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两大君王

作品:《天行

    “唰!”

    烈焰涌动,当锦盒打开时,道道写满血红色图案的符箓升腾而起,并且迅速在烈焰炽烈燃烧起来,短短几秒钟后,符箓消失,取代而至的是道浮现在半空的长方形金色阵法,仿佛拓印了符箓上的图案般,在林家五大宗老的驾驭下,“嗤嗤”的在阵法周围窜动着电芒。

    “林氏,伏魔!”

    在林星楚的命令下,五大宗老齐齐催谷体内的斗气,下刻,五道符箓光辉愈发炽盛起来,“轰轰轰”之声不绝,每道符箓都射出了数十道金色雷电,这些雷电宛如口口神剑般掠空而去,笔直的劈向了赦免者的位置。

    ……

    “嗯!?”

    充满杀伐气息的头盔之下,赦免者双眸子透着寒意,剑眉扬,冷冷道:“就凭你们这些低阶生命铭刻的废纸也想杀本王?”

    说着,他挥动哀鸣、战歌双剑,剑芒“哧哧哧”的劈向了空,浑身则不断喷薄出缕缕深渊之火,整个人仿佛化为了道烈阳般,让人无法直视,整个帝都都快要被赦免者的热度给烤的烧熔了,城内不断传来轰鸣声,簇簇火光升腾,也不知道起了多少大火。

    剑光与雷电碰撞,双魔剑就仿佛在不断切碎藤蔓般,将道道雷电神符祭出的攻击震碎,破风之雷战马声声嘶吼,浑身喷薄深渊力量呼应主人的攻击,而反观林家五大宗老的脸色却越发的苍老,双方实力完全不在个数量级上。

    所有玩家都几乎停止了战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场惊世骇俗的战斗。

    “不太妙啊……”

    山有扶苏皱了皱眉:“赦免者太猛了,貌似林家的那几位大能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啊,咋整,我们这些玩家……能跟赦免者硬碰硬吗?”

    “早着呢……”

    我深吸口气:“我们至少要升到满级才有可能杀赦免者这个级别的BOSS,现在嘛……最多挨上两下就差不多了,先观战,有机会的话就帮下NPC,但前提是保住自己条命,练级不易,没必要把自己给搭进去。”

    “嗯!”

    苏希然秀眉轻蹙:“赦免者怎么会那么强,林星楚派出来的那几个NPC也都是正级BOSS啊!”

    “这不样。”

    我摇摇头,解释道:“《天行》的非玩家单位是按照生命等级来衡量实力的,林星楚和那些宗老再强也是人类,没有突破人族体魄的极限,而赦免者则是深渊的最强者,至少也是七阶生命体,而没有突破极限的人族,最多也就是个五阶、六阶生命体,不可同日而语。”

    “丁队,你懂的好多……”她眯起美眸,宛若小迷妹般的看着我。

    “跟NPC混久了,记住她们说的些规则了……”我哈哈笑:“你有空也应该跟NPC多聊聊,还是很有好处的。”

    “嗯~”

    ……

    就在这时,“哧”声空有雷光闪而逝,就仿佛长空被撕碎了般,下刻,赦免者已经骑乘着破风之雷出现在了城外,左手剑轻轻抖,化为道血色光辉刺入了名宗老的胸口,手腕翻转,深渊之火螺旋爆发,顿时就将那宗老的肉身吞灭,甚至就连声惨嚎声都没有发出。

    “17717121!”

    所有人目瞪口呆,千多万的伤害输出?NPC之间的战斗,似乎早就已经突破了攻防规则的限制了,而就在瞬息间,赦免者连续出剑,将另外四名林家宗老震退,双剑交叉,嘴角带着狰狞笑容:“死吧,全部都去死吧!”

    又是两道炽盛剑光飞起,直奔林星楚、洛轻衣、洛宁等人所在的阵地!

    “啊?!”

    林星楚、洛轻衣几乎同时擎起利剑直至前方,将全身的力量爆发出来,凝聚出道斗气护壁横在前方的空,但个个似乎心里都没底,谁也不知道能不能挡得住赦免者这个凶神恶煞!

    就在夏族的群核心成员在赦免者的剑意下几乎窒息之时,忽地空道雪白身影降临,师姐明月池终于再次出现了。

    她脚踏斩龙剑幻化的光华,纤足轻轻踏,顿时斩龙剑翻转,“蓬”声硬生生的将赦免者劈出的剑意给镇压到地底去了,大地深处传来隆隆作响,地动山摇,百米内的地表纷纷崩裂,有道道深渊之力奔泻而出。

    日落西山,淡淡的月华光芒泻落在她的香肩上,银甲精致、披帛缭绕,美不胜收,宛若谛临凡尘的女神样,让人神往不已。

    “又是你!”

    赦免者目光冰冷,言不发的擎剑策马飞扑而来。

    明月池抬手握住斩龙剑,绝美的脸蛋罩上层寒霜,双明眸透着浓烈的战意,同样言不发,剑光如奔雷般的涌向了赦免者。

    “蓬——”

    夜空被照亮,雷光与月光相互碰撞在起,震得下方的些建筑纷纷被碾为齑粉,两大绝世强者对撼之下产生的冲击波甚至影响到了数百米外的我们,吹得不少力量稍弱的灵术师、云游仙医玩家站不稳,纷纷后退。

    “铿铿铿~~~”

    我依旧剑剑的输出着银魔树,同时在公会频道里说道:“只要我们干掉银魔树,这次魔树天灾版本就结束了,立刻,全力输出!”

    众人齐齐点头。

    其余公会也纷纷响应,明月池和赦免者的战斗般人是介入不了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更多的炼狱君王出现之前打掉银魔树的血条,结束这场深入夏族腹地心脏的噩梦!

    ……

    时间点滴的流逝,晚上十点多时,银魔树的血条已然只剩下31%了,但就在这刻,树冠上的妖女再次神色狰狞起来,脸上青筋暴起,似乎卯足了力量才打开了道空间裂缝,下刻,双绝美的纤细雪腿从裂缝探出,踏着精致无比的战靴,缓缓降临,很快的,不盈握的腰肢、饱满挺拔的酥峰也出现在玩家视野,最终,张带着邪气的绝美脸孔出现在众人眼前,手握战弓,嘴角带着冷笑,她来了,复仇女神凯米尔!

    “凯米尔大人,战况吃紧,属下只能传送您了。”银魔树道。

    “哼!”

    凯米尔冷笑声,双美眸看向了南方的战场,瞬间发现了空的明月池,斩龙剑光辉暴涨,直接将赦免者震得连退了上百米,瞬间,凯米尔拈弓搭箭,“蓬”声音爆之声炸裂众人耳膜,道紫色箭光奔雷般轰向了明月池。

    “嗯?”

    明月池旋身剑格挡,“铿”的火光迸溅、雷光乱窜,她明显有些措不及防,被震得后退撞击在座城内的箭塔上,直接撞穿,这才止住身形,轻轻撩起微乱的秀发,双美眸看向了凯米尔,淡淡道:“居然连你也来了。”

    “是啊!”

    凯米尔手握复仇战弓,嘴角带着戏谑笑容:“明月池,这么短的日子里,你变强了,但也变傻了,夏族如何对你,你却如此对待夏族,我若是你,便放下斩龙剑,倒戈向炼狱,咱们平分夏族的江山岂不是两全其美?”

    明月池微微笑,挺起动人的酥峰,道:“动手吧,你觉得我会被你劝降么?”

    “那就……动手吧!”

    凯米尔声娇喝,顿时复仇战弓连珠炮般的射出了共七箭,箭光连连在明月池身周的空炸裂开来,形成了绝强的破坏力,而在箭光的烟云尚未消散的那刻,“哧”道雷光掠过,赦免者双剑并举的斩重重落在了斩龙剑上。

    “蓬——”

    双重攻势下,明月池极速后退,娇躯不由自主的撞击在了座塔楼之上,身周龙气缭绕,虽然没有守什么重伤,但身后的披风已经在对手的攻势下出现了道道洞孔与剑痕了,她的脸色略显狼狈,握了握斩龙剑,猛然提气,次元力量爆发,化为道闪电攻向了赦免者。

    剑光引动次元风暴,斩龙剑连续五次斩击,每剑都直接命,前三剑赦免者还能依靠双魔剑格挡,但后面四剑他的双臂已经被压制得抬不起来了,肩膀上挨了剑,劈得肩甲碎裂,甚至有血迹迸溅而出,就在他声咆哮,打算反击的时候,只见明月池指点了下来,爆发出道金色剑意,顿时直接将赦免者轰入城内的狼藉之。

    “轰~~~”

    雷光与尘埃激荡,强大如赦免者,依旧吃了亏。

    风,炼狱气息缭绕,束束箭光爆发,仿佛繁星陨落般,轰得明月池不得不后退,凯米尔的攻势比赦免者还要强横,箭光爆炸之,明月池的香肩、雪臂、双腿上都已经出现了道道血迹,虽然是皮肉伤,但也说明护身龙气被攻破了。

    “你想人战两大君王吗!?”

    破风声凛冽,凯米尔拔出腰间的匕首,爆发出浓烈寒光,重重的刺落在斩龙剑上,神色狰狞,嘴角带着残忍笑容:“你知道君王的意义何在吗?我们,是炼狱的最强者之!当年冰兰都不敢那么托大,你算哪根葱?!”

    “蓬!”

    明月池颤剑锋,顿时抹血红色次元风暴在剑刃上炸开,直接将自己和凯米尔分离开来,俏脸微微煞白,立于不断崩毁的建筑群,美眸看着对手,淡淡道:“月池是龙语者,是这片家园的守护着,两个君王也好,十个也罢,我都会迎战。”

    PS:23-29号期间叶子去北京参加17K年会,这段时间里有年会活动,给《天行》投票可以获得周边、叶子签名等奖品,手里有钱的读者就帮天行冲冲榜吧,块也好,十块也行,多少都可以,有个心意就好了,谢谢大家,祝大家年轻英俊、青春貌美、器宇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