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零护甲

作品:《天行

    北风之神年轻气傲,被沈丘白这么当众辱骂之后呆呆的立于原地,脸色阵青、阵白,几秒钟后才再次开启鬼舞步追了过来,但却“砰砰砰”的几声枪响给硬生生的逼退了,王劲海等火枪手已然开了射程增幅,能够远距离威慑对手的脆皮了。

    “唰——”

    头顶上带着精灵宝箱的图案,当我冲进北辰的人群时,大家阵欢呼,随后荒剑指西南方向,我大声道:“去那边固守,谁来攻打我们,我们就打谁!”

    “是!”

    群骑士在侧翼开道,林澈、徐佳澄、漱月鸣筝、魂谣等人远程火力威慑,但凡接近北辰边缘的玩家尽数被轰杀,而我虽然拿着精灵宝箱,但也无所畏惧,吼血之后足足有106549点气血,现阶段没人能秒杀我,就算是集火,除非是群战斗力超过万的玩家持续集火五秒钟以上,否则根本秒不掉。

    更何况,苏希然抬手,生命锁链把我和小唯、小暖、天无悔、煌溪、天天等骑士串在了起,这么来想秒杀就更加是天方夜谭了。

    浩浩荡荡两千人涌入精灵山谷的隅,猛然转身,我提着荒剑目视前方,目光冰冷,对着群其他公会的玩家大声道:“精灵宝箱在我手里,想来试试的尽管来,这战是抢宝箱,与公会仇杀无关,即使是友盟也可以来!”

    时间,神域盟约的人蠢蠢欲动,在远方蓄势待发。

    英雄殿的人矗立在另角,烟光残照胯下骑乘匹烈马,手握利剑,咽了咽唾沫,道:“啧啧,这精灵宝箱确实诱人啊!”

    看来,英雄殿也可能会动手。

    不远处,沈丘白剑眉扬,道:“烟光残照,精灵宝箱如今在丁牧宸手里,不介意的话我们倒是可以暂时结盟,起把北辰的阵地夷平,先把精灵宝箱爆出来再说!”

    烟光残照淡淡笑:“英雄殿不跟任何公会结盟,君子剑的好意小弟心领了,不过,起把精灵宝箱给爆出来,这倒是个好提议。”

    “哈哈哈哈~~~”

    沈丘白剑刃轻轻拍打马屁股,笑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们池白神域、与世无争、霸盟三大公会会起从东边冲,你们英雄殿从北边冲,争取鼓作气的把北辰的阵地冲散,怎么样?”

    “可以。”

    就在几大公会的后方,还有绯月骑士团、桜华月想等公会玩家的身影,几乎白鹿城的顶尖团队都在虎视眈眈,就等着我的精灵宝箱爆出来,再拥而上了,可惜,北辰不是软柿子,想要从北辰这里虎口拔牙,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

    ……

    “烟光残照这厮!”

    御诗恨恨道:“在天空遗迹还跟我们联手打池白神域、霸盟,现在倒好了,居然跟沈丘白联手来打我们北辰,真是没原则!”

    “争夺宝物是这样的。”

    我紧握着荒剑和凰骨盾,丝毫不敢大意,微微笑道:“希然,对英雄殿宣战吧,别让大家红名了,如果绯月骑士团、桜华月想的人也来争的话,就起宣战,多个不多,少个也不少。”

    苏希然欣然笑:“了解。”

    下刻,烟光残照、酒亦澜、澈未然等英雄殿玩家的名字纷纷变成了血红色,可以杀了,而就在几秒钟后,马蹄声震撼精灵山谷,神域盟约的上万人以及英雄殿的数千人起发动了对北辰阵地的冲杀,前排清色骑战系,杀气腾腾!

    “来了!”

    我皱了皱眉,大声道:“弓箭手,瞄准自己的正前方,螺旋爆裂箭,抛射!”

    群弓箭手纷纷扬起弓箭,45度对着空纷纷射出螺旋爆裂箭,顿时缕缕银光汇聚成了片箭雨落在神域盟约、英雄殿的人群,随后就是群火枪手的增幅射程攻击,几个火枪手集火个,转眼间就有不少敌方的骑战系纷纷落马阵亡了,白色的灵魂光辉接连飞扬,尸体倒地,爆出地地的药水、金币和装备等。

    “准备,疾风刺!”

    我剑锋直指前方,就在群骑战系发动冲锋的瞬间,直接剑风神刺刺出,“嗤”的道螺旋月白色剑芒空地上绽放开来,刚好就把冲锋的人给眩晕了,紧接着抬手剑追月斩,“轰”声劈得碎岩与杂草横飞,三名剑士在呜咽声倒地,在我的超强攻击力下,根本扛不住。

    天元火刃洒下片片火焰雨,配合北辰灵术师团队的烈焰火雨,直接在阵地前构成了40码距离的火海范围攻击,但凡想直接攻击我们的人,必须承受这种持续伤害,这时阵地战守方的种优势,而北辰的灵术师团队由徐佳澄、漱月鸣筝、魂谣这些高手领衔,烈焰火雨烧人的伤害不是般的疼!

    箭矢、火枪、灵术爆发在阵地前方,而双方的近战系玩家已经短兵相接了,不少人想要集火眩晕我,可惜,我现在的等级是140级,比许多人甚至高出了10级以上,低于10级的人基本上就很难眩晕成功了,于是照常输出,雷神风暴、挑斩、战争旋风等技能交替发动,杀得霸盟、池白神域的人鬼哭神嚎片。

    “唰!”

    道灵光忽地在头顶上闪烁了下,被控制了,是灵元掌握技能,持续3秒!

    人群,汲灵师白衣的身影晃而过,没错,就是她!

    紧接着,又是个身影飞梭而来,在顶盾骑士的掩护下踏着烈焰火雨,猛然个Z字走位出现在我面前,正是北风之神,封焰之刃翻动,就在白衣对我眩晕的过程,北风之神连续数次破甲,加上封焰之刃的破甲效果,顿时我的界面上已然提示了!

    “滴!”

    战斗提示:请注意,你的护甲已经被削弱为0,持续3秒!

    糟了!

    果然,沈丘白从人群冲了过来,直接连上个眩晕,破甲狂攻+连击的九次攻击全部落在我的胸甲上,刺痛感十分强烈,再加上北风之神的连续几次攻击,顿时与我起共享生命值的群北辰骑士齐齐的晃动身躯,血条刷刷的掉到了30%左右,这输出太恐怖了,对方几乎在瞬间就打出了超过百万的伤害,否则绝不会气血掉得那么多!

    “集治疗,用治疗波!”

    苏希然手法杖挥动,道强力治疗波在人群窜动,而长安月下凉等云游仙医MM也全部集火治疗,时间数十道治疗波在我们锋线的群人之间激荡着,硬生生的顶住了这波沈丘白、北风之神、白衣等人的恐怖伤害。

    “死!”

    人群,人宛若利箭般冲来,是剑寒州,位战斗力超高的王者级玩家,他也打算凑个热闹?

    但剑寒州尚未接近,空道符箓精准爆发,“蓬”声轻响,直接就把剑寒州给眩晕了,紧接着就是镇灵符沉默,外加张幽泉灵符打出2W+的伤害,林澈的套符箓操作行云流水、准确无比,目光冷冽的说道:“剑寒州,你找死!”

    “快,治疗盟主!”

    群与世无争的云游仙医MM都慌了,急忙治疗,但已经迟了,徐佳澄、漱月鸣筝、魂谣都是顶经验老道的法师高手,就在林澈眩晕成功的瞬间就已经开始龙陨术集火剑寒州了,加上其余的北辰灵术师的攻击,剑寒州的气血刷刷直掉。

    “用冰霜龙腾,拍死他!”

    徐佳澄娇声道。

    群法师纷纷切换伤害最足的冰霜龙腾,顿时龙啸声阵阵,道道浑身缔结着冰霜的灵术巨龙腾空而降,不断撞击在剑寒州的周围,以至于这位与世无争的盟主呜咽声,直接就在北辰的强火力之下挂掉了,并且还爆出了柄明晃晃的长剑。

    “机会!”

    天无悔突然间爆发出敏捷无比的身手,直接冲到了剑寒州的尸体面前,在几名附近的玩家试图眩晕他之前摆剑锋,发动了流浪骑士的放逐技能,顿时群人都处于放逐状态,无法使用技能了,而天无悔手掌挥,就把剑寒州的剑取了回来,随后开着复苏之风、踏着Z字线华丽的躲各种技能,最终安然无恙的返回阵地。

    “无悔,品质怎么样?”御诗笑问。

    天无悔看了眼,直接换上了,说:“天器,比我的剑高了200点战斗力。”

    “不错不错,哈哈,这下剑寒州有的哭了!”

    我则抬手召来雷神风暴,再次的逼退北风之神、白衣、沈丘白等人,山有扶苏皱着眉头,说:“北风之神再来时,想办法杀他!”

    “嗯,可以!”

    说实话,北风之神手里的封焰之刃太极品了,如果刚才没有苏希然的生命锁链,我肯定被秒,如果能把封焰之刃爆出来,那就真是血赚了!

    可惜,北风之神去不返,似乎已经感受到了我和山有扶苏的杀机了。

    ……

    神域盟约的人冲来冲去,就是冲不垮北辰的阵地,结果个个意兴阑珊起来,不管沈丘白再怎么催促,个个都懈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