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风水眼龙头碑

作品:《捞尸人

    我从大哥回家之后,韩雪还在睡,爷爷依旧是坐在门前抽旱烟,我妈已经开始做早饭,我问她道:“妈,你跟爷爷昨晚去哪了?”

    我妈道:“你爷爷咳嗽的厉害,我带他去你强爷那里抓了点药。”

    “没事儿吧?”我问道。

    “没大碍,老毛病了。”我妈道。

    话刚落音,爷爷就又咳嗽了起来,我对他道:“爷爷,你少抽点烟。”

    他眯着眼睛对我笑道:“活够本了,不让我抽这口,那跟死了啥区别?”

    我也没说什么,毕竟我也烟瘾不小也没脸说他,再说了,爷爷的老烟枪可是出了名的,这么多年都没改过来,我对我妈道:“我去补个觉,韩雪也是夜没睡,我吃过早餐了,你等下留份给她,不用管我。”

    “你们年轻人啊,节制点。”我妈看着我笑道。

    我知道她自从知道我晚上去学校住就开始想多,我也没跟她解释,打了个哈欠就进了屋,只感觉闭上眼睛就沉入了梦乡,这觉睡的十分踏实,前半段没梦,但是到后半段的时候,我忽然做了个梦,这个梦极其的诡异,我梦见我在间瓦房里住着,也是在睡觉,忽然醒来看到在房梁上挂着条大青蛇,这条蛇很大,跟电视上看到的巨蟒个头差不多,那暗黄的眼珠子就死死的盯着我,吐着悠长的信子形象极为可怖,但是这蛇也不动,就那么看着我。

    我猛然惊醒,这才发现这好类似个梦梦,我抬头看了眼头顶的墙壁,我家早就不住瓦房了,现在是平房,哪里来的房梁?

    醒来之后发现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就起了床,我叫了几声,家里没人回应我,去我屋子里看,韩雪把床铺铺的整整齐齐的离开了,我爷爷跟我妈也不在家,此时天色已经是到了正午,我以为他们都出去了,就在厨房随便找点东西先填上肚子再说,刚吃两口,韩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在电话里道:“叶子你快来,村民们跟胖子吵起来了。”

    我刚挂了韩雪的电话,赵青山的电话也打了进来,也是说的这个事儿,我把馒头丢进赶紧往学校那边赶,到了那边之后,发现已经围满了人。我挤了进去,看到胖子个人扛着把铁锹虎视眈眈的看着众人。陈青山再跟三爷爷他们说着什么,村民们七嘴舌的,我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刚好看到韩雪,就问道:“这什么情况?”

    “胖子过来了,他拿着个罗盘,说地下肯定有脏东西,就找村长叫人来挖,谁知道就挖了那个东西出来,挖出来之后,三爷爷就来了,他说这是整个伏地沟的风水眼,龙头碑是老祖宗埋下来的,要是再挖,泄了地气整个村子都会倒大霉。”韩雪道。

    我看,果不其然,在胖子的脚下,有个龙头的石碑,龙头雕刻的很是惟妙惟肖,但是这条龙没有身子,只有龙头连在石碑之上。

    “三爷爷真的是老糊涂了,天天把整个村子倒大霉挂在嘴上,昨天说胖子要惹水里的东西村子要倒霉,今天挖龙头碑也要倒霉,那天天啥事也别干了,动不动就倒霉倒霉的。”我念叨道。

    我虽然对三爷爷很是尊敬,他的确也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老者,昨天的事情就不说了,今天明显是要把韩雪的事情处理下,他来拦着这个就让我多少有点烦躁。

    就在这时候,陈青山在那边对我招手,我走了过去,陈青山拉着我对三爷爷道:“三叔,您不信我的话总得信叶子吧?你问问他,那傻子天天来学校盯着人家韩老师,咱村里这条件,也就韩老师这样的好人才会来,要是把她给逼走了,村里的娃娃们谁来教?所有的娃娃都成了盲,那才是倒大霉!”

    很明显陈青山是跟三爷爷解释了半天,但是三爷爷还是不同意,我就说道:“三爷爷,是真的,我是亲眼所见。”

    “傻子那女人没入我陈家族谱,不算我陈家人,她又带着怨气而死,所以故意来报复陈家的,动了老祖宗埋的龙头碑,陈家人就亡了!叶子,你不姓陈,这事你什么都不用说。”三爷爷拄着拐杖道。

    “老大爷,小胖我就是专门搞风水的,刚我也看了,这地方的确是整个村子的风水眼,在这里盖学校让娃娃们受风水滋养是没错,但是绝对不该埋碑啊,也不知道当年是哪个下三滥的风水先生忽悠了老陈家的先祖,所以才在这风水眼上埋了龙头碑,按胖爷我理解,在这里打口井,整个村子的人吃井里的水,这才叫方水养方人,风水眼这么用才是上道。”胖子也是对三爷爷解释道。

    三爷爷举起拐杖指着胖子道:“哪里来的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敢诋毁陈家先祖?我说了,这地方不能挖就是不能挖!”

    胖子也怒了,这家伙的脾气本身就不怎么好,他道:“老人家,把年纪了,也积点口德,胖爷我不妨告诉你,这风水眼下面,可是被人埋了尸的,等于是这伏地沟的风水力被这家人给占了,胖爷我今天处理了还好,不处理这以后就成了人家家人的了。”

    “满口胡言!你们这帮臭小子都给我滚回去,这地方我活着天,就不允许人动他,青山,马上让这个胖小子给我滚蛋,伏地沟陈家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插手!”三爷爷生气的道,并且把今天帮着胖子挖地的人都给赶走了。

    村民们其实也并非是把这个风水眼看的多重要,真的有那么厉害,伏地沟还会是外人口雁过拔毛蚊子过吃腿的穷乡僻壤?只是三爷爷在村子里威望实在是太高了,他说不让挖,村民们也都要支持。

    陈青山这个村长在德高望重的三爷爷面前也不顶事儿了,他叹了口气道:“算了吧,三叔您也别生气,不挖了不挖了。”

    三爷爷道:“二伢子,去把我的椅子给我搬过来,我就在这里看着了!”

    我真的是很生气,但是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后来我妈都来拉我让我不要跟三爷爷顶嘴,我们没办法,只能暂时回村委会,胖子笑骂道:“你这村长当的,个老头子都敢指着你的鼻子骂,胖爷我今天可算是涨见识了。”

    “别说了胖爷,村子里有村子里的规矩,这不叫怕老头,而是给三爷爷面子。”我对着胖子道。

    胖子没再损陈青山,道:“你说的那陈石头也真的会挑地方,竟然把那死孩子给埋在了这风水眼上,那陈石头家现在肯定是非富即贵吧?”

    我跟陈青山听胖子这么说,都是噗嗤声就笑了出来,陈青山道:“难得胖爷您竟然也会看走眼,那陈石头家穷困潦倒,穷的他娘的都吃不起饭了,家里的房子也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屁的非富即贵。”

    胖子愣了下,看着我问道:“贼王兄弟,村长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道。

    胖子脸凝重的道:“这不可能,伏地沟南临山,北靠洛水河,风水并不差,埋在那风水眼上更是算的上良穴,不会出什么特别牛逼的人物,但是说为富方还是会有的,怎么可能过的那么穷?”

    “风水这东西,谁说的准呢?”我笑道。

    “胖爷说是这样就是这样!”胖子有点愠怒。

    “不信我领你去看看,真的是这么穷。”我道。

    “要么那死孩子不是他陈石头的,要么那下面不是那个死孩子,而是另外的尸体!不然绝对不会如此,胖爷我没跟你们开玩笑!”胖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