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尘封的往事

作品:《天行

    “噗嗤——”

    伴随着道电光,紫电青霜剑的紫电特效被触发,缕电芒如刃般的撕碎了女王蛛的身躯,将其最后的气血也打掉了,顿时道金光笼罩苏希然、林澈、徐佳澄的头顶,三个人起升级了,紫金阶BOSS的经验值不是般的丰厚。

    我提剑走上前,踹开女王蛛的尸体,看了看爆出物品,堆金币之外,还有些装备,可惜,并没有看到令牌类的物品,不禁微微有些失望,但在查看爆出装备的时候,却多少还是有些弥补,特别是其的柄流光转动的权杖,握在手,有淡淡的灼热感,权杖的尖端镶嵌着紫红色的宝石,火焰缭绕,散发着威严气息,伸手拂,属性也相当不错——

    【炽烈女王权杖】(紫金器)

    灵术攻击:160-250

    灵力:+55

    体力:+52

    附加:提升使用者的24%灵术攻击力

    特性:炽焰,攻击目标时有15%的几率触发道炽焰起攻击目标

    需要等级:64

    ……

    刚好,适合徐佳澄用。

    我抬手道:“澄澄的装备,希然,就给她了。”

    苏希然点头:“嗯。”

    徐佳澄拿到权杖后,喜滋滋的片,换上之上,更有线灵术师的风范了。

    我又看看其余的战利品,两件黄金器,个给了王劲海,个给了张伟,给他们凑上套高等级的装备。

    “下个目标。”

    林澈颔首道:“在距离这里大约十分钟行程的地方,现在就出发?”

    “嗯,出发。”

    出了蜘蛛洞,名大叔级的刺客出现在洞口外,是聚散的人,直接交易了金币给他,随后我们飞速离去,前往下个目标。

    整整下午,打掉了五个紫金阶BOSS,也出了三件紫金器,但除了给大家提升下战斗力之外,也并没有爆出我们最想要的行会令牌,没办法,只能慢慢来了,就在傍晚四点多时,我放在外面的手机忽地响了,马上接入游戏,来电者是个久违的人,明晃晃的三个大字在眼前闪烁——李承风。

    接通,滴声后,李承风的声音传来:“丁队,好久不见了。”

    我皱了皱眉:“你居然存了我的号码?”

    “当然。”

    李承风微微笑,说:“我刚刚从南京到苏州,出来见个面吧。”

    “不见不见,我要冲级打行会令牌。”

    “靠!”

    他差点吐血,道:“你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好歹我也是你的老领导啊?再说了,这次见面又不是私事,是为了公事,我晚上六点整在秋蠡区分局等你,起吃个饭,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六点钟你还不到我就走了。”

    “真有公事?”我问。

    “当然。”

    “我早就离职了,公事也不关我事。”我说。

    “咳咳……”李承风有些尴尬,然后正色道:“丁牧宸,我知道关于夏依然的案子始终是你心里的个过不去的坎,但你真的想逃避辈子吗?说到底,这件事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她的错,只有向前走,才能真正的面对自己,对不对?”

    我微微笑:“我现在整天打游戏赚钱,可能等级比你还高,我喜欢这样的生活,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臭小子,别给我bb那么多了,我也是放弃了练级的时间来找你的,六点整,我在秋蠡区分局等你。”

    “……”

    他直接挂了电话,还真是霸气,省厅级别的人就是不样,我咧咧嘴,无话可说,不过还是要去的,这个情面始终绕不开。

    ……

    巨鹿城,东门广场。

    我对苏希然道:“希然,我晚饭不在家里吃了,要出去。”

    苏希然抿着红唇:“是唐韵的约?”

    旁,徐佳澄立刻紧张了起来,说:“唐……唐韵是谁?”

    林澈笑道:“宸哥的个红颜知己,巨鹿城的最强灵术师,就是榜上的那个提拉米苏。”

    “哦?”

    徐佳澄讶然。

    我则解释道:“不是唐韵,是李承风。”

    “古剑魂梦的副盟?”苏希然微微怔,说:“你……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我跟他的关系不仅仅是游戏里的朋友,也是曾经的上下属,好了不说了,我马上就准备出去了,你们自己吃饭,切照常。”

    “嗯。”

    下线,取下头盔,冲个澡,出门。

    当我的帕萨特缓缓驶入分局大门的时候,居然不需要登记,而在停好车走进大厅的时候,个身穿警服的美丽身影走了过来,头短发,身段婀娜挺秀,将制服短裙的英气与柔美给诠释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我曾经的同事——凌怡。

    “凌大美女!”我微微笑。

    凌怡横了我眼:“哼,几年不见了还是老样子,跟我走吧,李厅在会议室等你。”

    “哦?”

    她转身就走,我则紧随其后,进入分局楼上的会议厅,而且还是个秘密会议厅,隔音效果最好的间,凌怡打开门的时候,分局的局长、副局和队长级别的人都在,行人清色的警服,而李承风则穿着身西装,懒洋洋的坐在领导的座位上。

    “你们聊,我先出去了。”凌怡说道。

    “等等。”

    李承风站起身,道:“凌科长,你先别走,这个会议你也要参加。”

    “哦,好的。”

    凌怡跟我起坐在李承风旁边,不远处就是目光炯炯的罗局,他已经接近退休的年龄了,满头花白,但双眸子里透着睿智的光辉。

    我笑了笑,说:“我还以为是单独约我吃个饭、喝点啤酒什么的,没有想到那么大阵仗。”

    罗局禁不住笑了:“你小子,想喝啤酒有的是机会,但今天就别喝了。”

    “到底什么事?”我问。

    “开始吧。”李承风道。

    顿时,名警员开始在投影仪上播放些照片,都是些案情的资料,有自杀画面,此外,还有些交通事故的画面,我不禁皱了皱眉,但没说话。

    李承风道:“罗局,您说吧。”

    罗局点头:“这些都是今年与毒品有关的案件资料,整个秋蠡区,上半年加上下半年的三个月,由于毒驾而产生的事故有五起,死亡三人,重伤七人,此外,犹豫吸毒而自杀的人共有六个,长江三角洲带经济发达,毒品交易也越发的猖獗起来,引起了省厅的关注,所以这次必须大力整治下。”

    他意味深长的看了我眼,说:“丁牧宸,你本来就是区刑侦队的队长,所以,这件事情我们来定计划,但你却是施行的最佳人选。”

    “我已经不是警察了。”

    “……”

    罗局哑然,目光有些失望。

    “当年的事情,让你耿耿于怀那么多年,确实我们这些做领导的也有责任。”罗局的声音很低沉,有种磁性。

    李承风轻轻敲了敲桌子,说:“丁牧宸,这次的事件有点严重,甚至有域外势力渗入。”

    “域外势力?”

    “是。”

    他拿起手机,调出张照片轻轻滑到了我面前,说:“你看看这个人。”

    照片上,是个欧洲人的模样,身穿迷彩战斗服,脸上露出淡淡的凶悍,双眼睛充满了阴鸷,给人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这人是谁?”我问。

    “F国人,巴蒂斯特。”李承风道:“拥有十七年职业雇佣兵的经历,擅长近身格斗,力量很大,有徒手杀人的能力。”

    “这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问。

    李承风目光深深的看着我,说:“这个人曾经来过国,并且与毒品交易有关,在次警方与匪徒的交锋之,名警员牺牲,名经验丰富的老警察被重创,巴蒂斯特徒手拳打断了那老警察的手腕,而这个老警察,名字叫丁修齐。”

    我猛然站起身,双拳紧握,浑身颤抖,看着手机上的照片,双眸几乎迸出怒火来。

    罗局道:“老丁当年就是个老缉毒警,又是退伍兵,而且他的身手在警队算是不错的了,但依旧被硬生生的打断了手,这个巴蒂斯特是个巨头,或许依旧在境内,于公,你应该协助我们,于私,你不想为父亲报这断手的仇吗?”

    “丁牧宸。”李承风沉声道:“你在警校集训的时候就是格斗、射击等全项目的第名,论单人搏击能力,整个苏州的警队里恐怕只有你个人能单独面对欧洲雇佣兵,所以无论是能力还是资历,都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职位。”

    “什么职位?”我静静道。

    “特别行动组,明暗,分局的队伍在明,你带领支队伍在暗,并且在系统里你们的资料会加密,身份也保密,协同在明的队伍,以雷霆扫雪之势打击毒品交易。”

    他顿了顿,道:“信息科的凌怡也编入你的队伍,受你直接指挥,还有,林澈是你曾经的搭档,他的身手也相当不错,把他召回的事情也交给你去办,现在我只问句,你愿意回来吗?”

    “三年前的事情,怎么结论?”我问。

    “没有结论。”

    李承风目光平静,道:“如果每个人都想去问自己的内心,去找个答案,那这世上的事情就没人去做了,有黑就有白,这天平在你自己的心里。好了,如果你同意回来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出去找个馆子去拼酒了,凌科长,你要不要起来?”

    凌怡点头。

    李承风继续道:“我没开车,你呢?”

    我点头:“我开了,走吧。”

    (本书关于现实情节纯属虚构,不触及、不影射任何组织与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