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柱子叔

作品:《捞尸人

    我想问更多的东西,大哥却不愿意多说,他脸冷静的口口的喝着宝粥,我看着他,忽然想知道在他那张平静的脸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他在三岁的时候被过继去了外地,回来的时间也有两个月多,但是他对于整个伏地沟的事情,似乎比我这个从小生活在这里的人还要了解。

    就比如说这件事,柱子叔是傻子的捞尸人,这我曾经有所耳闻,但是傻子的尸体是在十二道鬼窟之被捞出来的,这还是我第次听说,哪怕是村子里也绝对没有人知道,大哥不是个胡说道的人,他这么说的,真相肯定就是如此,那么问题是他怎么知道的这切?

    大哥却不给我任何的解释,直等走出了他家,我才释然,我这个忽然回来的大哥,他本身就是个谜,从他可以断生死,可以进十二道鬼窟,到现在的洞察些旁人所不知道的事情,都说明了这点。

    我不算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但是我现在却发现,大哥却是个可以把我的胃口好奇心给吊到浑身上下如同万蚁钻心地步的人,而他偏偏又不给我答案,这让我感觉十分的蛋疼,却又不得不去接受。

    出了他家之后,我准备去找柱子叔,说实在的,若是我有点小私心的话其实不用着急,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晚上继续去陪着韩雪,但是真这么做的话我也太不是人了,最主要的是我也没办法真的保护韩雪周全,万真出了点什么事的话我就追悔莫及了。

    关于柱子叔,我还是非常熟悉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那种,有句古话说的好,寡妇门前是非多,我爹被剥皮致死之后,我妈其实还年轻,更重要的是我妈年轻时候是个有名的美人,这点到现在都可以看的出来,我曾经听村里的叔叔辈的人说过,当年我爸把我妈赶着牛车拉回来的时候,穿着身旗袍的我妈把他们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反应过来之后也都感叹我爹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才能娶到我妈这样的女人。所以在我爹亡故之后,也有不少人表示要照顾我妈,不过我妈这个人要强,拒绝了所有人的意思。

    柱子叔是村里的老光棍,从记事儿开始,他都会在我家农忙的时候来家里帮忙,家里有什么女人做不了的重活的话他也会来,他就这样坚持了十几年,村里人都说他跟我妈有腿,见我的时候会笑话他是我后爸,小时候我自尊心很强,感觉这样很丢我的人,所以度很讨厌他,但是长大后我渐渐的也感觉,如果真有个柱子叔这样的男人来照顾我妈的话她就不会这么辛苦,可是这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柱子叔跟我妈两个人都没有这个意思,不管外面怎么传,他们俩其实都是很简单的朋友关系。他坚持近二十年来我家帮忙,是纯粹可怜我们孤儿寡母,而我母亲能接受他的帮忙,或许就是因为他没有其他人那样的目的性。

    我就这么想着走到了柱子叔家里,大门并没有关,现在已经七点多,柱子叔已经起床,柱子叔看了我眼,我感觉他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因为平日里他看到我的话总是脸憨厚的笑,今天却很不自然,他站了起来道:“走,屋里聊。”

    到屋子之后,柱子叔搬了个凳子给我,自己窝在个小凳子上叼着烟,脸上还是那脸有心事的样子,我问道:“叔,你今天不舒服?”

    柱子叔苦笑了下道:“没有。”

    “那你是咋了?”我问道。

    柱子叔看着我,苦笑了下道:“是你大哥让你来找我的吧?”

    我愣了下,本来我对大哥的话还是有点点怀疑的,听了柱子叔这话之后,我看着他问道:“那么说大哥说的是真的了,你真的是从十二道鬼窟里把傻子给捞出来的?”

    柱子叔狠狠的抽了口烟,之后叹了口气道:“是。”

    “怎么回事?”柱子叔真的承认了的时候,我却有点无法接受,大哥可以进鬼窟,我当时虽然惊诧,但是却把原因归根于在外的二十几年里大哥学到了高人的本领,但是这个我认识了这么多年的憨厚庄稼汉,难道也有我不知道秘密?

    柱子叔站了起来走了出去关上了大门,之后回来又关上了屋门,我看他的样子整的挺紧张,整个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之后柱子叔丢给我支烟,自己也点上支道:“叶子,有机会你跟你哥说,就说我说的,你爹的死跟我没关系。”

    他这话说,我赶紧摆手制止了他道:“等下等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跟我爹的死扯上关系了?”

    柱子叔看着我,脸无奈的道:“叶子,你还不明白吗?你哥自己能出手解决的事情,他偏偏让你来找我,无非就是试探我,想试探我是不是杀你爹的凶手。”

    我看着柱子叔,我感觉从他的话里我能抓到点什么,却又感觉抓不住,我再次制止他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杀你爹的,是个行内人,玄学行内人。你爹被剥皮,不是屠夫干的,是被人用秘法做的!是邪术!”柱子叔道。

    我只感觉我的脑袋里如同道闪电劈过般,我眯起眼,想起了在大学时候天涯上那个神秘的留言,那个友的说法跟柱子叔现在的说法不谋而合!

    “你会道法?”我看着柱子叔问道。

    “不会。”柱子叔道。

    “那你怎么进的十二道鬼窟?叔,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撒谎?”我道。

    “我能进去,是个人给了我道符,没有那道符,我可能那时候就已经死在了里面。”柱子叔道。

    “谁给你的?”我立马问道。

    柱子叔摇头道:“叶子,你别问了,我不会说的,我答应过那个人为他保守秘密,而且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杀你爹的人,绝对不会。”

    我看着柱子叔,我没想到切都被我大哥给言,我认识多年的柱子叔,甚至真的把他当做后爸来看,其实我点都不了解他。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大哥竟然是在追查杀我父亲的凶手!

    柱子叔说完这句话之后,我看着他没有再说话,气氛下子沉默了下来。

    柱子叔又点上根烟,连续的抽烟只能说明他的心神不宁,过了会儿,他叹了口气道:“这么多年了,我想很多事儿该过去就过去了,可是从你大哥回来,并且那么厉害,我就知道这事绝对不算完。他肯定要查你爹的事情。”

    我冷笑的看着他道:“不该查吗?”

    柱子叔看了我眼,丝无奈从他眼里划过,他也笑了下道:“该查,也是,以前的时候,我生怕你会查,怕你遭了毒手,现在你大哥回来了,依他的能力,也能保护你们了。”

    说完,柱子叔站了起来道:“叶子,你跟我来。”

    柱子叔把我领进了他的卧室,说实话,我来过柱子叔家里很多次,但是他的卧室直都上着锁,我也没进去过,知道柱子叔卧室上锁的人也不少,都笑柱子叔这些年干活存的钱都在里面呢所以才锁上。

    进去之后,里面有很浓的檀香味儿。

    张床,个床头柜,还有个长桌,桌子上供奉着两张黑白照。

    这是两张女人的照片,准确的说,是遗照。

    每个照片之前,都有个香炉,香炉里还插着香。

    “这是?”我问道。

    “我娶过两个老婆,都死了。”柱子叔轻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