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胖爷

作品:《捞尸人

    “原来叶子是灯灭了啊,胖爷您真是开了天眼了,既然看出来了,那就给点上呗。”陈青山道。

    “你以为这是油灯啊,说点就点?俗话说的好,神仙不睁眼,恶鬼乃吹灯,吹灯的可是恶鬼,哪有这么容易,贼王兄弟,要是胖爷我没猜错的话,你这灯灭了有二十年了,我看你的年纪今年应该是二十三岁,这么看来,你三岁那年定然经历了件让你极其害怕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你见鬼了,胖爷猜错没有?”胖子看着我说道。

    我眯着眼睛看着胖子,虽然我脸上平静,但是我内心却起了巨大的波澜,走夜路人叫莫回头,回头鬼吹灯的说法我是听老人们说过,但是我左肩灭了盏灯我却是第次说,你要是说这个胖子在胡扯,但是他接下来对我为什么灭了盏灯的解释却完全正确。

    三岁那年发生的事情,是只存在与我家人和陈石头之间的秘密,他却语道破我在那年经历了件“鬼事。”

    “叶子,胖爷问你话呢。”陈青山轻轻的推了我下说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我因为想的太投入而进入了呆滞的状态,我对这个胖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三岁?那时候我还是个吃屎孩子不记事,您得等我回去问问家人。”

    胖子看了我眼,这眼意味深长,不过他没跟我争辩,道:“人都有点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你不想说,胖爷我不逼你,但是不说胖爷就没办法点灯咯,村长,你说吧,村子里是怎么回事?”

    陈青山被胖子打断说话两次他竟然还能忍,这可跟平时他的作风不样,要知道陈青山平日里在村子里那可是言九鼎,在伏地沟这亩三分地上,他说的话那就是圣旨。

    陈青山就把傻子的事情说了说,说傻子当年怎么被捡回来,又怎么死的,死之后闹过什么,而最近又发生了什么陈青山都给说了说。

    陈青山说的都是他知道的,也是村民们知道的,但是譬如傻子当年闹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傻子的尸体被个石棺的手拉过之类的事情陈青山不知道,所以也没说。说实话,如果这个胖子不是唐人杰介绍的,也不是长的这么像个黑社会的二流子,说不定他刚对我说的话都可以把我给镇住,我兴许还会把我知道的也告诉他以求他解决问题,但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我对这个胖子极其不信任,所以就言不发。

    胖子听完,他伸手要在桌子上摸橘子,却发现橘子已经没有了,只能摸了几个瓜子边磕边说道:“村长,不是我说你,你说的简直是狗屁不通嘛!”

    陈青山听完,脸上阵青阵白的,但是他竟然还是忍了下来,憋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问道:“胖爷您的意思是?”

    “傻子回来闹,想要那陈石头的命,自己不会拿?后来那法官王老太投河自尽你却又说是傻子杀的,个连凡人的命都要不了的人,咋就能杀了个法官?”胖子说的言简意赅。

    “这,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陈青山挠着头道。

    “估计你这话,也是村民们以讹传讹来的,人啊,有时候啥都不缺,就缺脑子。”胖子指着陈青山说道。

    “你说我没脑子?”陈青山指着自己问道,他的好脾气终于被这胖子的刁嘴给磨没了,不过我都差点笑出来,认识陈青山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是第次见有人这么跟他说话。

    “咋,你认为你有?”胖子挑眉毛道。

    眼见着陈青山脸都绿了,我这时候对这个胖子反倒是起了点好奇心,其实我心里也想可能是我想多了,万这个胖子真的能解决问题呢?就拉了拉陈青山道:“村长息怒,我看出来了,这位胖爷说话比较直,但是这才是高人应该有的气度嘛,是啥说啥不绕弯子,要是也满口虚话那跟咱们普通人有啥区别?”

    “啥叫有啥说啥?!你意思他说我没脑子是对的了?”我本想劝呢,谁知道这句话给说到马蹄子上去了,陈青山当场就炸毛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问题是现在得解决事情不是?”我赶紧对陈青山眨巴眼睛,陈青山这次比着往常也真的是比忍者神龟都能忍了,他平静了会,扯了下自己的嘴巴扯出来个笑脸对胖子道:“胖爷,那我这没脑子的人就拜托您老人家帮我们解惑了,您说说那王老太不是被傻子给杀的,那是怎么死的?”

    “我怎么知道?”胖子吐了个瓜子皮道。

    陈青山的脸瞬间黑了,我刚喝了口水,也是差点就喷了出来。

    “把她叫出来问问不就行了?”胖子轻松的说道,这句话让我跟陈青山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这胖子是说真的还是吹牛。

    “你们俩这是啥眼神儿?这很难吗?依你们所言,这王老太不管道行深浅,肯定是有点本事的,寻常人死之后堕入轮回,这法官死后总会有丝魂魄跟着本地城隍修行的,这是他们维持人间秩序的善报。想要找他们谈谈话这是多随意的事儿?再说了,那王老太是本地的法官,她死之前说了句判错了案,他们这类人判错案,也是归城隍管,所以这事肯定是问便知。”胖子嗤之以鼻道。

    “城隍?”陈青山问道。

    “阴间的小官,管的地跟个县长差不多。”胖子随意的道。

    “还请胖爷给我们开开眼了。”我用肩膀顶了顶陈青山说道。

    “行,不露手你们还不知道胖爷的本事,说去就去,走,去王老太家,找个她生前留下的东西,胖爷我自然能把她给叫出来跟你们聊天。”胖子说完,刚好陈青山给他准备的盘子吃食也吃完了,他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就要我们带路。

    我们俩现在其实都有点被这胖子给勾引起好奇心的感觉,就站起来给他带路,去了隔壁的王家庄找到了王老太家,这王老太虽然不在了,她的儿媳妇儿现在也是个神婆,王老太死后过了半年,她宣布出山,说王老太还有句遗言,完整的说就是:“我判错了案,要没命了,我的衣钵就传给你了。”

    到了王老太的家里,她儿媳妇儿现在都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家里供奉着不少神像,格局跟王老太活着的时候差不多。

    王老太的儿媳妇儿姓何,外号何仙姑,这名号也是比王老太这个称呼要响亮的多,本身我们就都认识,她看到我们来丧着张脸道:“哎呦,什么风把你们二位给吹过来了?”

    我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前几天在傻子坟前做的法事陈青山请了外面的道长没请她,她这是生气呢,其实陈青山跟我解释过这个问题,主要是怕她家里再出事,当年的王老太不就是因为傻子死的吗?

    在路上我就跟胖子说过这个事情,在这何仙姑对我们哭丧脸之后,我跟陈青山还不知道怎么说呢,胖子就道:“屁大的本事没有脾气倒不小,能招摇撞骗这几年,全都靠王老太留的那点阴德,多亏那事没找你,找你估计早就去找你婆婆拉家常去了。”

    胖子的嘴真的是不留点口德,这句话把何仙姑的脸都给说绿了,她指着胖子道:“你哪里来的?胡说道什么?”

    “胖爷哪里来的你管不着,说出来能吓死你,至于胡说不胡说你心里清楚,别急着张牙舞爪的,胖爷没兴趣拆穿你,快去把你婆婆生前留下的东西拿来件,我要给她招魂,有点事需要找她问下。”胖子挥了挥手道。

    “口气不小,招魂儿?行,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找去,要是招不出来,你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这何仙姑也是被激怒了,丢下这句话就进了里屋,不会就拿了个银手镯出来,银手镯几乎都成黑色的了,看就有些年头,农村老太的银饰品大多都发黑,不是银子黑了,而是包裹着层污垢。

    胖子接了过来,何仙姑道:“你不怕我随便拿个东西糊弄你?”

    胖子白了她眼道:“你当胖爷我吃素的?”

    胖子拿着手镯,何仙姑的供桌上供着好多神像,胖子拿了其个过来,看来那就是他口阴间县长城隍爷的神像了。之后他把手镯往这神像前面放,伸手在桌子上拿了三支香点上插上了香炉,接着回头对何仙姑道:“把门关上,窗户也关上,点上蜡烛,这点都不懂,还敢做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