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傻子坟被刨

作品:《捞尸人

    韩雪长的很漂亮,可以说是五官精致,还有点让人甚至都可以忽略她精致五官的,那就是她的皮肤,很白,让人看了之后都忍不住上去捏两把的那种粉嫩白皙,韩雪来村子里当老师我能看出来是纯粹的那种富家女孩的爱好,因为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她出生在家境挺好的家庭里。我瞟见过眼她晾在宿舍外面的衣服牌子,这个牌子以前大学同学有讨论过,条裙子的价格就是她个月的工资,所以她来村里教学,肯定不是为了钱。

    村子里因为以前的老师刘老师年纪实在太大教不动了,就只剩下韩雪这个个老师,我又是村子里唯的个大学生,虽然是村官,但是平时闲的时候也会去学校代课,这当年是没有薪水的,要说我是做好事也行,要说我有点私心是冲着跟韩雪相处的也可以。主要是我从大学下子回到了村子,感觉跟韩雪的共同话题。

    说我不喜欢她那是口是心非,但是这也只是藏在心里的喜欢。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理想,而我是没有理想的癞蛤蟆,主要是大学的时候谈过个女孩儿,大三那年暑假我壮着胆子带她回了次村子,回去之后就给我发了个好人卡,我肯定不会怪人家,毕竟我的条件太差了,但是从那之后面对女孩的时候我就有很深的自卑,更何况毕业之后我也只是当个村官,这工作其实前途渺茫,我哪里敢追我明知道是富家小姐的韩雪?

    韩雪这人同情心很强,村子小孩子的衣服大多都是她买的,我俩平时聊天的时候她也总是说要我努力改变村里的贫穷,最后则是她笑我不思进取,我叹她太天真不知道举步维艰。最近村子里关于陈石头家的传言四起,我知道韩雪这次来找我肯定是为了说陈石头家的那件事儿。

    果不其然,进屋她就对我说了这事儿,而且语气刻不容缓的说让我定得管。

    我对她笑道:“咱俩真是有默契,我刚从村长那回来,就是为的这个事儿。”

    “怎么说了?”韩雪问道。

    我就把陈青山那边的情况跟她说了下,她着急的说道:“这事儿怎么能等?那姑娘肯定是被折磨的很惨,不行,我现在就要报警,让警察过来。”

    “你先别着急,村长说的也没错,你报警,警察来,那别的家庭买越南媳妇的事情也会暴漏了,不说我跟村长会有连带责任,这都无所谓,可是你不想想,那些越南的女人要是被遣返了,那些家里的孩子跟家子人怎么办?”我对韩雪说道。

    “这倒也是。”韩雪马上说道。

    这就是我喜欢跟韩雪聊天的原因,她有时候是很小女生样的同情心泛滥,但是有时候也非常的理智,这要换作有些女生肯定说那我不管,我肯定要报警等等云云,但是韩雪却能马上明白我所顾及的东西。

    “不过想办法也要快点,要知道那个女孩多在这里天,肯定就多受天非人的折磨。”韩雪说道。

    我点了点头,我心里的想法跟韩雪样,还是尽量的让陈青山去沟通,如果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报警条路,前面已经说过,其实就算是陈青山让陈石头父子三人放那个女孩走,旦获救的女孩也会报警,性质是样的,之所以还这么做,其实我还是内心希望这陈石头父子三人能有个主动放人,那样的话就算是犯罪也可以有立功的表现不是?

    毕竟不管我再不喜欢这父子仨,他们也是村子里过的很不怎么样的人。

    ——谁知道第二天大早,村子里就出事儿了,傻子的坟被人给刨了。因为我好歹算是村子里的干部,大早的陈青山就打电话把我给叫了过去,我们起去了傻子坟,路上陈青山还在骂:“他娘的,哪个瞎了眼的去刨傻子的坟,谁不知道傻子埋的时候棺材都买不起,陈石头裹了个破席子就把她给埋了?那里面能挖出什么东西来?”

    “会不会是陈石头他们跟谁结了梁子?”我问道。

    陈青山想,巴掌拍在了我的脑袋上,笑道:“真不愧是有化的人,下子就想到点子上了,那大奎三兄弟跟疯狗样的,看他们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也就是欠收拾!”

    “活人得罪了人,去挖人家娘的坟,看来这挖坟的也不是个东西。”我说道。

    我们俩聊着天就到了傻子坟那边,傻子坟是挨着陈老根的坟的,陈老根的坟完好无损,但是傻子的坟有个大洞。

    我们俩到那边之后,那边已经围了不少的村民,就连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三爷爷也在那边,只是他盯着傻子坟的那个洞口愁眉不展,村民们都议论纷纷,我听他们议论的无非就是不会有人挖傻子的坟,这肯定是傻子自己给跑出来的。

    三爷爷看我们过来,对我们点了点头,之后道:“青山,你过来。”

    三爷爷在村子里德高望重,也就是现在不流行族长的说法了,就算是如此,三爷爷在村子里的威望也要比我们这些村干部高很多。他把陈青山叫到了边聊了几句。之后陈青山就走了过来蹲下来研究那个洞。

    我走过去悄声问道:“三爷叫你干啥呢?神神秘秘的。”

    陈青山拉了拉我,示意我看那个洞,他脸色有点发白的道:“你看这个洞,是人用手挖的,你看这指甲印,还有这纹理走势,是从里面往外面挖的,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我看其实也看明白了,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愿意相信,嘴硬道:“注意身份,你可是个共产党员,是唯物主义者!”

    陈青山摆了摆手道:“可拉倒了吧你,傻子当年诈尸的时候你还小,我可是亲眼见的。”

    陈青山说的这句话,加上傻子坟的这个大洞,让我的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虽然我已经在强壮镇定,但是却已经是满头的冷汗,童年的那场经历在我脑海里面如同倒带样条条的闪过,让我浑身发抖。

    陈青山推了我下,问道:“叶子,你咋了?”

    我从失神的状态醒转过来,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苦笑道:“没事儿。”

    陈青山接着道:“三爷刚才告诉我,傻子当年死的太冤枉了,这么多年了,是憋着怨气呢,让我去找个法师超度下。”

    “你还真找?”我问道。

    “不找能成吗?虽然都是骗子,可总要骗骗村民们的,这么多眼睛看着,你说他娘的陈石头家怎么就不消停呢?”陈青山嘟囔道。

    我听完陈青山的这句话,打了个激灵,问道:“村长村长,你说会不会是因为陈石头家的情况,傻子这才出来闹腾的?”

    “啥情况?”陈青山愣着问道。

    “你想,傻子是个可怜女人,陈石头买这个女人不是更可怜,给兄弟三个糟蹋?女人同情女人,傻子出来救人的?”我问道。

    陈青山眼神怪异的看着我,看了会儿,我以为他要夸我英明呢,谁知道他嗤笑道:“你咋不说陈石头三个孩子终于有老婆了,回来凑份子?”

    我本要骂他,但是转念想,这还真是李宁——切皆有可能,按我的想法傻子肯定不会是来随礼的,但是那三个孩子再怎么混蛋也是傻子的骨肉,母子连心不是?

    我们最后也只能是把傻子的坟上那个洞给填住,之后陈青山就打电话找大师,而我则准备继续回村委会,我虽然平日里不干什么正事,实际上我也干不了什么正事,就这我还算是好的,回了自己村里,其他干部好歹是乡里乡亲的也算给了我这个大学生面子,我那些同学们下乡,都被村里的干部给排挤的不成样子。别小看农村的村委会,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纷争。

    到了村委会,我反锁了门,把自己关进房间里。

    我洗了把脸,依旧无法驱散自己心里的恐惧。

    因为傻子的坟被刨,疑似诈尸,把我这个藏在心里二十年的梦魇给炸了出来。

    我点了根烟,坐在椅子上,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

    ——那年我四岁,傻子跳河死的那天,我刚好在河边玩,听到水里有动静,我赶紧跑了过去,刚好看到在水挣扎的傻子,我立即在地上捡了个棍子伸了过去让傻子抓住。

    傻子抓住棍子之后,却差点把我也拉进水里,个大人,哪里是我个小孩子拉的住的?

    傻子松开了棍子,对我笑了下。

    那个笑,似乎是在道谢,也是在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