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道长捉鬼

作品:《捞尸人

    就在这个时候,我手机忽然响了,是陈青山的来电,我接过电话之后问他什么事儿,他说让我回来趟看热闹,我说看啥热闹,他说是高人已经请来了,正在傻子坟前开坛呢,接下来就是做法。

    因为我开的免提,大哥也能听到电话里陈青山说的什么,我就指着电话问道:“这你都算出来了?你说的高人就是他吧?”

    大哥往后面仰,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他用种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他,反正已经有人管了这个事情。”

    我还想问问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比如说当年王老太临死前说的那句我判错了案是怎么回事,但是他却不愿意说太多,依照他的脾气,他不想说的东西我肯定是很难问出来,加上我也想回去看看高人做法,毕竟大哥刚说完有人已经管了,赵青山就找来了管这事情的法师,能被大哥算出来并且说是高人的人,应该是有点本事的。

    我赶回伏地沟的时候,村头那边已经围了很多人,法师在那边开的祭坛,黄色的绸布蒙着桌子,绸布之上画着太极阴阳,在太极图两侧,写了类似对联样的字:

    上联:展太极图,不外九宫与卦

    下联:施大法力,能教炁化三清

    赵青山和众人在那边忙碌着,而有个身穿皂角道袍的道人正拿着罗盘在傻子周围指指点点,我看了看人群,就算到了这个时候,陈石头家人依旧是没有现身,我走了过去,把陈青山拉到了边道:“村长,你请这个道士来,不会是要把傻子给灰飞烟灭吧?”

    “既然是捉鬼降妖,估计是吧。”陈青山说道。

    “傻子怎么说也是可怜人,要是这样也怪不好意思的,你看能不能跟法师商量下,能超度就超度了,只要她不出来找麻烦就算了,成不?”我说道,这是我对韩雪的承诺。

    陈青山看了我眼,纳闷儿的道:“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菩萨心肠了?”

    “你忘了傻子死的时候我是目击证人了?总感觉这女人也是挺可怜的,就算是造孽,也是陈石头家造孽,傻子就算出来闹,也没做什么坏事不是?就当给我个面子了,成不?”我递了支烟道。

    “你小子今天阴阳怪气的。”陈青山接过烟,他虽然这么说,倒是也没再继续说什么,而是去找法师商量这事,过了会儿他走了过来道:“妥了,法师说了,会送傻子去轮回投胎,不把她打的魂飞魄散。”

    “谢村长。”我笑道。

    陈青山没说话,他叼着烟眯着眼看着法师道:“但愿这法师真能把这件事给办了,在这节骨眼上傻子出来闹,不是什么好兆头,说心里话,当年傻子逢七就诈尸出来我是亲眼见的,现在再管陈石头家的事,我心里多少有点怯的慌,但是又不能不管,那姑娘可是水深火热着呢。”

    “哎呦,不是直都睁只眼闭只眼吗?就因为那个被拐卖来的姑娘漂亮?”我笑着调侃他道。

    “滚蛋,那姑娘看就是个孩子,见了面之后,我总能想起自家姑娘来,人啊,不能这么自私,我就想,万是我家丫头被人拐走了,我还不急疯了?”陈青山叹了口气道。

    就在这时候,那法师已经点亮了桌子上的蜡烛,手拿桃木剑开始做法,他舞动着桃木剑,虎虎生风,加上那身打扮,还真的有点电视上林正英捉鬼降妖法师的派头,我就问陈青山道:“这法师哪里找来的?”

    “市里太极观的道长,听说法力高深,真他娘的贵,就出来这次都三千块,早知道做道士这么赚钱,当年我还学什么武术?”陈青山笑道。

    我们在聊天,那道士还在拿着桃木剑挥舞,在挥舞了番之后,他放下桃木剑,左手拿出铜铃摇晃,铜铃发出阵清脆的响声,而他的右手则抓出把黄符抛在空,他伸出两指对着傻子的坟念道:“人走人道,鬼走鬼道,既已离世,何不入阴轮回?今太极观兴炀道长在此替天行道,念你生前可怜,死后也并未为恶方,你若此时现身,本道自可念经超度,助你轮回!若是执迷不悟,三清祖师在上,定然要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道士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指着傻子坟,围观的人也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就在此时,大家忽然发出阵惊呼之声,很多人都步步后退,陈青山掐灭了烟头道:“看来是真有本事的人,走,过去看看。”

    我俩走了过去,这才发现大家都惊呼什么,原来在道士手指的方向,傻子的坟上忽然有悉悉索索之声,过了会,竟然有条大蛇破土而出!这是条大青蛇,有米多长,足有小孩的手臂样粗细,在坟破图而出之后,吐着信子,那墨绿色的眼睛格外的让人感觉到冰冷。

    那蛇在破土而出之后,道士指着它道:“妖孽,还不速速过来!”

    说完,那蛇竟然真的游动着身子,朝着道士的方向游了过去,那道士俯下身子伸出手,在众人的片惊呼之声,那蛇顺着道士的手往上游,竟然不咬道人,不会,那蛇盘在了道士的手臂上,而道士的只手抓住那条蛇的蛇头,另只手在蛇头上轻轻的抚摸,那蛇却极其的温顺,并不咬人。

    “无量天尊,念你有心悔改,本道带你回到观,请众师兄弟为你念经超度,保你来世投到个好人家。”道士说完,拿出个黄色的袋子,把蛇装进去之后,对众人拱手道:“乡亲们,此蛇乃是恶鬼所化,如今已经束手就擒,待贫道回去超度即可,大家不用再担心。”

    现场瞬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称呼神仙之声也是不绝于耳,陈青山走了过去招呼道长想让道长在这边吃个晚饭,道长却道:“观事务繁忙,就不在此多留了,村长早些把车马费安置下,我等也好早点回去。”

    陈青山笑道:“这个早已经准备好了,您点点?”说完,他递了个信封过去,那道人轻轻捏,对陈青山施礼道:“钱财乃身外之物,多有如何,少又何妨?”

    “自然是少不得。”陈青山笑道。

    道士行人来了三个,很快就收拾了东西上了辆金杯车离开,村民们大多都还沉寂在那道士捉鬼的过程,只感觉非常的神奇,甚至都有人商量着改日去这太极观烧香了。这边的事情得以解决,我心里其实也安定了不少,毕竟傻子是我这么多年以来的梦魇。

    之后在陈青山的主持下,村里干部在村委会开了个小会,主要是说这三千块钱怎么走账的问题,后来就开成了招待用账,大家也都没意见,本来这钱是肯定要陈石头家来出的,问题是这家人照面都不照面,就算是照面了,就他家的情况也拿不出钱来,事情这么定之后,我走出了村委会,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刚才在围观的人群并没有见到韩雪,我就想去告诉她说这事已经解决了,也好让她心里踏实,但是转念想,这个点估计她早已经睡了,就给她发了个信息说事情已经被法师解决了,谁知道她回信息很快,信息就几个字:“我在你家里。”

    我吓了跳,赶紧往家里走,之所以会吓跳完全是因为我妈,我感觉我心里挺喜欢韩雪我已经隐藏的很深了,但是我妈却很早眼就看了出来,所以对韩雪那是直当成未来儿媳妇儿样的热情,这让我非常的尴尬。

    我回了家之后,我妈跟韩雪正坐在起拉家常,我尴尬的挠着头道:“你怎么来了?”

    韩雪扭头脸得意的对我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来,怕我吃你家的饭啊?”

    我妈也是看着我道:“你这孩子怎么说的话,去吧,桌子上有饭菜,自己吃去。”

    我吃着饭,看着我妈拉着韩雪的手不停的嘘寒问暖,直在说我小时候的事情,说的我身的鸡皮疙瘩,生怕韩雪看出点什么出来。

    等我吃完之后,走到她们俩身边道:“你还不回去,晚上准备住这?”

    我妈瞪了我眼道:“你这死孩子,怎么对雪儿说话的!”

    韩雪站了起来,道:“阿姨,我也该回去了,今天的菜真好吃。改天我再来找您聊天。”

    我妈眼睛笑的都眯起来了,她道:“好好,什么时候来跟叶子说声,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韩雪点了点头,之后就脸笑的看着我,看的我有点心里发慌,道:“又咋了?”

    “你不送送我吗?”韩雪眨着眼睛,脸天真无邪的道。

    我妈踢了我脚,道:“愣着干啥啊,还不快去送送雪儿!”

    ——倒不是我今天咋了,只是我不想让我妈表现的太过热情让韩雪看出点什么,平日里我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所以相处的感觉很好,我生怕有些事情暴漏之后,可能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出了我家院子之后,我对韩雪说道:“村长找了道士来了,是个得道高人,已经把傻子变成蛇给带走了,你不用害怕了。傻子也没有灰飞烟灭,你更不需要担心了。”

    “打住打住,不准跟我说这个话题了!”韩雪道。

    我点了点头,笑道:“看你那小胆子。”

    刚我妈的表现估计是过头让韩雪看出什么来了,我发现她脸上的表情在出了我家之后就变的有点尴尬,我们俩路无话,就这么走到了学校门口,学校虽然学生不多,但是校园还是蛮大的,看着略为有点空旷,说实话,个姑娘个人住在里面,的确是有点慎人。

    “要不你去我家,别误会,是跟我妈睡起。”我道。

    韩雪摇了摇头道:“不了,你不是说了,事情已经搞定了,回去吧。”

    说完,韩雪潇洒的对我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学校。

    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夜色,看着她打开了她住的那间屋子的灯,转身就往回走。

    我刚到家门口,就接到了韩雪的短信:我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