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这事必须管

作品:《捞尸人

    陈青山说的村里的形式就是有很多户人家都娶了越南新娘,我们村的名字叫伏地沟,看名字就能猜出来是个小山村,伏地沟有个标签就是穷,外面人有句话形容的非常贴切:伏地沟的人可他妈的穷了,蚊子打他们村过都要丢两条腿,哪去了?被人拉去吃了呗!

    因为穷,所以造就了个直接的问题就是我们村的男青年很难讨老婆,就算是勉强的能凑出那高额的彩礼,也都是借屁股债,很少有姑娘愿意嫁到我们这边来,这几年忽然就开始流行花个五六万领个越南新娘回家,不用别的开销,所以几年下来,村子里有十几个适龄的青年都这样成了亲。

    我开始回村里的时候是跟陈青山提过这个事儿,当时陈青山就给我上了课,他剔着牙对我说道:“叶子,我知道你是大学生懂法,但是我跟你说,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有些东西也是要结合实际情况的,这么多大小伙子找不到媳妇儿,你不让他这么整怎么办?总不能都光棍着吧?村委会敢管这事大家伙都来村委会要媳妇儿,咱们怎么办?”

    我提这个事情,陈青山以为我还要管买卖媳妇这样的事情,我就解释道:“村长,别的睁只眼闭只眼就算了,陈石头家的事不样,越南媳妇是周瑜打黄盖个愿打个愿挨,但是陈石头买来的这女孩我见了,穿衣服都是名牌,还像是个学生,咱国谁会穷到卖闺女?谁家的丫头被拐卖了不着急啊,这么大的事警察肯定得查,而且很好查到咱们这。这还不算,那家伙三兄弟糟蹋人家个姑娘,这要是落实了,可是轮奸,比强奸都罪加等!真到那个时候,你这个村长知情不报,那是什么后果?”

    果不其然,别的话不说,最后那句知情不报连带责任戳了陈青山的软肋了,他拍大腿道:“叶子,还是你这化人看问题透彻,我说这事我怎么感觉别扭!得,我现在就去找陈石头,赶紧把人姑娘给送回去!”

    我因为担心这件事,就在陈青山家里等着,没过会陈青山就回来了,我赶紧迎了上去问道:“村长,他们怎么说的?愿意退吗?”

    陈青山递给我支烟道:“那姑娘说是陈石头的远房侄女,来村子里采风的。”

    “这你也信?!来采风用的着拿绳子捆着?那姑娘是不敢说实话!”我道。

    “我信他个JB!我跟那姑娘说了有啥事说实话,不用害怕,我会替她做主的,问题是她还是坚持这么说,搞的我跟多管闲事了样!”陈青山气恼的道。

    “她是被村民们买来的,她们这样的城里女孩对咱们乡下人有偏见,感觉都是丘之貉,所以不信任咱,但是她们绝对信任警察,要不这事咱们报警?”我道。

    “报你个头!乡亲街坊的,你报警让他们家四口进去多不好看?不说旦这事暴漏了其他家买媳妇儿的也都得遭殃,就说那大奎三兄弟,判几年出来之后还不弄死你?你还指望跟三条疯狗讲道理?”陈青山道。

    “那你说这事就不管了?”我看着陈青山道。

    陈青山道:“你也别着急,我看了,那姑娘在陈石头家过的还不错,身上没伤,这事得想办法,不行我多跑几趟,只要姑娘敢当我的面说是被拐卖,我就负责把她送走,成了吧?哎,不过不得不说,那姑娘长的是真漂亮。”

    我也没再说什么,虽然我知道陈青山想的太简单了,现在已经不是送走就能解决的问题的,送走之后人家再报警,警察照样回来要抓陈石头家。

    从陈青山家出来之后,我就回村委会,刚到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个姑娘站在村委会的门口。

    看到她,我就知道她是等我的。

    她叫韩雪,跟个明星同名,是村子里的代课老师。

    韩雪长的很漂亮,可以说是五官精致,还有点让人甚至都可以忽略她精致五官的,那就是她的皮肤,很白,让人看了之后都忍不住上去捏两把的那种粉嫩白皙,韩雪来村子里当老师我能看出来是纯粹的那种富家女孩的爱好,因为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她出生在家境挺好的家庭里。我瞟见过眼她晾在宿舍外面的衣服牌子,这个牌子以前大学同学有讨论过,条裙子的价格就是她个月的工资,所以她来村里教学,肯定不是为了钱。

    村子里因为以前的老师刘老师年纪实在太大教不动了,就只剩下韩雪这个个老师,我又是村子里唯的个大学生,虽然是村官,但是平时闲的时候也会去学校代课,这当年是没有薪水的,要说我是做好事也行,要说我有点私心是冲着跟韩雪相处的也可以。主要是我从大学下子回到了村子,感觉跟韩雪的共同话题。

    说我不喜欢她那是口是心非,但是这也只是藏在心里的喜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理想,而我是没有理想的癞蛤蟆,主要是大学的时候谈过个女孩儿,大三那年暑假我壮着胆子带她回了次村子,回去之后就给我发了个好人卡,我肯定不会怪人家,毕竟我的条件太差了,但是从那之后面对女孩的时候我就有很深的自卑,更何况毕业之后我也只是当个村官,这工作其实前途渺茫,我哪里敢追我明知道是富家小姐的韩雪?

    韩雪这人同情心很强,村子小孩子的衣服大多都是她买的,我俩平时聊天的时候她也总是说要我努力改变村里的贫穷,最后则是她笑我不思进取,我叹她太天真不知道举步维艰。最近村子里关于陈石头家的传言四起,我知道韩雪这次来找我肯定是为了说陈石头家的那件事儿。

    果不其然,进屋她就对我说了这事儿,而且语气刻不容缓的说让我定得管。

    我对她笑道:“咱俩真是有默契,我刚从村长那回来,就是为的这个事儿。”

    “怎么说了?”韩雪问道。

    我就把陈青山那边的情况跟她说了下,她着急的说道:“这事儿怎么能等?那姑娘肯定是被折磨的很惨,不行,我现在就要报警,让警察过来。”

    “你先别着急,村长说的也没错,你报警,警察来,那别的家庭买越南媳妇的事情也会暴漏了,不说我跟村长会有连带责任,这都无所谓,可是你不想想,那些越南的女人要是被遣返了,那些家里的孩子跟家子人怎么办?”我对韩雪说道。

    “这倒也是。”韩雪马上说道。

    这就是我喜欢跟韩雪聊天的原因,她有时候是很小女生样的同情心泛滥,但是有时候也非常的理智,这要换作有些女生肯定说那我不管,我肯定要报警等等云云,但是韩雪却能马上明白我所顾及的东西。

    “不过想办法也要快点,要知道那个女孩多在这里天,肯定就多受天非人的折磨。”韩雪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心里的想法跟韩雪样,还是尽量的让陈青山去沟通,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报警条路,前面已经说过,其实就算是陈青山让陈石头父子三人放那个女孩走,旦获救的女孩也会报警,性质是样的,之所以还这么做,其实我还是内心希望这陈石头父子三人能有个主动放人,那样的话就算是犯罪也可以有立功的表现不是?

    毕竟不管我再不喜欢这父子仨,他们也是村子里过的很不怎么样的人。

    ——谁知道第二天大早,村子里就出事儿了,傻子的坟被人给刨了。

    因为我好歹算是村子里的干部,大早的陈青山就打电话把我给叫了过去,我们起去了傻子坟,路上陈青山还在骂:“他娘的,哪个瞎了眼的去刨傻子的坟,谁不知道傻子埋的时候棺材都买不起,陈石头裹了个破席子就把她给埋了?那里面能挖出什么东西来?”

    “会不会是陈石头他们跟谁结了梁子?”我问道。

    陈青山想,巴掌拍在了我的脑袋上,笑道:“真不愧是有化的人,下子就想到点子上了,那大奎三兄弟跟疯狗样的,看他们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也就是欠收拾!”

    “活人得罪了人,去挖人家娘的坟,看来这挖坟的也不是个东西。”我说道。

    我们俩聊着天就到了傻子坟那边,傻子坟是挨着陈老根的坟的,陈老根的坟完好无损,但是傻子的坟有个大洞。

    我们俩到那边之后,那边已经围了不少的村民,就连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三爷爷也在那边,只是他盯着傻子坟的那个洞口愁眉不展,村民们都议论纷纷,我听他们议论的无非就是不会有人挖傻子的坟,这肯定是傻子自己给跑出来的。

    听这个话题我就想起陈石头抱着三岁多的我来挖傻子坟的事情,我呼吸甚至都有点不稳定了起来。

    但是我并不相信大家的话,傻子就算当年是炸过尸,但是这已经二十年过去了,早已经腐朽了,还诈尸?

    三爷爷看我们过来,对我们点了点头,之后道:“青山,你过来。”

    三爷爷在村子里德高望重,也就是现在不流行族长的说法了,就算是如此,三爷爷在村子里的威望也要比我们这些村干部高很多。他把陈青山叫到了边聊了几句。之后陈青山就走了过来蹲下来研究那个洞。

    我走过去悄声问道:“三爷叫你干啥呢?神神秘秘的。”

    陈青山拉了拉我,示意我看那个洞,他脸色有点发白的道:“你看这个洞,是人用手挖的,你看这指甲印,还有这纹理走势,是从里面往外面挖的,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我看其实也看明白了,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嘴硬道:“注意身份,你可是个共产党员,是唯物主义者!”

    陈青山摆了摆手道:“可拉倒了吧你,傻子当年诈尸的时候你还小,我可是亲眼见的。”

    我苦笑了下没说话,心道我要是告诉你我的经历,我能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