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傻子回来了

作品:《捞尸人

    我们最后也只是把傻子的坟给重新填上,而陈青山则去托朋友去找个法师过来做法,说来很扯淡,傻子就算是不能算是陈石头的媳妇,怎么也是大奎他们三兄弟的母亲,傻子坟不管是被刨还是“傻子从里面自己出来”,他们家人起码得到场吧?结果这家人没有个人出来看眼的,用村民们的话来说,这三兄弟正沉迷在那姑娘的温柔乡里呢,都恨不得死在床上,谁舍得出来看?

    傻子的事情,我不想参与过多,毕竟有小时候的经历在那里,所以在陈青山他们忙碌的时候,我就悄悄的个人回了村委会。刚走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韩雪个人站在村委会的门口。

    我以为她又来催促那个姑娘的事情,就走了过去道:“今天没课?那事情暂时还没进展,正准备弄呢,你看,这又出新情况了。”

    韩雪抬头看着我,脸有点发白的道:“是不是傻子从坟里跑出来了?”

    我点了点头道:“这你都听说了,可不是嘛,不过到底是从坟里跑出来的还是被挖了坟,这目前还不能确定。”

    我看韩雪的脸有些发白,就继续问道:“你怎么了?不舒服?用不用去看看?”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今天的韩雪有点奇怪,略微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就把她请进了屋子里倒了杯水,继续问道:“你别逞强,不舒服就去看医生,别是村里的大夫,治个头疼脑热的还是没问题的。”

    韩雪捧着杯子,抬头看着我,那双本身就大的眼睛在热气之下显的朦胧迷离,她问道:“叶子,傻子的情况我听学生们说过,所以不会有盗墓贼去挖傻子的坟,就算是那三兄弟结仇,村里人也绝对不会做出挖傻子坟的事情的,所以傻子定是自己出来的,对不对?”

    我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害怕傻子害怕,没敢正视她的眼睛说道:“你别想太多,什么社会了,刚我还说村长来着,你们俩啊,个是党的干部,个是人民教师,怎么能相信这种迷信的东西呢?”

    韩雪放下水杯,脸色有点难看的看着我道:“叶继欢,你给我说实话。”

    我看了看她,有点莫名其妙的问道:“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韩雪抬头看着我,脸色依旧难看,但是渐渐的,她的眼睛里面笼罩了层水色,这显然是要哭了,我赶集道:“你到底咋了,说嘛!”

    “傻子定是自己出来的,昨天晚上站在我窗口的那个人影,肯定是她。”韩雪轻声的说道。

    “胡说道。”我心里猛然的震了下,但是还是轻轻的敲了下她的脑袋道。

    “昨晚我就猜是她,今天她的坟出现这样的情况,更证实了这点,叶子,我没跟你开玩笑,你看我说话像是跟你胡闹吗?”韩雪眼睛水汪汪的瞪着我道,我知道我要是再胡扯下去,她肯定就哭了出来,而且我也知道,韩雪平日里是很活泼,但是她绝对不会拿这件事来开玩笑。

    我叹了口气坐了下来道:“我刚那么说是担心你个人害怕,其实我相信你,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我床头挂了个风铃,昨天半夜忽然哗啦啦的响,我醒过来以为是起风了,窗户也没关,可是就在我打开灯的那瞬间,我看到窗户外面有张女人的脸,头发很长,脸很白很白,跟在水里泡了许久样的白。”韩雪说着说着就浑身颤抖,不知不觉的她抓住了我的胳膊,抓的我生疼。

    她这么说,我也起了身的鸡皮疙瘩,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冷静,我说道:“之后呢?”

    “她对我笑了下,就走了。”韩雪终于抽泣了出来。

    韩雪的这句话,瞬间让我头皮发麻,因为我想到了在小时候的河里,傻子临死的时候对我笑的那下,那下,让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那带着笑容的脸。

    我摸出烟点了根,我也有点轻微的发抖,因为拿着打火机的手都在颤动,我对韩雪说道:“别害怕,傻子不是恶人,是个可怜的女人,她不会害人的,人有好人坏人,鬼也有好鬼坏鬼。”

    ——这句话,是安慰韩雪,也是在安慰我自己。

    “可是她为什么会来找我呢?她就算是回来,也是去找陈石头他们家人才对吧?我想了夜,是不是因为我让你救那个姑娘,所以她才会来找我的?”韩雪看着我道,那张梨花带雨的脸,让我心疼的想把她拥进怀里。

    “不可能,傻子就是被这么糟蹋的,她就算是因为这件事来的,也不会是恐吓你,也有可能是感谢你的正义感,当年村子里要是有个人跟你样有正义感,傻子也不会那么惨。”我拍了拍韩雪。

    我安慰了韩雪许久,也就是这个姑娘直都很坚强,就她描述的场景,要换成我都吓的够呛,更别说是个小丫头了,最后,我站了起来道:“别担心了,村子里人都知道傻子有怨气,三爷爷跟村长都害怕傻子这次出来再惹出什么麻烦,村长已经去找法师了,出来做法,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我这么说之后,刚才还吓的脸泪花的韩雪站了起来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去找法师了?不是会把傻子灰飞烟灭吧?”

    “怎么?心疼?”我笑看着她道。

    “不要,傻子那么可怜,再灰飞烟灭了,你们是不是人!”韩雪抹了下眼泪,脸上跟小花猫样的瞪着我道。

    “可是她昨天可是吓到我们美丽可爱的韩老师了,活该!”我道。

    韩雪下子拧在了我的胳膊上,拧的我生疼,她叫道:“那也不行,不许你们这么对她!”

    “行行行,我这就去找村长,让他跟法师说说,只要傻子回坟里安分守己,就不对付她,可以放开了吗姑奶奶?”我求饶道,这丫头拧的可是真疼!

    韩雪放开了我,看着我道:“所以那个姑娘定要赶紧救,就算傻子真的是回来恐吓我的也得救,不然她就是第二个傻子!我理解你们村子里的工作,但是你要记住,你耽误的每天,都是那个姑娘在陈石头家的煎熬,你要想想,万那个姑娘是我呢?”

    ——安慰了会韩雪,她就继续回了学校,她今天还有课,上午是因为情绪实在是不稳定所以才让学生们暂时先上自习。

    韩雪走后,我个人在这间屋子里,我这么大个大老爷们儿,吓的不敢在屋子里待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也感觉屋子里略有点冷,我根根的抽烟,小时候的场景再次的在我脑子里幕幕的飘过。

    我掐灭了烟出了门,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就这么漫无目的的闲逛,最终我却发现我到了三里屯我大哥的门前,他在院子里喝茶,正看着在门口发呆的我。

    “我来了多久了?”我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大哥道,边说边走进了门。

    “半个小时了,就站在门口,直在发呆。”大哥用镊子夹了杯茶递了过来。

    我端起茶直接喝了,却发现茶水滚烫,下子都给吐了出来,大哥递给我几张纸巾,道:“说吧,遇到什么事了。”

    我看着大哥,我能在那种迷糊的状态下来到大哥这里,看来我在心里其实是很相信他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情的,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大哥在我心里不仅是个可以以打群的侠客,还是个拥有神秘能力的人,字定生死,淡定出鬼窟都说明了这点。

    我放下辈子,对他说了说这事,既然是对自己的大哥,我干脆连我小时候的事情也并说了。

    说完,我看着大哥,却发现他脸平静的看着我,他的脸平静让我信心大增,只有胸有成竹的人才有可能这么淡定呢不是?

    “喜欢那个女老师?”大哥却对我问了句这个。

    “这个重要吗?”我不好意思的道。

    大哥站了起来道:“你稍等下。”

    说完,他就回了屋,我看到他上了他阁楼的二楼,大哥的二楼,现在也是个神秘点,更是村民们前段时间津津乐道的事情,因为大哥在定生死的时候,总会拿着那写着生辰字的红纸上楼,下楼之后就会知道落水之人的生死,加上大哥可以进出十二道鬼窟,所以大家就推测了个故事出来。

    那就是大哥的二楼,供奉着水鬼或者是河神,是河神给他定的只能年进出三次,次只收十万的规矩,不然大哥怎么会那么死板的坚守规矩不动?而那字定生死,则是大哥去问水鬼,若是那人的命已经被水鬼给收了,大哥就不救,如果水鬼没收,大哥才去救人。

    这个故事虽然是推测出来的,但是感觉挺像那么回事,反正大哥阁楼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连我这个做弟弟的都不知道,但是我推测,肯定跟帮他搬家那天那个黑箱子有关。

    所以我就想,现在大哥让我稍等自己去上楼,莫不成也是求水鬼来解决这个问题?

    过了会儿,大哥走了出来,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古怪,我心沉,跟大哥相认的这么长时间以来,我还是第次看到大哥改变他那古井无波的表情,难不成这事难办?

    “怎么了大哥?”我问道。

    “这事已经有人管了,我插不了手。”大哥说道。

    “什么意思?”我问道,问完我就想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是已经有高人在管这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