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初战林途

作品:《天行

    “突破他们,回援!”

    我声命令,带着众骑战系玩家返身冲杀,顿时二无双、今朝醉、艾小叶、玫瑰兮奈特等人横在了间,特别是今朝醉,柄剑左劈右砍,踏着连续不断的正方形走位,甚至把小唯、小暖、天无悔三大高手都硬生生的挡住了。

    “嗤!”

    飞骑冲锋,锁定今朝醉!

    “嗯!?”

    今朝醉脚下旋,坐骑化为印记,居然也学会了坐骑印记,浑身充满斗气,猛踏地面横移开来,硬生生的MISS掉了我的冲锋,般而言冲锋的瞬间爆发的,很难依靠走位来MISS,足可见这个灵域盟主还是有点东西的。

    擦肩而过的瞬间,我回转身就是个风神刺!

    “蓬!”

    剑光激荡在盾牌上,直接就把今朝醉给打晕了,而我也没有继续攻击他,而是策马向前飞驰,缰绳左右轻轻摆就带着寒铁马走了个S曲线,晃掉了迎面而来的艾小叶,以至于他提着长枪目瞪口呆:“我靠……走位无视我?”

    玫瑰兮奈特双美眸透着无语:“你太菜了!”

    说着,她疾驰而来,手腕翻,长剑化为柄赤红战斧,凌空就投掷了过来,“唰”声战斧化为磨盘大小的旋转烈焰飞来,速度太快,而且她预判得十分准确,战斧投射的轨迹刚好截住我快速移动的路线,只能硬挡了!

    凰骨盾沉,“嘭”声在侧翼激荡出耀眼火光,同时也掉了12000+气血,不禁让我眉头紧锁,远远的看了眼这个少女骑士,然后在队伍频道里说道:“无悔,截杀住玫瑰兮奈特,我去增援后排!”

    “明白!”

    天无悔超近距离冲锋,掠而过的瞬间爆发出放逐技能,顿时缠住了玫瑰兮奈特和艾小叶,而煌溪则剑破空,刺落在今朝醉的盾牌上,两个人也战在了起,各展绝学,说实在的,论单人战斗力与技术的话,北辰现在已经不输给任何个公会了,少只是些磨合和历练罢了。

    ……

    前方,林途带着群银狐、百秦川的高阶近战玩家正不断突破北辰、唐门、绯月骑士团的后排,特别是林途,手握柄血迹斑斑的长剑,踏着坐骑印记,移动速度极快,并且灵活多变,剑凌空,爆发出破甲狂攻技能攻向唐韵。

    “啊?”

    唐韵单手扬起绝尘法杖,“铿”声迸溅出道火星,同时手腕翻,十分精妙的将法杖凌空个倒转,再次格挡住了林途破甲狂攻的第二击,香肩沉,硬吃了第三击的同时,左手微微张,头龙形能量咆哮而出,直接洞穿林途的胸口!

    “蓬——”

    剑沉浑,唐韵被震得飞退了出去,纤足踏着小蛮靴,在地面上激荡出漫天的落叶,另个方向,银狐的几名宗师级近战逼近,想要配合林途秒掉唐韵这个超级法师,毕竟她是积分榜前三,秒了她,银狐的许多人都能上升名了。

    “林途!”

    我声低喝,进入坐骑印记状态,寒铁马化为道威严印记出现在脚下,同时左手猛然张,龙神毒刺暴射而出,直接钉入了他的后背甲胄之上,再用力收,顿时两个人飞速撞向了起。

    “丁牧宸!”

    林途转身的瞬间,眸子里透着慑人的战意,两柄荒剑各自飞起,攻向对手,“铿”声巨响之,就在电光火石间,林途剑锋抹,轻描淡写的带出了伤害力恐怖的连击,这套全吃下去,就算是我,恐怕也不太好受。

    “嗤!”

    荒剑骤然出击,刺穿飞扬的落叶,剑刃轻轻点划过了连击的六芒星光芒,“铿铿”两声,我看得真切,直接就把连击技能的前两次攻击给招架化解了,同时身形旋,左臂带着凰骨盾势大力沉的扫向了林途的攻势,“蓬”声盾击,硬生生的把连击的后四次攻击给震退、打断了。

    剑刃翻转,从斜上方透过凰骨盾,直接“嗤”声落在我的胸口,刺出了道弱点伤害!

    “14872!”

    林途有着令人震惊的冷静与从容,剑刃凛,脚踏着矢量S曲线向前冲,瞬间冲出了我的视野范围,同时长剑向后送,又是无比狠辣的剑,而我身在坐骑印记效果下,回旋速度同样超高,猛然转身,凰骨盾向下砸,“蓬”声激荡出道龙罡盾墙,使得林途的三次攻击全部落在盾墙上,被大大的减伤了。

    他目光沉,身躯向前猛撞,看似鲁莽,但剑刃藏在身后的斗篷之,光芒激荡,套普攻+先锋斩+普攻+怒焰斩+普攻的破障连击落在凰骨盾上,每剑都轰出沉猛的力道,更可怕是在0.6秒内全部打完,这种破障连击的速度,是我除了自己之外从未见过的!

    几乎瞬间就切掉了我半的血条,顶级剑士的伤害恐怖如斯!

    破障连击打完的瞬间,林途剑光掠,如奔雷般的刺出剑疾风刺,破障连击之后接上个眩晕技能,可以让对手无法还击,这种套路远比先眩晕,然后稳定的打破障伤害要高明得多,也难得多!

    但,林途似乎忘记对手是谁了。

    “铿!”

    我猛然突进,把凰骨盾变成了武器,直接盾尖重重的刺落在林途的右边肩膀,同时脚下掠冲向左边,结果记势大力沉的疾风刺就这么贴着我的胸口刺出,在我连续两次操作之下,出现了超近距离的次MISS!

    擦肩而过的瞬间,林途目掠过丝惊色,也同时凝聚了层剑意的执着,那是层韧性还凑合的护盾,剑士的生存技能之,林途知道,接下来的这套技能他躲不过了。

    返身,风神刺!

    “蓬!”

    声巨响,当我转过身剑送出的之后,林途的头顶上跳跃而起道“抵抗”,风神刺的攻击伤害被剑意的执着给抵挡住了,但眩晕却被着实的吃下去了,刚才林途使用疾风刺之后有个技能后摇时间,在那瞬间他是没法走位的,也正是这样他也预料到躲不开我的风神刺,所以提前开盾了。

    转身,破障连攻!

    “8729!”

    “11283!”

    “16882!”

    “12192!”

    “88231!”

    套连击之下,林途只剩下丁点的血皮了,要不是远处的个云游仙医给了他次强力单体治疗术的话,他就有被秒杀的可能,而我五次攻击只出了次暴击,这也是没能秒杀林途的原因所在,没办法,林途在战力榜排名第二,他的属性并不比我逊色太多,换成别的剑士,多半就已经秒了!

    眩晕结束,林途刹那间转身,剑刃之上浮现着道道金色古老的甲骨字,是个特别有国韵味的技能——剑罡击破,瞬间造成240%以上的伤害,并且拥有45%的破甲效果,是当初唐韵卖给他的,当时我就掐指算这招迟早会用在我身上,果然,因果循环,终于来了!

    林途的速度太快,“铿”声打完剑罡击破的瞬间就抬脚重重的踹在了凰骨盾上,“蓬”声借助这股力道向后滑退出去,抬手磕下瓶飞蓬神水,边避开山有扶苏提着双匕首的突刺攻击,剑刃掠,“当当当”三声,拼了波不输给扶苏的操作之后目光凛,道:“结束了!”

    没错,结束了。

    远方,绯月、徐佳澄、唐韵在众人的保护下已经打掉了BOSS最后的气血,归属权依旧还是我们这个小队的,我的经验条也涨了1%,同时,果决、雷炎两个人拼死冲到了炼狱鬼将的脚下,从沈丘白、北风之神等人的火力下抢回了BOSS爆出的物品。

    ……

    提着血迹斑斑的荒剑,我平静的看着不远处的林途,他也冷静的看着我,这是我们之间在《天行》的第次较量,前半部分是单挑,林途为了杀唐韵,亏了波破甲狂攻技能,否则破甲狂攻+剑罡击破的话,可能对我造成的伤害就更高了。

    而我,把林途几乎秒掉的情况下,自己还有37%的气血,这就是我的优势,总体而言,这次对决算是打成了个平手,谁也没有占到太多的便宜。

    月神、Lee、聂无双、鹿丢丢等人出现在林途的身后,群银狐的玩家虎视眈眈,而山有扶苏、小唯、小暖、天无悔、煌溪、林澈等人也回到我身后,双方剑拔弩张,但谁也没有动手,现在只能算是魔树天灾版本的前期,这时候战死的话,谁也输不起,不仅仅是林途不愿意继续杀下去,我也同样有所忌惮。

    “还会再有下次。”林途目光冷冽的看着我,淡淡说道。

    “等着你。”

    我抬手把荒剑归鞘,转身对大家说道:“BOSS已经杀完了,走吧,返回阵地!”

    大家齐齐点头。

    林澈则嘴角勾,道:“刚才针尖对麦芒的战真是精彩,可惜林途运气好,否则你多出哪怕次暴击就能把他给秒了。”

    我微微笑,洒然道:“看开点,如果林途次次暴击的话,我也早就被秒了,别忘了他有剑罡之力,增幅太多伤害了。”

    “嗯!”

    林澈回眸看了眼林途等人,目透着期许与挑衅,道:“当年林途的人骑在我们脖子上作威作福的耻辱,迟早我们并奉还!”