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我哪儿有那种硬度

作品:《天行

    张伟退出队伍,我加入队伍。

    苏希然随即开始匹配,大约等了十秒钟的时间,“铿”声眼前跳跃出匹配到对手的职业信息,五个人依次是刺、刺、弓、弓、符,种完全放弃了治疗、防御的阵容,王劲海皱眉道:“这什么鬼阵容……”

    林澈颔首:“好恶心的阵容……”

    我则淡淡笑:“这阵容确实恶心,两个弓保护着符箓师打,刺客潜行游弋,典型的四保战术,那个符箓师应该就是战术核心了。”

    徐佳澄有些茫然:“老大,我们怎么打?”

    “我们也可以四保。”

    我沉吟声:“他们没有回复,必定会第时间找机会秒掉希然,我们几个只要保护着希然打就行了,小澈和希然站起,我会在你们附近,大海开射程增幅远程消耗他们,澄澄用暴风雪消耗,打这个队伍应该不难。”

    “嗯!”

    下刻,伴随着缕白光,大家进场,依旧是长宽100码的正方形竞技场,双方之间被道薄幕隔开,读秒结束的时候薄幕才会消失,而远远看过去,对方都是清色的年轻人,身书生气,显然应该是大学里个寝室的玩家,配合上必定相当默契。

    ……

    “3!”

    “2!”

    “1!”

    读秒结束,开战!

    就在开战的瞬间,我抬手挥召唤出了天元火刃,直接就在前方铺下了道火焰雨,而徐佳澄也样摇动绝尘法杖,铺下道烈焰火雨,我们的优势很明显,有灵术师,而对手没有!

    王劲海“咔咔”的开始装瞄准镜,“蓬蓬”两枪就轰在了其个弓箭手身上,而那弓箭手的反应很快,贴着竞技场边缘跑动,边拈弓搭箭,对时机的把握十分到位,“嘭”道螺旋爆裂箭飞出,直接就把我们边缘的澄澄给眩晕了。

    “不妙!”王劲海大惊。

    “别急!”

    我策马而至,猛然砸落凰骨盾,“蓬”声激荡出湛蓝色的龙罡盾墙,顿时挡掉了不少伤害,边说道:“保护好希然,希然治疗澄澄,小澈随时准备反击!”

    果然,趁着徐佳澄被眩晕,对方的攻势来了!

    两名刺客开着鬼步舞冲来,双匕首泛着寒光,他们沐浴火雨,速度暴增,可惜竞技场内天元火刃的属性被削弱得十分严重,否则他们根本没法在火焰雨上生存。

    剑锋横,“铿”声震退其名刺客的刺杀,寒铁马声长嘶,我转而冲向了另名刺客,将其标记,同时发动寒铁马击技能,“蓬”声将其撞退,大声道:“集火,秒了!”

    徐佳澄、王劲海同时来了套技能攻击,林澈也抽出张夺命连环符,噼噼啪啪的打击下,直接就把刺客秒了,而我则只是普攻,掐着自己的真气值没有丝毫浪费,在另外几个人冲上前的瞬间抬手剑风神刺!

    “嗤!”

    白色剑芒穿透空间,将对方试图接近的符箓师给眩晕了,当即果断冲锋而去,同时大声道:“澄澄,我送你过去,直接输出!”

    天元火刃光辉闪烁,把徐佳澄向前挪移了约10码,当她落地的瞬间,我也冲到了符箓师面前,抬手套破障五连击,果然,棘甲流配属方案的骑士,套破障连击连符箓师也秒不掉,但徐佳澄就在附近,抬手个龙陨术,对方的战术核心顿时跪了。

    林澈掏出强化定身诀,把冲苏希然的刺客、弓箭手起眩晕,随后比赛就已经没了悬念,当我和徐佳澄冲回来的时候,个个的点掉,结束战斗。

    21胜点,到手!

    ……

    “哈哈,有宸哥在好稳啊!”林澈哈哈大笑。

    我悻悻道:“你们感觉到压力没有?”

    “没有……”苏希然、徐佳澄起摇头。

    我笑了笑:“主要是还没有遇到打黄金联赛的那些队伍,否则压力就定会有,不过也没关系,我们本身就很强,就算是遇到黄金联赛的职业队,照样碾压!”

    大家起笑着点头,继续匹配。

    直打到凌晨近三点,胜多败少,伴随着阵悦耳铃声,战队晋级了,成为第批晋入国服组排无畏宗师组的战队之。

    跟我们起晋级宗师组的,还有绯月、唐韵、烟光残照、林途、李承风等人带领的队伍,估计不久之后想打到王者组的话,就要跟这些强悍的队伍碰面了。

    大家无比满足,下线。

    而直到此时,我才注意到自己收到了系统的几个消息,昨天寄售的几只炼狱魔虎也卖掉了,这次获得了共计290W的收入,半转给了苏希然,剩下半自己收好,当老婆本。

    吃了点东西,睡觉!

    ……

    次日上午,睡到十点多才醒来。

    “老大老大~~~”

    徐佳澄敲了下门,马上就自己开门走了进来,带着缕清香,坐在床边道:“今天大早就刷新精灵宝箱了,山有扶苏他们已经在线去抢了,咱们也快点上线,今天银狐和绯月骑士团也参战了!”

    “哦?”

    我急忙起身,道:“还有时间刷牙洗脸不?”

    “洗吧……”

    她俏脸红,忽地凑上前伸手轻轻划过我的下巴,脸蛋更红了,道:“老大,你如果留点胡渣子,估计也很帅,有唏嘘感~~~”

    我头黑线的看着她:“澄澄,你喜欢那个调调吗?”

    “不知道,老大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她脸蛋通红,说:“不过留胡须的话,亲亲的话应该就非常扎人了,是不是啊?”

    “我又不知道。”

    掀起被子,我开始套衣服,道:“好了,我洗漱了,你去叫醒其它人,咱们打完精灵宝箱之后再吃早餐好了。”

    “嗯!”

    不久之后,工作室集结完毕,上线,在白鹿城匆匆集合。

    林澈皱眉道:“有点远,等我们这些footman过去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宸哥,你先带个妹子过去好了,扶苏那边应该已经捉襟见肘了。”

    张伟茫然:“footman?”

    “脚男、步兵的意思。”我有些无语,说:“团战肯定最需要的就是治疗,澄澄你跟大家起赶路,我先带希然过去?”

    “嗯!”徐佳澄点头。

    我伸手,对苏希然道:“希然,我们先走。”

    苏希然将法杖转移到左手,右手轻轻张握住我的手,随后用力拉,顿时将她拉到马背上,声斥喝之下,寒铁马化为道飞焰冲进了蝴蝶林,直奔精灵山谷的方向而去,精灵宝箱能开出海量公会经验来,旦刷新,大家也都会去争!

    马蹄激荡在丛林,苏希然俏脸微红,道:“丁队,我们的亲密度已经够同乘坐骑啦?”

    “早就够了。”

    我低头看了看她,不禁笑道:“希然,你脸红个什么劲……”

    她低着头,无语说:“那个……我是第次在游戏里跟男性这么亲密接触的好不好,我能不脸红吗?你以为人人都跟你和林澈似的,没脸没皮的……”

    “我们怎么就没脸没皮了!”我有些为自己和林澈抱不平,说:“希然,我们天天朝夕相处的,你可以把我当成好兄弟,就不会害羞了!”

    苏希然俏脸更红了:“你的好兄弟会用块硬邦邦的东西顶你的屁股么……”

    我大惊,随即老脸红:“那个……是铠甲小腹以下的块护甲,不是我的……我哪儿有这种硬度啊!”

    苏希然扑哧笑:“真受不了你……快走啦,扶苏他们估计快要扛不住了!否则也不会发消息向我们求救的。”

    “嗯!”

    ……

    不久之后,抵达精灵山谷。

    “唰——”

    寒铁马化为缕深蓝色光芒冲上了山顶,就在我往下看去的时候,眼前片混战,只见绯月骑士团、北辰的两股兵力正在急攻银狐的人,双方都已经开公会战系统了,银狐的玩家名字片赤红,而就在人群,天无悔、煌溪两个人在林途的道剑舞风暴都变成了残血,提着剑刃急退,完全不是对手。

    林途的战斗力太高了,而且剑士PK对骑士有天生优势,无论是AOE还是破甲能力都堪称是骑士的天生克星。

    “糟了,救场!”

    我直接策马冲了下去,抬手召唤出天元火刃,向前次挪移,然后就在冲进人群的那刻把苏希然放下,大声道:“救人!”

    苏希然反应很快,下马的瞬间随着惯性往前冲,边舞动法杖,治疗波和瞬发治疗术起落在了天无悔、煌溪身上,把即将被杀的两个人给生生的救了回来,而我则直接发动了冲锋,“唰”声化为道寒芒撞晕了名银狐的剑士,荒剑收送之间,三连击直接把半血的他给秒了。

    “丁牧宸,找死!”

    正前方,空地上遍地都是北辰玩家的尸体,二无双提着柄钢刀冲了过来,脸上满是杀气腾腾,他是银狐公会的首席游侠,又是拥有王者实力的玩家,在刚才的PK肯定没少杀北辰的玩家,刚好,为大家报仇的机会来了!

    剑锋荡,疾驰开,寒铁马瞬间提速,直奔二无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