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夜

作品:《捞尸人

    我本想把那个女孩的事情告诉韩雪以转移她的注意力,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却有意外之喜,韩雪在知道之后站了起来,她紧握着拳头道:“我太佩服你那个友了,为了个素未谋面的人竟然敢个人深入虎穴!那陈石头跟陈家三兄弟那样的名声了,要换我我绝对不敢,最重要的是,她不仅可以单凭你的帖子就找到这里,竟然还能在虎穴之保全自己,简直不敢想象!起码换了我我是没这个胆子的,相比这个姑娘这么勇敢,我韩雪不能这么消沉了,不就是个鬼找上门吗!她还能吃了本天才美少女不成?!”

    “对,有什么好怕的!”我给韩雪加油道,这不仅是给韩雪加油,其实也是我自己对那个友也是有衷心的敬佩。现在在我心里,那个姑娘已经成了超越我大哥的侠客,我大哥虽然厉害,但是我总感觉他处事太过沉稳有时候又心机太重,但是这个姑娘才是只有书上才有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就在这时候,我胳膊上忽然传来了阵剧痛,我扭头看,竟然是韩雪的小手又掐住了我的手臂,我叫道:“韩雪,你干啥呢?”

    “你真的跟那个姑娘就是友关系?”韩雪冷笑的看着我。

    “对啊!”我挣扎道,她掐我直都是真掐,我的胳膊上青块紫块的都是她给掐的。

    “那姑娘漂亮吧?”韩雪继续冷笑追问。

    “漂亮!”我老实回答道。

    韩雪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她冷哼声道:“多漂亮?!”

    我这才明白韩雪竟然是吃醋了,心虽然是狂喜,但是胳膊上的疼却是真真切切的,我赶紧道:“没你漂亮,比你差远了!”

    韩雪这才松开了我,悻悻的道:“算你识相。”

    不知道为什么,韩雪的吃的这个醋,虽然让我胳膊上肯定要青紫上几天,但是却把我高兴的扫心的阴霾,我揉着胳膊长叹道:“这吃醋的女人是老虎啊!”

    韩雪作势又要掐我,脸凶狠的道:“你说谁是老虎?”

    我下子躲开,指着她哈哈大笑道:“你承认你吃醋了?”

    她的脸唰下子全红了,红的诱人,她抓起书本就对着我砸了过来道:“呸!谁吃醋了?就凭你个小瘪三?”

    我咳嗽了声,眼见着韩雪都羞成这个样子了,也没继续逗她,然后说出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事情道:“女侠,晚上怎么办?”

    “你还住这边吧。但是我肯定不会像以前那样害怕了。”韩雪定了定神说道。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再次的收拾了东西去了学校,我妈问我去哪里,我只说是我去村委会住着值班,到了学校之后,我本身要进韩雪宿舍隔壁的那间屋子里去铺铺盖,谁知道韩雪说道:“你来我房间吧,打地铺。”

    “啥?”我愣了下道。

    “啥什么啥,知道你美坏了。”韩雪说完,抱着我的铺盖就走,我赶紧跟了过去,其实要说我现在心里不美那是假的,但是美的同时我也心疼,看来韩雪不管嘴巴上怎么说,个女孩子晚上面对这些的时候总是会害怕的。我暗自下了决心,如果今天晚上傻子真的还会再来的话,那我肯定表现的英勇点,不为别的,就为了让韩雪有安全感。

    我的铺盖被韩雪铺在了门口,旁边点着蚊香,而韩雪则穿的严严实实的躲在蚊帐里,我自然不可能真的做什么出格的事情,相对的其实我都有点尴尬,而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只能不停的跟韩雪聊天,然后绞尽脑汁的讲笑话给她听。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又是到了半夜。

    韩雪慢慢的缩到了墙的角落,而我则根接根的抽烟,这时候我们俩已经没有心情聊天,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彼此心里都明白,我们俩都在等着半夜十二点的到来。

    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在我最后的这根烟抽到半的时候,韩雪床头的风铃,再次哗啦啦的响了起来,韩雪把脑袋埋在膝盖上,整个人不住的发抖。

    而我紧了紧手的棍子,满头冷汗的扭了扭头看向窗户。

    在窗户外面,有个长发的人影,就站在那里,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那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屋里的我跟韩雪。

    我又回头看了看那发抖的韩雪,把烟头摁灭在了我的手心里,这剧烈的疼痛让我无比的清醒,我抓着棍子站了起来,看着窗户道:“傻子,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无冤无仇的,你吓个小姑娘干什么!”

    门外的傻子就这么站着,也不动。

    我深吸了口气,朝着门口走了过去,就在我的手放在手把上的时候,身后的韩雪带着哭腔叫道:“叶子,不要出去!”

    我回头看了看韩雪,她正瞪着两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我这时候都有种赴死的感觉,平日里憋在心里不敢说的话我怕我现在不说就没有机会了,所以就放下了所有的顾及!我对她点了点头道:“要是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我还算什么男人!”

    说完,我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外面,月光明亮。

    月光下,穿着身白色寿衣的傻子浑身湿漉漉的,头漆黑的长发垂到腰间,她的脸极白,那双眼睛更是只有眼白。

    她就站在我的对面,冰冷而窒息的气息扑面而来。

    而她的脸上,还挂着我那永远忘不了的微笑。

    我就这么顶着她,双腿无法抑制的疯狂摆动,我想要逃,但是却不能逃,最终,我伸出了手的棍子。

    我张开了嘴,用颤抖的声音对傻子道:“小时候我拉不动你,现在我可以拉你出来了。”

    傻子听到我说这句话之后,她扭动了下脑袋,那双没有瞳孔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我,渐渐的流下两行泪。

    这两行泪,都是血,是血泪。

    我再次提了口气,我拿棍子,本身就不是为了防身,我是为了赌下,小时候,傻子能念及我在她临死前伸根棍子的恩情,我赌她现在依旧记得!

    而她的两行血泪,说明了切!

    “如果你还记得我小时候想拉你把,就不要再来了。”我看着傻子说道。

    傻子就这么看着我,脸上挂着的血泪让她整张脸更显的恐怖,她缓缓的解开了衣服,露出了她肚子上的大洞。

    这个血洞,触目惊心。

    这让我瞬间回到了二十年前的那个晚上,那天夜里,陈石头就在我的面前,当着我的面,用刀剖开了傻子肚子里的孩子带走。

    傻子这时候给我看这个,是在告诉我,那救命之恩,二十年前她被剖开肚子就已经报了?——这是我下意识的反应!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容忍她伤害韩雪,我丢掉了棍子,直接跪在了傻子面前道:“这切都跟她没有关系!傻子,你也是女人,我也很可怜你,但是你不应该来伤害她!”

    傻子没有动作,可是当我抬头的时候,傻子已经没有了踪影,只留下地上的那滩水渍在证明刚才傻子就站在那个地方。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松了口气,这口气泄,我整个人都如同滩烂泥样的瘫在了地上,我用尽最后的力气对韩雪说道:“没事了,她走了。”

    韩雪在此时冲了出来,蹲在地上把我扶起来,之后,在我的目瞪口呆之下,她把她那略显苍白的嘴唇印在了我的嘴上。

    电流瞬间击遍了我的全身。

    我紧紧的抱住了还在颤抖的她,其实此时我也在颤抖。

    这刻,我想了太久太久。

    但是却跟电视上那轰轰烈烈的热吻不同,这本身应该是极其完美的刻却因为我俩的生疏,几次三番的牙齿相撞而告破。

    韩雪的脸上还带着泪痕,却已经红透。

    我也是激动的手脚无措。

    “你这是答应了?”我满怀期待的问道。

    “屁!就是奖励你的!”韩雪白了我眼道。

    ——我俩回了屋子里,用了半个小时才平复心情,就在我以为要完事儿的时候,韩雪拿起了手电道:“跟我来。”

    “干嘛?”我愣了下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本姑娘说了,要做无敌美少女!”韩雪道。

    出了门之后,韩雪在她宿舍的房顶上,摘下来了个手机,这个手机到现在,还是在录像状态。

    我瞬间就明白了,韩雪这是拍下了傻子来她窗户下面的画面?我激动的道:“这东西要是传出去,估计要震惊世界的!韩雪,你太聪明了!”

    韩雪得意的道:“你以为我白天就是说说啊?!”

    说完,她带着我,走到了学校门口,在学校大门的上面,她别了个小摄像机,此时也是录制的状态。

    这个摄像机我见过,韩雪平时会用这个记录学生们的课外生活,记得刚拿来这个的时候,别说学生们稀罕,就是村民们都稀罕的不行,以为这东西拍就上电视,只要韩雪拿这个照,村民们就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