的看了我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