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阴文

作品:《捞尸人

    何仙姑被这胖子给气炸了都,但是现在她估计是憋着口气让胖子出丑呢,所以也忍着去把窗帘门什么都给关上,又点亮了屋子里的蜡烛,这样来,这整间屋子也就跟夜晚差不多了。

    其实现在我的心里多少有点何仙姑的想法,但是我总感觉胖子说话办事这么嚣张,还敢当我们的面做法,估计是有本事有底气的,不然等下被打脸那得打多疼?

    拉好窗帘之后,也没见胖子做什么,他就指着那个手镯道:“出来吧。”

    我们三个都瞪大了眼睛,也想看看这王老太被叫出来是什么样子,但是却毫无动静,胖子就盯着这个手镯,大概过了分钟,他有点不耐烦的道:“还不出来?”

    何仙姑已经憋着笑等着看胖子的笑话了,陈青山也是脸的奇怪,我本身就胖子心存戒备,可是这次我竟然捏了把汗,非但不想看他出丑,还在担心是不是出现了什么特别的状况。

    “不是吧,这点面子都不给?”胖子说道,这句话就说的没那么气定神闲,多少有点气急败坏的意思。

    “哎呦呦,大神不是挺厉害的吗?这身五花膘,难道是吃素的?”何仙姑嘲讽道。

    陈青山自然不能跟个女人样的张口嘲讽,但是我看他的脸色也有点生气了,就凭刚才胖子说他没脑子,他是看在胖子是个高人的面子上才忍,旦证实这个胖子是个胖子,那他估计是要秋后算账的。

    “你少说两句,话都别说太满,万等下被打脸的是你怎么办?”我对何仙姑说道。

    何仙姑看了我眼,小声嘀咕道:“你懂个屁!”

    我也没理他,往前走了几步问胖子道:“胖爷,有状况?”

    胖子点了点头,此时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不过他马上回头对何仙姑道:“拿黄符朱砂过来。”

    “你说拿我就拿?”何仙姑挑着眉毛道。

    “去拿。”这时候,陈青山冷笑着说道。

    何仙姑还是比较给陈青山面子的,从抽屉里拿出了黄纸和朱砂,我知道这次陈青山不是要帮胖子,而是要痛打落水狗。

    这胖子拿了黄纸铺在桌子上,用朱笔蘸了朱砂在黄符上勾勾画画,这东西我向看不懂,只是感觉上面的鬼画符看起来笔走蛇龙的很有气势,胖子写完,点上黄符,用两根手指夹着,在那城隍像之前挥舞了几圈,那黄符本身就燃烧的很快,转眼间就飘落在桌子上化成了灰烬。

    黄符燃烧完之后,胖子做了个把我们三个都惊的张大了嘴巴的举动。

    他用力的拍了拍桌子,用极大的声音叫道:“出来!”

    他这样子说法,像极了个盛怒的老板在对员工大吼。

    可是,他也就是叫完,之后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声势越大,就越丢人。

    我这时候心里依旧很紧张,我回头瞪了眼何仙姑,又对陈青山使了使眼色,示意他们都在等等。

    ——胖子刚才用力的拍了这下桌子,城隍像前的香炉掉在了地上,撒了地的香灰,就在我给他们俩使过眼色之后,忽然阵风从那个城隍像那边吹了出来,门窗紧闭,却从神像那边吹起阵风,这本书就够奇怪了,这股风吹起了那地上的烟灰,时之间屋子里尘土飞扬。

    香灰的味道不好闻,我们都捂住了口鼻。而胖子则站了那飞灰之,这股风来的奇怪,走的也很快,等灰尘落地切停歇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在上,似乎有几个字,是用香灰写成的。

    我去看这几个字,却发现这似乎又不像字,或者说是我从未见过的字体,所以看这个跟看甲骨样的感觉,胖子看了眼地上的字,扭头对城隍像道:“你这个城隍,当的也够憋屈的。”

    “胖爷,你看懂了?这是什么字?”我吃惊的问胖子道。

    也许是刚才我对胖子的维护让他对我有了点好感,他对我说话变的不那么的浮躁,而是点头道:“恩,看懂了,王老太的那丝亡灵不在这里,要她的命的不是城隍,是水里的东西。”

    “谁都知道我婆婆是跳水死的,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咯,死无对证不是?”何仙姑道。

    “胖爷我最讨厌话多的女人,不是看在你死去婆婆的份上,早就大耳瓜子抽你了你信不信?”胖子瞪了眼何仙姑道。

    “你敢!”何仙姑也不是个善茬。

    “你少说两句,除非你现在也能让城隍给你写字!”我瞪了眼何仙姑道。

    陈青山这时候也从刚才的震惊醒了过来,虽然刚才我们谁也没看到王老太显灵,更没看到城隍爷现身,但是阵风吹起香火写成我看不懂的字,这就足以说明胖子是有实力的,他眼见着我们跟何仙姑都要吵吵起来了,就道:“少说两句,这事传出去对你有好处?”

    如果今天胖子说何仙姑是个骗子的事情传出去,那以后这个钱她是不能赚了,所以陈青山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张了张嘴也是没再说什么,这时候我再看这个胖子也顺眼了许多,而且思前想后,感觉他说话虽然浮躁,但是却很有道理,比如说她说何仙姑这些年做法事不是自己的本事,全靠的王老太留下的阴德这句话,就没有否定何仙姑,事实上何仙姑从王老太死后就做了法王,其实很多时候也能处理些事情的。

    “走吧,去河边看看,这洛水河里到底是有什么东西,把这城隍爷都给吓的屁都不敢放。”胖子这时候说道。

    出了何仙姑家里的门,陈青山问我道:“叶子,我读书少,你是化人,那城隍爷用香火在地上写的是什么字?”

    我不好意思的道:“村长,说实话,我也没看懂。”

    胖子说道:“能看懂就奇怪了,城隍是冥司的神,写的也是阴,就是阴间用的字儿。”

    “厉害!”陈青山竖起了大拇指道。

    “刚你不是还想看哦昂也我出丑,报胖爷说你没脑子之愁的?”胖子说话可是点都不客气,句话把陈青山说的脸尴尬。

    我们跟胖子起来到了河边儿,到了那里之后胖子也不说话,就是沿着河边走,直走啊走的,这走着走着没走到九月九,反而是走到了三里屯了,就是我大哥所在的村子。

    在三里屯的河边,那十二道鬼窟就耸立在洛水河的间,道山,十二道窟,把洛水河给懒腰斩断。

    胖子终于停下了脚步,他盯着那十二道鬼窟道:“腰斩龙啊,听那唐人杰说这十二道鬼窟我还不信。”

    “什么?”陈青山对这东西似乎十分好奇,就算胖子直损他他还是“不耻下问。”

    “洛水河是条龙,这十二道鬼窟把这条龙给拦腰斩断了,好大的邪气。当年要王老太命的,就是这里面的东西。”胖子说道。

    “这十二道鬼窟,可是我们这里的禁地,谁都不能靠近,只要进去就出不来了,可以说的活人禁地,里面也不知道屯住了多少尸骨,这百年来,就个人能进去,那就是叶子的哥哥孙仲谋。”陈青山说道。

    “贼王的哥哥姓孙?”胖子愣了下道。

    “我哥小时候被过继出去,回来之后用的还是那家人的姓。”我道,我本身在陈青山说我哥的时候想要拦着,但是想,胖子是唐人杰介绍的,对于我哥的事情他肯定是知道的。

    “胖爷我这次来,就是来会会你哥哥的。”胖子看着我道。

    可能是看我脸色不好看,他破天荒的跟我解释道:“听唐人杰说这里出了个了不得的人物,所以才来看看,不然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胖爷还真不至于来。不过这唐人杰还真没骗我,能进出这地方自如的,倒还真有些本事,不枉胖爷我跑趟。”

    “斗法?”我愣了下问道。

    胖子没说话,他本正经的盯着那十二道鬼窟,脸的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