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逆天伤害

作品:《天行

    “吼吼吼~~~~”

    群密密麻麻的炼狱龙蜥杀至阵地前方,而我则第时间冲了上去,秋水落月枪直刺而出,爆发出连刺伤害,随后在我连续三次刺击之后,双臂热,乱舞特效激发了,顿时整个人如有神助般,体内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不自主的挥舞长枪对着周围的怪物猛攻而去,时间枪芒汇聚成了片花海,不断迸溅在炼狱龙蜥的身上,造成的伤害数字更是有些惊人。

    “37629!”

    “80862!”

    “39963!”

    “84672!”

    ……

    时间,我周围所有北辰的玩家都惊呆了,炼狱龙蜥是138级天阶怪物,30W+气血,别的玩家单挑要费上吃奶的劲才能杀掉,而我则像是砍瓜切菜样,枪下去就是25%的气血,三两下也就触发挑斩解决了。

    “这……这是什么变态伤害?”煌溪脸都憋红了:“盟主,你这伤害……开挂了吧?”

    “不是。”

    我微微笑,解释道:“这柄鬼器枪对亡灵系怪物有双倍伤害,加上个乱舞特效的150%伤害,实际上就是三倍伤害了,然后旦触发暴击,那就是六倍伤害,不过这杆枪在现阶段杀怪确实好逆天啊,这种效率,之前想都不敢想。”

    小唯眨了眨美目:“老大,这次版本积分第名恐怕非你莫属了。”

    “谁知道呢,加油!”

    “嗯!”

    身后,苏希然道:“丁队,刚才你们进城去做任务了,所以错过了午饭时间,我和唐韵刚才商量过了,咱们午饭不吃了,再拼下午,晚饭稍微吃得丰盛点,你觉得怎么样?”

    “可以。”

    我拍脑门,笑道:“你不说我都忘记午饭没吃了。”

    “那就更加努力的杀怪吧!”

    林澈掏出叠符箓,像是要跟谁玩命样。

    ……

    下午两点钟,星骐城上空的银魔树依旧在扭动着妖冶的身躯,无数枝条向外蔓延,就仿佛是想笼罩、控制住整个夏族的家园般,而城外的战鼓声密集响起,林星楚、洛轻衣已经快要按捺不住了,并且鼓声之,四大殿帅勤王到齐,帝都之外的夏族军队漫山遍野,铺满了整个平原的荒林。

    “进攻,夺回帝都,斩杀树妖!”

    林星楚声令下,众军队缓缓推进,火炮在前,弩车在后,当距离城池还有大约500米的时候,巨炮齐鸣,道道火花在银魔树的躯干、枝条上绽放,烧得片漆黑,而这时候,我们也终于看到了银魔树也是有血条的。

    这根血条,大约有三里长!

    “无知的蝼蚁们!”

    银魔树树冠上,那妖女狞笑不绝:“就凭你们也想摧毁太古圣树,真是不知所谓,来吧,我倒想看看你们的意志崩溃的模样有多可笑!”

    说着,树臂乱舞,界壁再次被银魔树身上的银色光辉洞穿、打开,下刻,无数血骑士从天而降,终于,银魔树开始召唤鬼阶怪物了,这也意味着《天行》目前的版本终于进入了鬼阶怪物纵横的年代了,玩家获得鬼器的途径也不仅仅局限于鬼阶BOSS了。

    当然,普通怪爆鬼器的几率,大约比六合彩也高不到哪儿去,基本上全服星期能出两三个就不错了。

    “血骑士,鬼阶怪物来了!”

    前排,御诗、辰逸等人脸兴奋,哈哈大笑:“兄弟们加油,爆鬼器的机会到了!”

    “蓬蓬蓬……”

    血骑士纷纷落地,而就在血骑士的人群,夹杂着些准BOSS,赫然是挥舞刀臂的利爪妖,以前还是地阶准BOSS,现在已经升级为鬼阶准BOSS了,准BOSS爆出鬼器的几率远胜于普通怪,所以集火杀这些利爪妖,至关重要!

    “上!”

    我再次策马向前突进了段距离,尽量减少怪群对玩家人群的冲击力,血骑士虽然有爆鬼器的可能性,但本身的属性也相当强,甚至可以说是碾压现阶段的玩家,就算是北辰的精锐玩家跟血骑士硬碰硬也有定的风险,所以我在阵前多拉些仇恨值,更能让北辰的玩家多存活些。

    毕竟,现在右上角在版本活动内还活着的玩家已经不足百万了,魔域龙狮战,已经让太多玩家折戟沉沙的翻了车了。

    血骑士怒吼,长剑纷纷劈斩在凰骨盾上,铿铿铿的片,而我有身后的苏希然、长安月下凉加血,根本无视这些攻击,挥动秋水落月枪,“噼噼啪啪”的最快速度的触发乱舞伤害,结果枪花汇聚成片,几乎不间断的触发乱舞,周围的血骑士围上来批就死批,杀怪的效率已然令人发指了。

    “利爪妖!”

    我眼看怪群的利爪妖,抬手枪投掷了出去,“蓬”声爆出6W+的伤害,拔出身后的荒剑继续砍,当秋水落月枪重新刷新出来的时候,切换武器,继续利用乱舞来横扫,而因为位置关系,三头利爪妖起围住了我,刀臂挥动,打得生疼。

    神圣复苏、嗑药水,继续刚!

    事实证明,准BOSS也抵挡不住秋水落月枪的恐怖伤害,转眼间三头利爪妖尽数化为经验值和功勋值成就了我们,虽然没有爆出鬼器和天器,但却出了两件高等级地器,直接收了,高级极品地器依旧还有定的市场,上万块钱还是有的。

    就这样,直狂杀到了下午四点左右,倒在我脚下的血骑士已经不计其数了,而城池周围,NPC军队的火炮无比密集的对着银魔树狂轰滥炸,足足的轰炸了两个小时,银魔树的血条减少了15%,但恢复速度很快,难怪会那么嚣张。

    再过会,苏希然道:“丁队,晚饭已经送到门口了,咱们什么时候下线吃饭?”

    “早就饿了,现在就下线吃,会再上来。”

    “好!”

    和唐韵知会了声,马上下线。

    ……

    取下头盔,深吸口气,活动了下手臂,翻身而起,来到楼下,把沉甸甸的晚饭分两次提了上来,打开,香气迅速弥漫在工作室里。

    走进房间,只见唐韵依旧躺在床上,裹着毯子,慵懒得宛若只小猫咪,如瀑乌黑的长发散在枕头上,头盔上的在线信号灯依旧亮着,嘴角带着微微满足的笑容,估计正杀怪杀得爽,于是我屁股坐在床边,握了握她的小手,凑在她的耳边说道:“韵儿,下线吃饭,你不饿啊!”

    “饿了……”

    她反握了下我的手,说:“帮刘缺他们清掉这个利爪妖就来,十秒钟。”

    “好。”

    不久之后,头盔的绿灯变成了黄灯,随后帮她取下头盔,顿时张漂亮脸蛋出现在眼前,她慵懒的伸长手臂抱住我,小声道:“下线就能看见你,这种感觉真好。”

    “完全没问题啊,以后搬过来跟我住在起,每天晚上给你讲睡前小故事”

    “哼哼,居心不良~~~”

    她横了我眼,笑道:“好了,吃饭了。”

    “嗯。”

    晚饭,十分丰盛,有鱼有肉。

    “宸哥,你们几个怎么救出夏皇的?城内按理说都被银魔树召唤的军队控制了才对啊……”林澈端着饭碗问道。

    “确实被控制了。”

    我点头道:“我们是强行杀怪、突破过去的,有几次还差点被秒了,进皇宫之后利用艾薇尔占据的血骑士吸引火力,这才有时间救夏皇,不过林星楚真的大方,次积分奖励,让我冲上级军衔扬威将了。”

    “已经扬威将了?”

    苏希然檀口微张,笑道:“我都还没注意到呢!”

    林澈抬头又问:“唐大美女,唐门的状况怎么样啊?”

    “减员很严重。”

    唐韵边给我夹了块鱼肉,边说:“魔域龙狮波、血骑士波,仅仅这两波就让我们唐门减员了接近四成,现在只有不到三千人守着阵地了,你们北辰呢,情况怎么样?”

    “我们还有四千多人。”苏希然道。

    “哇~~~”

    唐韵露出惊讶之色:“北辰好厉害,几乎没有太大的折损呀……”

    “几次危机都被丁队指挥化解了。”

    苏希然轻笑道:“国服五大战术核心之,可不是假的呀!”

    “嗯!”

    唐韵点点头:“听说银狐、古剑、烛龙、雪银杉的减员也相对比较少。”

    我沉吟声,说:“其实每次版本活动,每个人最终结算奖励之后不定都是赚的,挂掉太早的人甚至是必亏的,每个公会参加活动也样,减员太多,最后总体上算起来却是损失的,大赚的永远是最顶尖的部分高手。”

    苏希然莞尔:“没关系,我们北辰目前的状况还不错,肯定是赚的,吃完饭之后继续努力,鼓作气把帝都给收复回来。”

    “嗯,都多吃点,下顿饭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吃完之后都去尿个尿,别上线之后就憋不住了。”我说。

    唐韵俏脸红:“那个……在工作室里每天都这样么?”

    “是啊……”

    我咳了咳,说:“大家天天住在起,也都熟了,所以没有那么多讲究啦,能说尿尿的时候绝不说去解决下个人问题。”

    唐韵:“……”

    苏希然、徐佳澄则掩嘴笑。

    “我们没来的时候,丁队带着群大老粗组成了天选组工作室,唐韵,你根本无法想象我刚来这里时的光景……”

    苏希然有些唏嘘:“堪称是百废待兴……”

    徐佳澄点头:“我来的时候,已经好多了,个个被希然姐收拾得服服帖帖,都知道每天都要洗澡了……”

    唐韵双美眸看着我,满含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