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嫌疑人

作品:《捞尸人

    胖子这么说之后,陈青山点头道:“要这么说倒不是没这样的可能,你要知道,那可是个傻子,陈石头的弟弟都能用窝窝头骗住,估计也有别人这么做了。所以傻子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不是陈石头的也有可能。这样看来的话,陈石头这狗日的野心不小嘛,他把自己的死孩子给埋在了这风水眼上,那要真是他的孩子,他陈石头家也能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

    胖子道:“这么看来就是了,我说胖爷我怎么可能看错,你们这伏地沟子这些年有没有谁家忽然就飞黄腾达了,估计那死孩子,就是他造的孽。”

    我跟陈青山对视了眼,你说这飞黄腾达这还真没有,伏地沟没有特别牛逼的人,我挠了挠头对胖子道:“你要真说伏地沟谁过的最好,还就数村长了。”

    我话刚说完,陈青山就脚踹了过来笑骂道:“我操你大爷!老子这算哪门子的飞黄腾达?”

    “别吵吵了,现在那老头说不让弄,你们说咋办?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这算是你们家的家事胖爷我还真管不着,你们自个去商量想办法,处理好了该胖爷做的我去做。”胖子往椅子上趟道。

    “说来也奇怪,三叔平日里不是这样的人,这次格外的固执。我再跟他商量商量,实在不行的话咱们可以夜里偷偷的把事情解决了,虽然我听说过晚上阴气重的说法,但是以胖爷的本事,估计这都不在话下。”陈青山看着胖子笑道。

    “这话不假,但是胖爷我为啥晚上去干啊,我这是做好事,没收你伏地沟毛钱的劳务费,你还得让胖爷我晚上跟做贼样的?真让那老头给逮着了还得惹上身骚。”胖子道。

    陈青山无奈,也只能再去劝劝三爷爷,这会儿我都没说话,不管这几天多么的忙,我心里直都记着大哥的话,他是想趁乱找出杀我爹的那个人,而大哥明确的说了,杀我爹的那个人,是个会阴阳五行的玄学人。

    此时,我心里就已经蹦出了个人,那就是陈石头。说实话,在伏地沟十几年了,我都不知道还有风水眼,风水眼下还有龙头碑说,这陈石头看起来痴痴的竟然知道,难不成他是个隐藏的很深的人?

    不过在怀疑陈石头的同时也感觉自己因为最近的事情变的有点神经质了,我看谁反常都感觉是杀人凶手,就连今天这反常的三爷爷我都怀疑。

    ——我们从村委会出去之后,陈青山又去找三爷爷说情,三爷爷这次也的确是反常,反常到让人感觉有点倚老卖老,他竟然真的搬了家里的太师椅过来,就坐在韩雪宿舍的门前,任凭陈青山说什么他都是滴水不进,我跟韩雪走了过去,我对三爷爷道:“三爷,这事我是外人,你陈家的风水眼我是管不了,韩雪也可以先不住这间屋子,但是您总得让韩雪进屋收拾下东西吧?”

    韩雪进屋简单收拾了下,现在她也算是搞笑,竟然沦落到住的地方都没有,不过这下也好,我能是顺理成章的就把她安排到了我家住我的房间,至于我可以在沙发上凑合,我的屋子很乱,我妈跟韩雪起在收拾屋子,我呢准备再去找大哥次汇报工作,虽然这样跑的频繁很累,但是我却也乐在其,我正准备出门的,忽然看到陈石头家的老三陈三奎在我家门口转悠呢,眼睛还不停的往院子里瞅。

    “三奎,你有事儿?有事儿进来说。”我道,看到三奎我就想到那个孤身涉险的姑娘。

    三奎左右环顾了下,看似非常防备,他像是做贼样的进了我家院子,拉着我就进了厕所,我吓了跳道:“干啥呢你?!”

    三奎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摸出个纸条递给了我道:“姑娘叫我给你送来的。”

    我心里惊,我自然知道姑娘是谁,赶紧把纸条给塞进了口袋里,我虽然心里紧张,但是脸上却佯装平静,我递了根儿烟给三奎,还帮他点上,笑着问他道:“你还当上邮递员了,不是说那姑娘是你表妹吗?”

    三奎带着怨念道:“屁的表妹,就是老东西买回来的。”

    “那你还敢给我送信?不怕那姑娘是找我求救的?”我道。

    “你敢救她,我弄死你!”三奎夹着烟瞪着我,双眼里都是那愚昧的阴狠。

    “那肯定不会,咱们是个村的,我肯定是帮你们,不过你为啥偷偷给我送信?”我道。

    “没女人的时候就没女人了,现在有了不让我弄,老东西肯定是要大哥二哥的,轮也轮不到我身上,都是光棍,凭啥给他俩?姑娘说了,我只要听她的话,她就跟我。”三奎说完,狠狠的抽了口烟,这口就把烟给抽到了烟屁股上,他把烟头丢粪坑里道:“不说了,我得回去了,不然被发现了。”

    三奎走后,我不禁想笑,这姑娘也真的是机智,竟然用这种办法来离间,不过想想也是,这姑娘不聪明的话也很难找到这里,更在贼窝里保全自己,我赶紧拿出了那字条,字条上是行娟秀的小字:“陈石头有动作。”

    就这五个字,没有其他,就说陈石头有动作,但是具体是什么却没有写,这个字条让我更加深了对这陈石头的怀疑,看来大哥的所有布置已经开始渐渐的有了成效,陈石头在我心里的嫌疑更加的加深了。

    我学着电视上谍战片的样子把这纸条给烧了,出门跟她们说了声就骑着电瓶车去了我大哥家,我现在虽然有了点情报,但是脑袋里却很乱,需要大哥给我理清,当然也有另层面的原因,那就是大哥在我心地位很高,我总感觉他比所有的人都要睿智,都更能看清楚些事情。

    我遍遍的跑,自己都有点烦了,大哥是很有耐心,他也不出门,就在他的小院里,每次来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他,说实话,有时候我都感觉大哥这人真的挺无聊的,没有朋友,没有话,没有爱好,他似乎活的跟个机器人样。

    我先是对他说了风水眼的事情,后来又说了我那个友的事情,之后又说了纸条的内容道:“现在看来,这个陈石头的嫌疑很大,他能把死孩子给埋在风水眼里,说明他会风水,而在这个时候,我这个友又发现了他的异常,这时候有动作,不是正你的下怀吗?”

    大哥皱着眉头思索着,我就这么看着他,过了会,大哥点了点头道:“干的不错,分析的也很到位,这陈石头是有问题,继续跟下去,其实在这件事上,你能做的比我多,叶子,我回来之后就很高调的竖旗捞尸进十二道鬼窟,是在逼他们自露马脚,但是我却不能住在村子里,只能来这三里屯住,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这里离十二道鬼窟更近?”我直接道,其实我直就是这么想的,从大哥竖旗捞尸开始我就以为他只是为了方便。

    大哥摇了摇头道:“我离的太近,他们就越警惕,就越难发现,反之,我离的远点,他们更容易露出破绽。”

    “机智!”我对大哥道,此时我心里很高兴,大哥难得的次说这么多话,更难得的是夸赞了我句干的不错。

    “回去吧,别跑的太频繁了,会被他们给注意到,以后打电话说。还有,注意安全。”大哥道。

    我点了点头出了大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